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私 真正溶于法中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这几天又想起来去年冬天的一件事,早晨六点发正念,心也没静下来。我心里有个“怨”。事情的当时并没有想的太多,那段时间都很忙,也就过去了。事隔大半年又想起来了,当时一位同修拿了两千元钱,跟我说有一位同修想买一台刻录机刻光盘。几天后,我去進纸,我就把这两千元钱拿出来,跟A大姐说了同修的想法。当时A大姐说现在刻录机都够用了,还买啥。这两千元钱也就买纸了。

今年夏天又有同修提出买刻录机的事,很多同修反映看不着光盘,就购了一台(没和A大姐商量),因为一直干扰很大,同修家搬来搬去的,断断续续的也没刻上几天,就一直放着。

由于邪恶迫害不能回家,我已经在外四年了。另一位刻盘的同修非常忙,量大时要占用家里的大部份时间。前些天我就搬过来想自己刻,过些日子我还想找份工作,心想,刻录机也没买,两千元钱的去向也没跟人家说,就这样不了了之的,心里总有个事似的不痛快。对A大姐又有了怨。认为什么事情,都她说了算,谁要提出一件事,都要被她挡回去,从来没说大家坐下来商量商量这件事,资料点的事就她一人说了算,谁要介入她就不高兴,资料点成了她的特权管理,而且机器、笔记本各资料点换来换去,搞技术垄断,都要和她单线联系,封闭别人,却不封闭她自己,谁的情况她都想掌握,谁要想找她可费劲,来无踪去无影的,经常和同修发生口角,不管是什么场合,大声吵,做资料质量一点也不严格,经常糊弄,对技术又不懂,怎么省事怎么干,师父做什么都是做最好的,我们是师父的弟子,为什么不往最好的做呢……结果是越想越多,顺着自己的执著放大别人的缺点。

有的同修说A大姐一心在法上,风风雨雨的,无私无我。我嘴上不说心里却在想:带着常人心做大法事,就是有股子热心,党文化、强调自我,排斥别人,也无非就是给各点送耗材,好象轰轰烈烈,在很多方面我看已经阻碍了本地区的正法形势……。总之她都是缺点。带着自以为是的狭隘心理,去极端的看问题,就是没想一想自己,也是修炼的人,自己这样看别人的时候,反过来别人看自己时,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不是也有一大堆的问题呢?

反思自己,很尖滑的不得罪人的私,在常人中养成的不外露,自我保护的意识非常强,有的时候冒出的念头非常坏,我得罪她(他)下回不好办,大家都得罪了,我还怎么呆呀。修炼修炼,我完全把修炼当作常人的维持平和,带着极端自私的“怕”在法中走了这么多年!有的同修跟我说:“你看到问题和她谈了吗?”我说我已经跟她说过几次了,但是她总是强调她的理由,不接受。同修说“是不是善心不够?”我勉强的说也许是吧。但心里已经不是滋味了。心想:都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不也是拿她没办法吗?她都成了这个地区的老大难了,谁一提她,都困惑。

有一次,大家真的想坐下来把心里话都说说,找一找自己,耐心的听听别人的意见,结果A大姐发了一大堆的牢骚,说这个没说真话,那个没真心,你们这些人搞小圈子,小团体。把大家弄的灰头土脸的,交流没达到共识,还是不了了之。

其实,大家如果抓住这次机会,真的能放下心来,坦露自己,把自己要说的话敞开心扉,不看是谁对谁错,只看大家各自带的是什么人心。比如A大姐说“你们研究事的时候,谁通知我了?”有的觉的不想跟她再探讨下去了,有的觉的到处找你,你不来,有时还故意躲着,反而扣别人一身不是。有的担心她高声说话影响同修家的环境,总之,带着各种复杂的心情,各自忙各自的去了。没有针对这件事去指出是A大姐你错在哪里,抓住机会挖出各自隐藏的人心。结果人心没去,再遇到问题还是解决不了,人心阻碍了一切。

师父《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的相关讲法自己看了不知多少遍了,也跟个别同修沟通过,在一次交流中我们还学了一遍,知道我们的问题就在师父讲的这段法中,但是,每一次都没有明白师父这段法的内涵,就象常人学文件一样,自以为明白了,这段法也学了,象完成任务似的去做三件事了,但是,最关键关键的师父要求我们向内找提高自己,把不好的人心去掉却没做到。在互相配合这一问题上始终没做好,背后议论,整体上的问题长期没解决,说来说去还是我们自己提高的问题。

其实,A大姐是一个很不错的人,能吃苦,任劳任怨,什么事过去就拉倒,不记恨,性子开朗,人很透明,没有拐弯抹角的东西,直性子,因为她都表现在表面,所以才会出现同修间的摩擦。我即使这件事不赞成,表面上没说,但心没去,修炼是修去人的心,她能暴露出来,我连暴露自己的勇气都没有,那个东西在心里,物质没去掉,也是没提高上来。师父一再告诫我们,向内找,向内找,我今天才发现自己好象学课文一样的在走形式,学了这么长时间的法,却不懂师父的苦心,就是没听懂师父的话。

没理解法的内涵,修炼没落到实处。说白了,怕伤人,怕惹人,怕影响大家的关系。私和怕,其实就是人中后天形成的观念--自私的我。

找到根了,就要去掉人后天形成的各种观念,敢挖这个根了,再拿起《转法轮》看,每个字都亲切,记的有一次过心性关的时候,清清楚楚的耳边想起师父的话:“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当时泪如泉涌,我们每个人都有师父法身看护着,我们做好的时候,师父会高兴,我们做不好时师父会很伤心!

另外,我们地区因为特务的问题已经被干扰了很长的时间了,希望同修多学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有许多讲法中也都讲了。也许有很多假相我们识别不了,也许就是一种干扰,同修被迫害是很痛心的事,这里有我们深挖的根,也有我们自己悟的问题。

我有的时候真的把邪恶迫害看的很重,没走出怕,这个时候真的就没做到信师信法。一个私,一个怕,这两样东西真的不能要了啊!

以上只是自己修炼当中一点粗浅的认识,不正之处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