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昔日同修的一封信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一日】

二位好:

自上次在路上相遇后,又有很久没见面了。虽然我们彼此了解一些情况,但却再也没有坐下来象从前那样认真学法交流过。现在我想借用这张纸和这支笔,向昔日的辅导员同修谈一谈我的近况,也算作是一次交流吧。

近日来,我常常回忆起我们在一起学法炼功的日子。那三年多的时间,活的充实愉快,生命被赋予了新的内涵——修炼。回过头来看一看,那是多么的珍贵。如果迫害没有发生,一切仍然是那样的美好。可是这迫害真实的发生了,我们的环境被破坏了。记的迫害刚刚开始的时候,有消息说那天晚上开始抓捕。那晚我们几个人在某处呆到很晚才回家。大家在一起没有怕,对大法坚信不疑。正是那三年我们在一起学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才使我一步步走到今天。

你知道我是如何走出怕的吗?这里真有你的一份帮助。那时,我就怕接到你的电话,让我去同修家取材料,并告知他家附近有便衣。我很害怕,每次都在心里反复掂量,去还是不去?最后总是把心一横,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开弓没有回头箭。说实话,每次都是逼着自己去。后来我发现一切怕都是自己的想象,当我骑上自行车,進入车海人流时,怕心不知哪儿去了,特别当我取回资料时,内心升起的那种殊胜与美好,只有我自己知道,无法言表。一次次的循环往复,渐渐的走出了怕,以至后来出去发真相资料也不那么怕了。

记的那是二零零零年的深秋,一天,同修给了我九十多份传单(那时资料不是很多)。拿回家后我还真有些犯愁,怎么办?又不敢让未修炼的丈夫知道,半夜里看他睡着了,我悄悄爬起来,来到了另一个房间,把传单叠好(那时也不懂包装),穿上丈夫的衣服(口袋多),把传单在口袋装好后下楼了。街上很静,没有人,我穿的鞋也不知是什么材质的,一冻硬梆梆的,踩在楼梯上“嗒嗒”响。我只要看到适合的地方就放一份。遇到下夜班的人,也不害怕,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也不知上了几座楼,那晚发出去四十多份。回家后,丈夫没醒,我暗自高兴,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许多。那是我唯一的一次夜里出去。后来就在下班后出去做,有时没有资料就拿粉笔往楼道里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二零零零年的冬天,孩子上高中了,放学很晚。一天丈夫不在家,我一个人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孩子放学后,就把饭菜端到了屋里,坐在沙发上边吃边同我一起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丈夫回来了很生气。虽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他很支持我们,可自中共打压法轮功后他很害怕,完全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上了。他一脚踢跑了电暖器,拿起桌子上的饭碗摔在了地上,大吵大嚷,随手拿起电话通知我们家所有的人说什么“日子没法过了,要离婚。”半个小时后我的娘家人陆陆续续的来了,每人发表自己的见解,然后问一句:“不炼了,行吗?”我说:“不行。”最后一致认为因为这件事离婚,他们都同意。我什么话也没说,也不为他们的话动心,默默的打扫地上的饭菜。也许师父看到了弟子那颗坚定的心,没有人再劝我放弃修炼,都走了。家平静下来,就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功照炼,法照学,他再也没有阻拦过。

孩子也是一直在大法中修炼,高考时她心生一念,要到师父的家乡去上学,结果顺利的考上了长春的一所重点大学。一本《转法轮》伴随她顺利的读完了四年大学,直到参加工作。这两年她工作很忙,我感觉她还是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三件事做的不够好,我很着急。也许这是因为我本身做的不够好。总之不管什么原因,我们都不该放任自己,使千万年的等待毁于一旦。

慈悲的师父牵着我们的手,一步步走到今天,我们要珍惜。

这些天我就想给你们写信,因而常常想起我们在一起走过的那段修炼路程。记的一天早晨,炼完功后你宣布:有愿意参加学法小组的,晚上可到你家去。我听后马上决定晚上去。与同修约好晚上见,可是到了晚上约定的时间,不见她的人影,我又不认识你家,心里很着急,当即心生一念:今天一定要参加小组学习。一个人按照你平时来炼功点的方向走去。不知不觉就進了大院,可不知是那个门。正在犹豫,就见你开门出来了,我一高兴就问:“你是来接我的吗?”你说:“進去吧,我去取资料,马上就回来。”我这高兴啊,心想师父什么都知道,是师父安排了这一切。从那以后,你们家就成了我学法的地方。我们一起学法交流,有时还能看某某弹琴,听他唱歌,背师父的经文……不知他现在长成什么样了,一定是个大小伙子了吧。我想有你们二位在,他应该不会放弃学法。我祝愿他坚持在大法中修炼,也祝他学业有成。

当时我们一起把炼功点组织的多好啊。还有我们俩一起买的那个大录音机,当录音机中放出炼功音乐时,大家都说好,特别高兴,排成整齐的队形炼功。现在录音机和充电器都在我家保存着,真希望有一天我们象从前一样拎着录音机和大家一起炼功。我想那一天不会太遥远了,无论如何风雨中我们已走过了这九年的历程。同修啊,赶快走出来吧。师父不愿落下任何一个弟子,我们要紧跟师父,按照师父指引的路向前走,不回头,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救度众生。总觉的师父给予我们的太多,自己做的太少。精進吧,唯有精進,这是我们能够做的,应该做的。

看看明慧网上同修的文章,真的让人感动。师父让我们比学比修,做到是修,我们做的如何呢?我想不论前面的路有多远,多艰难,按照师父说的做,能做多少那就是自己悟到多少。不论我们出去发资料,劝“三退”,还是用真相纸币等等,虽然救度众生的方式不同,却都在大法中。哪怕一天我用了一次真相纸币,劝退一个众生,我的心里都很欣慰。那天乘公交车,我身边坐着一位女士。闲谈中,我告诉她一切天灾人祸都不是偶然的,赶快“三退”保平安,下车时她说:“你是我的贵人,谢谢你,我一定回去把我的亲人都劝退了。”众生在等待着我们去救度。

前几天有一个当年同一个青年点的同学从上海回来,大家一起聚会。分别三十年了,见面那个高兴啊。我想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一定要做好。在我讲真相后,其他人都退了,只有这个远方的客人没有退,她说共产党现在变好了,我告诉她清除恶党是天意。她说只相信科学,我没有坚持辩论,最后我告诉她,如果有机会多了解一些真相,不要错失机缘。回来后夜里睡不着,第二天还是很难过。记的师父说过,方方面面的机缘凑在一起,才促成了这个缘份。我希望她再有机会时不要错过。

我有一个同事,也是我们同修。迫害开始不久進京上访,被抓,在关押期间正念十足,走到哪就把大法的美好讲到哪。大概一个月的时间,被无条件释放。她的母亲由于惊吓,未能等到她回家就离世了。三年后她的父亲也走了。她父亲曾经修大法,看到女儿遭受迫害后不修了,结果脑血栓的症状出来了,胳膊、腿都不好使,走路很困难。在她的开导劝说下又开始修炼。她父亲走时是坐在沙发上走的,没有任何痛苦的迹象。老人的儿媳说,在梦里梦见有天兵天将来把父亲接走了。三年前,我的这位同事,又把女儿送去日本留学。女儿走后不到一年,丈夫出差在回来的路上发生车祸,抢救无效,去世了。当她赶到时,见到的是丈夫冰冷的尸体。她忍住内心的悲痛,安慰着婆家的亲人,在处理整个事件的过程中,处处体现了一个大法弟子的风范。与丈夫生前所在单位协商,根据相关政策规定予以补偿,不会多要一分钱。当时正逢年底,单位有意拖欠抚恤金。她把这看成是救度众生的机会,去单位索要抚恤金的过程中,见到人就讲大法好,劝“三退”。最后不但钱如数补偿,还用汽车把她送回家。单位上至领导,下至工人,一致称赞她太好了,法轮大法太好了。通过这件事,她把丈夫单位所有她见到的人都救了。

一家人走的走,散的散,一百平米的房子剩下她一个人,想念亲人的时候也曾悲痛流泪,净化身体时把水和食物放在床前伸手可得的地方,自己很难过的时候,也不曾向我开口。这些都是我去的时候见到的。写到这里我流泪了,觉的没有帮上她心里很难过,觉的对不起师父。师父说过:“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问她为什么不说一声,她说:“你很忙,有师在有法在。”是啊,她就是凭着对师父与大法的正信,坚定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她在一家私企食堂上班,又要买菜还得做饭,每月四百五十元工资(现在七百元)拿出一百元做资料费。买菜是很辛苦的,食堂在三楼,要从一楼拎到三楼,我曾劝她要不换一个地方吧。她说:“买菜虽然很累,可买菜时可以救度众生,基本上我买谁的菜,谁就是我劝‘三退’的对象。每天下来都有十个八个‘三退’的。拎菜拎不动时,我就想‘我是神’,就真的不沉了,拿上去了。”

夏天还好过,冬天那么大的房子,她不生暖气,她说省下钱做大法资料。冬天去她家我都不敢脱羽绒服,而她只穿一个大背心,穿单裤,最多的时候,也只穿两条裤子,连毛裤也不穿。外出就是一件普通的大衣。我曾问她不冷吗?她说:“不冷,感觉冷时就想:‘我是神。’就真的不会冷。”有时出去发资料,师父给她显现法轮围着她上下来回转。也许你会觉的她很了不起,可当你见到她时,她其实和我们一样,普普通通的一个人,个子不高,胖胖的,见到众生会流泪,那是她的慈悲。

我们是同门弟子,师父给我们同一部法,给了我们同样的机缘,相比之下我很汗颜。

这几年由于搬家,见同修的机会少了,法学的少了,人心多了起来,追求安逸舒适的生活,放松了修炼。每天三件事也在做,做的不够好。不用师父说,我自己就知道做的不够格。学法犯困,发正念犯困,讲真相被人心障碍着,失去许多救人的机缘,过后很后悔,心想下次做好,可下次还是如此。关键是学法修心不够,敬师敬法的程度不够。每个人的表现也是自己修炼在此一层的表现,是修出来的,不是装出来的。正法到了今天我们的路还有多远,还有多少机会?此时此刻我真的希望能够坐在你们面前,畅所欲言。总感觉要说的话太多,我写的太慢,不能把我要说的话表达出来,可九年的时间,积累的话语几张薄纸又怎能承载的了呢?

到此搁笔吧,让我们重温我们在一起学过的师父的《警言》,也许是那时我们在一起学法学的比较扎实,这几天我常想起师父的话:“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建议多看几遍吧,对今天的我们仍有指导意义。

当我说我要给你们写信时,同修们都非常高兴,催我快写,他们都希望我们都能够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落下一个同修。来吧,让我们共同走师父指引的路——助师正法,铲除邪恶,救度众生。师父在等待着我们,众生在等待着我们去救度,同修们盼望着我们一同回家。无论我修的如何,这是我内心真实的体现,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