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八日】昨天下午有事到同修家去。因为不知同修是否在家,我没進屋,敲了敲窗子。然后贴近窗户听回音。里面传出同修甲的声音:“小乙家里吃饭要做几个菜!”她说的是我的名字,我一愣。看来她们没听到我敲窗子,还在说,声音很大,外面听得清清楚楚。另一个同修丙说:“那一天我到她家里学法,正赶上她家在吃饭,吃的……”里面还有一个同修丁的声音。我突然意识到,我不应该再听,因为这样听别人讲话,作为一个常人都是不应该的。我推着自行车走了進去,笑着对她们说:“曹操来了,说曹操曹操就到。”同修很不好意思,对我说:“别生气,对不起!”我说:“我应该找自己,怎能和别人生气呢?”

想起师父告诉我们遇事应该向内找的那些法理,我便想:为什么让我听到这些?怎么会这样巧?从中我应该悟到什么?通过这件事,我找到了自己很多问题,简单谈一下我的体会,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首先我听到这些话冒出一念:“她们在说我,听听她们说我啥?”一个念头体现出好事心、好奇心和妒嫉心。我马上意识到自己是修炼人,不应该偷听别人讲话。就这一念,我觉得自己心里一下子很宽敞,很亮堂。

后来我开始找自己,我是否也经常和同修闲谈一些与修炼无关的话?尽管没有恶意,我是否也在背后议论过同修?浪费救人的时间?这一问自己,吓了一跳:真是这样的,而且这种情况还不少。这不是师父在点我吗?在拿一个镜子照我吗?我立即羞愧的无地自容。

以前在修炼中也悟到修口的重要。因为很多时候,别人总是误解自己说出的话,也有时被无中生有造了很多间隔,也知道是自己的什么心造成的,却找不到自己的问题所在,因此下决心修口,但总觉得改变不是很大,时不时的,还会有被误解的现象存在,甚至有时,自己说出的话完全被人反面理解,添枝加叶的变成了另一种味道,然后就是某某同修听到后和我生气了,不和我说话了,不见我了。我因此也很难过,只想自己应该扩大心容量,不去解释,就这样去修。

因为这种修法是为了维护自己不被别人误解而修,是为了自己的面子而修,根本就不是真修,所以心性没提高、境界没上去时,有时说的话,自己都觉察不到是不符合法的。因此被邪恶利用造成同修间的间隔,也造下口业,也给自己修炼的路上增加了很多不应有的魔难。

我常常这样想:“我没说什么呀?她就生气了。”其实是自己已经形成了习惯,都是不自觉的了,多可怕呀,修炼人能这样吗?想到这些,我真的认识到了修口的前提是修心,如果把自己的时间都用在三件事上,真正去修炼,如果把显示心、妒忌心、欢喜心都去掉,人心很淡的在法理上去谈一些事,别人会误解你吗?在这样的问题上,邪恶钻得了空子吗?师父也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点化我了。

现在回忆前一段时间刻意修口却总是不能达到预期效果时发现,说话没在法上的时候,几乎都是自己心情不平静的时候和人情很重的时候,心态平稳时却做得很好。可见修心才是最关键的。

找到了这些,我觉得好象还有没找到的东西。我家里的条件比那些流离失所的同修要好得多。在我现有的条件下,我感觉生活的已经很简朴了。我平时生活是很随意的,自己在家的时候基本不做菜,为节省时间有什么吃什么,剩的菜汤都可以当一顿饭吃。因为孩子放假回家,不得不做的饭菜齐全,但三口之家也就是一个菜,偶尔也有两个菜的。恰恰那天同修赶上我家吃饭时,吃的是亲属在饭店请客后剩下螃蟹和排骨,因为看到同修生活那样清苦,只是米饭泡酱油,就把一些肉和排骨送给她了,可能她误解了,认为我吃的太好了。可能我的表现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吧。因为几年前我曾经做生意,那时修炼也没达到吃什么都可以的状态,确实是很讲究常人生活的舒适的,随着不断的修炼,这些心自然都放弃很多,不太执著这些了,但可能做得还不够吧。

还有哪些方面的问题呢?这样想着,我的脑子里突然蹦出了几个字:“用人心对待修炼!用自己对法的理解去要求别人!”我一下子明白了我的问题所在,我怎么还犯同样的错误哪?这不是自己法理不清晰吗?

上文提到的同修是学法小组刚来的一位同修,她几次遭受迫害后失去了家庭,流离失所在我们这里。因为没有任何收入,她生活得非常艰苦,连做菜的锅都没有,自然也不吃菜,米饭拌点大酱之类的,天天吃饭如此。知道她这样后,我就起了人心,想要帮助她,让她生活得好一点,还想要让她改变生活方式,还对她说那样修不对,企图用自己悟到的东西来强加别人,还想来给她找个工作……还没有实施,就发生了这一幕。后来同修说了才知道,她曾遭受恶徒电针迫害,当时致下肢都不好使,现在还有后遗症,有时突然一激灵一激灵的。她是怕上班后学法和证实大法的时间太少,所以宁可在生活上苦一些。我还认为人家太懒才这样的。

想帮助同修没有错,怎样帮助是很重要的,在法理上的切磋不可缺少,但不能基于人家是错的来切磋,也不能把心思过多的用在同修的生活这些方面。

细想想每个同修都有他(她)的修炼道路,该怎么修,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修,在修炼中采取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有师父的安排,也有她自己修炼中的体悟和理解,她悟到什么程度就修到什么程度,她也就在那一境界中,是强为不了的。怎么能千篇一律的照搬呢?我觉得她苦,想让她生活得好一点,那不是人情吗?人情掺在里面,同修间会纯净吗?以前自己不是就有这种想让生活的很清苦的同修生活得好一点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吗?虽然这回对待的不是异性同修,但问题是一样的。吃苦是好事,怎么能用人的理去看待修炼呢?再者,想让别人按自己的理解去修,还认为是对人家好,这不是强烈的自以为是吗?我自己认为怎样修好,可在别人看来那是执著!

想到这些,我明白了自己很多时候突破不上去的原因,那就是执著自己悟到的东西,认为自己是对的,希望别人能理解自己,把自己悟到的强加给别人。这种强烈的自我就是私,是修炼中很可怕的东西,师父通过这件事又一次点给我了。我真的明白了以前的很多矛盾都是执著自己的想法强调自己的见解造成的。我不应该去看同修这里应该这样、那里应该那样,只要她的出发点是为着法的,不同层次有不同的状态,怎么可能都是一个模式哪?更不应该在表面上去理解一个同修的状态呀?大家如果都去要求别人按自己理解的做,那整体不乱套了吗?

由此想到,有些同修间隔很长时间解除不了,都是来源于矛盾的双方执著自我和维护自我,对别人的修炼方式及证实法的方式不理解,认为自己悟到的才是对的,然后在法理中找根据证明自己是对的,去强调自己试图改变别人按自己的想法去做,而对方也是如此,也是认为自己非常对,也想改变对方。邪恶就在这些强大的“自我”中来加重双方的执著,双方的眼里都是被邪恶放大了的对方的执著,这时就觉得对方非常危险,進而觉得对方在破坏法,而自己的一切都是在维护法,这样就越来越不找自己了,邪恶就越来越加强这种自我,矛盾因此也越来越大。

有时矛盾是强压下去了,但那个自我的心没放下,一有风吹草动,矛盾又来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大,最后邪恶因此钻了空子。有同修被抓了,这个同修说:“看有问题了吧?你怎么是家里花钱出来的?”那个同修被抓了,又有同修说:“看,她错了吧!”都在证实自己。

其实,修炼中真的能完完全全放弃自我,不去往前抢,去看看别人的出发点和他提出的东西,特别是不要抓住他的缺点和错误放大看,而要把他的闪光的地方多看,把他说的哪怕是很刺激你心的话甚至你感到是歪曲你的话,你仔细听听、想想,对照一下法,前提是一定要放弃固有的自我,不要居高临下,这时你会发现,他讲的是有道理的,正是你的问题所在。也是他在不同层次修炼中的体悟,对你是有借鉴和帮助的。尤其是你能站在他那个角度再对照法看看一下,就会发现原来人家的执著并不象你想的那样重,而自己的执著和观念才是最可怕的,才是造成同修间隔和影响整体配合的原因所在。

一点体会,不对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