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是去掉色欲之心的关键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日】直到進去后我才悟到:我是被旧势力安排的那种只有关進去才能去掉色欲之心类型的人。因为在進去之前,我的色欲之心相当重(主要体现在思想业上)。尽管我知道这种心不去是不行的,也能努力学法和抑制自己,但缺少那种坚毅的恒心和对修炼严肃性的认识。致使这种心去的比较慢,一段时间里似乎放弃了自己,时常使这种肮脏的念头在脑海里翻腾。每当看到周围漂亮的异性都禁不住的瞟上几眼。真是“口念经文贼眼相看”(《精進要旨》〈修者忌〉)。这种强烈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被判了重刑)。

進去后,我真的傻了眼,高墙内没有法,没有同修,失去了在外面的一切环境,而周围大多是犯有各种罪行的重刑犯人,大都是人类的渣子,品德败坏,言语污秽,而且90%都是同性恋。每当夜晚,各种响声和肮脏的话语真是让你难以忍受。在这样一个肮脏的空间场中和面对的这些让你无可奈何的人群,我感到突破出去真的很难。在外面都没有修好,進到里面之后在这样的环境中这个色欲之心怎么能修掉呢?一段时间里我真的感到绝望!我在心里一遍遍的跟师父说:“师父,请救救弟子,这里没有法啊,我该怎么办?”我知道,对一个修炼人而言,失去了法就等于失去了一切。那种绝望的心境是别人难以想象的。师父看到了我这颗想改过向上的心。一次次点悟我和鼓励我。

过了一段时间,监狱里又来了一名新同修,他问我:“能背法么?”我说:“不能。”“想背么?”“想,太想了!”同修没再说什么就走了。过了两天,同修给我送来了几十篇默写的《洪吟》,我真是如获至宝啊,又过了几天,同修又给我送来了十几篇默写的短经文,我心里那种感激之情真是无以言表。我知道,在这种环境下只有大法能救我。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法能洗净自己。从此我一篇篇的背同修给的这些经文。干活也背,走路也背,去食堂吃饭也背,睡觉前也背,有时背着背着就睡过去了。早晨起来一睁眼就背,渐渐的,我的脑子里全是师父的法。有时早晨一睁眼,脑子里就在自动的背师父的法。而且越背杂念越少。当我背经文到四个多月的时候,我突然有一天感到这种色欲之心已经淡化多了(比我在外面时淡化了很多很多)。我心想:这回可有救了,心里对师父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感激之情。师父也常在梦中点悟我别放松自己。于是,在那些年漫长的铁窗生涯中我是背着师父的法一寸光阴一寸光阴走过来的。当我出来时,我突然间感觉到过去那种强烈的色欲之心已经没了。那种心里的轻松和升华感真是难以言表。

妻子也是修炼人,虽然我们在好长时间偶尔也有这方面行为,但过后那种身体的难受使我似乎感觉到微观中很多空间似乎都被污染了。需要清除两三天才能走出那种状态。渐渐的我明白了:在那么苦的环境中我靠着大法修去了在外面没修掉的这颗色欲心,当我出来时面对轻松的环境为什么不能再向前迈一步呢?难道还要被旧势力再钻空子么?神不承认的事情都不能做。我注意修去自己的一思一念,对周围的异性谈吐接触很有分寸,行为正派,有君子之风。

之所以想写出这篇文章,是看到周围还有一些同修在男女接触上很不检点,比如:无论和常人还是同修之间,男女之间说话很随便,打闹逗趣,拍拍打打,看到街上穿着裸露多一点的异性,目光跟踪很远,甚至浮想联翩。有的在夫妻色欲上心还很重……每当听到同修谈到这类话题时,我就想:同修啊,你好糊涂啊!难道你非得象我这样進去你才能改么?假如当时我進去后没有碰到同修,也见不到法,试想还有今天的我吗?还有我的未来吗?同修啊,已经是最后最后的时刻了,想想吧,自己到底该怎么样面对这个问题?横下心往前迈一步吧!再迈一步吧!那一步是师父等待的!是对你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盼望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