同修帮我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我是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的,这些年风风雨雨的也走了过来。但是由于放松了精進的意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前些日子,我出现了一场险些送了性命的大病业关。在慈悲师父的加持下,同修们以强大的正念齐心协力帮助我,终于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说起来自己觉得很惭愧。对不起师父,也连累了同修。我一定要严肃认真的向内找,从中吸取教训,改变自己的修炼状态,使自己赶快提高上来。在此我想谈的是,在营救我的过程中,同修们是怎样整体配合,最终使我摆脱了邪恶的病魔干扰的。

事情是这样的:一天中午正在上班,突然感觉身体不适,说话吐词不清,语无伦次,手、脚也不听使唤。自己感觉情况不妙,就赶紧往同修大姐那儿去﹝大姐单位离我很近﹞。话没说完,腿就站不住了,这时感觉大脑也不清醒了。大姐把我扶到床上。我只能靠着墙勉强坐起来,还不时的往一边倒,右手立掌也立不起来了,情况危急。大姐又找来几个同修围着我发正念。由于大姐的单位条件有限,大姐就把我拉到了她家。后听说当时我大小便失禁,处于昏迷状态。大姐把自己新买的内衣内裤给我换上,又给我喂水、喂饭。同修们都象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关心着我,给我接大小便也不嫌脏。有同修开天目看到另外空间的生命用棒子把我打倒了。大姐对其他同修说:常人我们都救,我们的同修一定要救过来,决不允许旧势力迫害。大家目地明确,更加坚定正念,信师信法。又来了很多同修大家围着我发正念(没来的也在家发正念),解体黑手烂鬼,学法、炼功直到深夜。下半夜,朦胧中大姐看到:有两个人,每个人拽我一只手,我脚后跟着地,披头散发,那两个人拖着我就要走,我拼命喊着:我不走!我不走!大姐立即告诉大家,持续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一定能把同修救过来。终于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加持下,我神智越来越清醒。慢慢的自己能走路了。同修们都激动不已,感慨大法的威力、感慨师父的慈悲。

到了中午,家属见到了我,非要把我送到医院不可。这时我心里不稳,放不下人的情面,怕家属不愿意,又没有了正念,心想:去检查一下吧,发正念,让检查结果正常。谁知报告出来,有脑出血,需要住院治疗。当时我也不想住院,人的情面又上来了,心想不住院家属肯定不干。就这样住進了医院。在医院就象常人一样接受着治疗,每天挂几个吊瓶。这样一步一步的把我往常人堆里拽,我的心性也随着往下掉。即使这样同修们也没有灰心,没有放弃我。每天都不断的有同修到医院来看我,从法理上启发我的悟性,用正念加持我,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和电子书及生活用品送给我。家属因不理解大法对同修不给好脸,同修们都不在意。表现出了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胸怀。

我终于从法理上提高上来了,认识到了修炼人没有病,不需要治疗。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丈夫同意出院回家治疗。出院前我丈夫非要坚持再做一个CT,我心想不管检不检查都要回家。检查结果出来,脑出血没治好,又多了一个脑水肿。这一下我有话了,没给治好还治坏了。当我心里非常坚定的时候,我丈夫什么话也没有了。

妹妹也是修炼人,把我接回了她家。妹妹想带我一起恢复正常的学法、炼功。谁知我拿起《转法轮》,很多字都不认识了,就连妹妹家墙上挂的“法轮大法好”五个大字,只是看起来觉得好面熟,却念不出来了。五套功法有的动作都忘了。妹妹和同修们轮流与我一起学法,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念、一句话、一句话的教我读。一开始记不住,吐词也不清晰,刚刚教完又忘了,同修们就一遍一遍的,不厌其烦的象教小孩子一样的教我,和我一起发正念、炼功、切磋法理,增强我的正念。他们象上班一样排好了班,每天都安排人来带我。就这样我一天一天的好起来。身体逐渐恢复正常,一周以后基本上能自己学法了,十天以后生活也能自理了,我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家。

回家后,协调人大姐又帮我找到了学法点儿。集体学法时,我没有他们读的快,小组里的大哥、大姐们都很关心我,没有人嫌弃我,他们大声念,我就跟着小声念。同修们帮我向内找,找到了许多应该修去的人心。大约在一个星期左右,我又能很流利的念《转法轮》了。

紧接着我便跟同修一起做证实法的事。后来曾又出现了一次严重的症状,突然感觉全身无力,心慌、气短。这时思想中反映出不正的念头:可能要走了。又想:走了我也不怕,我都得了大法了。就在这思想又起了波动的时候,同修们又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有一老年同修﹝不识字﹞跟我说:“咱是神啊!”这句话一下子打入了我生命的微观,心里一震,好象身体消去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往家走的时候,我浑身都是力量,人也精神起来了。还有同修大哥说:去留由师父说了算。在难中听到同修的这些鼓励话,真是太珍贵了。通过静心学法,跟同修一起在法上交流,真正在法中明白了,放下了对身体的执著,很快恢复了正常。

不久,在右肩及后背上又起了疥疮,疥疮上面又长了一层水泡,感觉水泡一下子从肉里窜出来,钻心的疼,同修们说这是邪灵附体,发正念清除它。丈夫说:这回不用药是肯定不行的,好样的你就别用药膏,看能不能好?我想不管你旧势力还是邪灵烂鬼,再想来动摇我的正念是万万不可能的,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向内找,持续发正念,发到下半夜,经过两天的时间渐渐的消失了。

现在,我的信师、信法的正念更加坚定了!只有不断的精進,做好三件事才不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