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随笔(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接前文)

二、我所看到的资料点同修会遇到的问题

◆寂寞的人心

资料点同修会遇到许多心性上的关和考验,最常见的是寂寞。许多同修在寂寞的煎熬下心痒难耐,不是想办法去修自己这颗心,而是往往想四处跑动,还容易为自己找借口说是去做大法需要的协调的事。这样,做协调的心性基点错误,自然协调工作也不会做好,还容易遭到迫害

比如说每天上午固定的学法和炼功时间有没有被耽搁?每天做资料的时间和学习同修的交流体会文章的时间有没有安排好?有没有真正心无杂念去学法和揣摩体会网上的交流文章?

每天上午固定两个小时炼功,两个小时学法,下午做真相资料,晚上学习网上同修的心得体会,看到精华文章,大家就一起认真分析、交流切磋。遇到有事需要出去协调,互相沟通配合一下,有序安排。如遇事情急,时间紧张,回来后互相之间也要叮嘱补上学法和炼功。

但是这种资料点的有序运作往往容易被打乱,最大的借口就是外面哪儿哪儿需要大量的资料,哪儿哪儿被破坏需要补上,哪个哪个地区是一片空白等等,在救度众生的“口号”下而不是真正溶入这段法中去体悟,许多同修就头脑不清醒,分不清了,不能掌握主动,从而被外在形势带动,打乱了资料点有序、稳定的安排和运转,长期下去,心性很容易出现漏洞,邪恶自然也就找到空子可钻。

其实这些很多都是旧势力的安排,目地就是考验,在纷乱复杂的形势下考验你的心动不动;看你能否坚定,坚定自己对法理的理解和形势的判断。金刚不动不仅仅是指黑窝里面对邪恶的坚强,还有对所体悟法理、所坚持真理、所修心性的坚如磐石。因为旧势力根本上是把个人修炼放第一位,所以它们会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和安排来考验。

◆自我

还有一种心性上的考验,也是相当难过:由于长期做了许多资料工作,心性也提高了一些,法理也明白了一些,从而滋生了自我之心,自以为是。

出现这种人心的时候,其表现状态为觉得自己付出比其他同修多,能力和法理随着三件事得到提升,“很显然”比其他同修强,同时在某个项目上自己提出的方法最佳,所以其他同修应该听自己的。但往往这时又得不到同修的认可,就是不被同修理解,有些反而是指责。

在这同时,还有一种状态,就是基本没有同修,或者说很少有同修给他提意见了,因为其自我已经膨胀到反弹别人的意见,认为都是别人的错,别人不理解自己,别人认识没有自己高等等。

其实这个时候就应该找找自己心性上的问题了。因为修炼,心性的提高是根本。如果老是执拗不放,认为自己对(虽然从解决方法角度来说可能是对的),从修炼的角度来说,其实已经错了。当然,矛盾的另一方如果也找自己的话,在许多方面也会得到提高,比如,别人的方法是对的,但为什么自己就是意识不到,明白不了呢,是不是法理上有需要提高的地方或其它?或者别人的方法也能起到作用,为什么就非要采用自己的不可呢?一般来说,发生矛盾的双方往往是有互相弥补的地方。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心性表现,都还好办,但就怕同时还出现常人所有的那种对世间美好的向往,内心深处隐隐对常人中的事业、地位、名望或情有牵念。诸多人心混杂在一起。到这时如果是真修者,在自己内心最深处其实已经会认识到上述这些问题,但自己表面却感觉到了摆脱不了的地步,这就是旧势力在下手,强行割裂修炼者的表面和本质的时候。这时就比较危险,容易被邪恶迫害。

◆我们需要真正向内修

我们很多同修都不“掩盖”,口说自己有自我,但你会发现他就是长期不修去,用口说“自我”狡猾逃避其他同修的指出从而掩盖真正的自我。为什么呢?有一种情况是由于今天形势之复杂严峻,个人体悟,有些自我在某段特殊时期其实是对修炼人有保护作用的。但是,作为一个修炼人来说,特别是大法修炼者来说,向内修是对修炼人最根本的要求。当真能修到一定层次的时候,是完全可以突破,不需要用自我来保护自己,因为有更高的理和展现。

这种向内修并非遇到什么事情后,仅仅是浮于表面的找找自己哪点做的不对就行了。而是真正将自己完全溶入大法之中,没有一点固守或维护自己的意识,清醒明白法理,然后用自己所认识到的法理来对照自身,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好就是好,坏就是坏,没有自己,一切只有大法来衡量。

多年以前,初步建立资料点,大家来自天南海北,一起畅谈,一起欢笑时,同修曾说过一句话,印象极为深刻:当看到别人的执著时,就当作自己的执著去找去修。后来我们更深深认识到:当别人指出自己的问题时,就算指出的问题不对,就算别人的态度、语气不好,都应该抓住这个大好的机会,好好找找自己,说不定能因此发现真正的问题所在,从而取得突破。

这段岁月,对我的影响极深,以至后来的日子里,每当面临危险时;每当听闻邪恶在注意、监控我时;每当事情不如意时;每当感觉自己不精進时;每当感觉学不進法或学不懂法时;我都会停下手上所有事情,沐浴、放松自己,然后静静的向内找,争斗心、欢喜心、显示心、妒嫉心、自我、名利心……一颗一颗摆放出来,如果的确没有冒出这些人心,又继续向内找,用法衡量自己有没有形成什么观念,或者思维方式正不正确等等。

比较典型的一次是有一同修连累了我,邪恶开始注意和调查我了。而最关键的是这连累我的同修由于不够理性,经常被我念叨到要他注意自己和其他同修的安全。

听闻这件事后,我立刻停下手上所有事情,一边加强发正念,一边开始向内找自己。可是当我把所有的执著心都摆放出来后,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这些人心,疑惑之余,又开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观念,最后也没发现什么,这就更加不解了。再接着想自己老说这位同修不注意安全,那反过来是不是自己过于执著安全了?刚想到这里,豁然一下,全盘开朗,一切都明白了。原来这位同修由于人心,的确安全意识不够,被我看到了,但我同时也犯了一个错误,就是固守着自己的经验和某个层次上对安全的认识,虽然是对的,但由于固守了,影响了我往更高层次升华,所以错了。当我明白后,立刻感觉自己对事物的看法更轻更淡了,同时感觉正念充足,在庞大的正念之场作用下,还没发正念就感觉包围过来的邪恶不翼而飞了。

多年来,遇到许多危险和困难,多年来,也依靠着向内修的法理,数次化险为夷。向内修是放下自我的执著,但并不是放弃主意识和自己坚定的正念,反而恰好是一个修炼者主意识十分清醒,正念强的表现。

三、我所看到的一些现象和体悟

◆敬师敬法

说起敬师敬法,很多同修不以为然,认为到今天了,大家都很深刻认识这个问题了。其实未必。旧势力安排的中共建政,以及之后多番的运动,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基本上割裂了中华传统文化。今天中国大陆许多人,包括我们的同修,其实并不知传统文化里真正的“敬”是什么,也就是说“敬”的内涵是什么,以及一个生命“敬”时的表现状态是什么样子。

古代信佛之人摆放佛经,很多是专门供在佛龛,或书房正规放置,以示对“佛”、“法”之敬仰,以示自己虔诚尊敬,这是一个生命对帮助他回归的“佛”与“法”之感恩。而今天我们很多修炼者家里,包括资料点里,大法书籍随处乱放,或和其它杂书混杂摆放书柜,供养师尊照片的供台也是杂物处处,混乱不堪,不要说达到古代那种一尘不染的标准,就连基本的干净、整洁也谈不上。

古代传统文化故事里经常可以看到焚香、沐浴、斋戒后再翻开佛经或做佛事的例子,修炼者以示正心诚意。反而观之我们今天的修炼者,不要说沐浴了,我们学法时洗手没有?打印资料前、讲真相前静心没有?正心没有?是当作工作或者习惯,还是怀着神圣的真正救人的正念?

由于今天处于一个特殊的时期,特殊的环境,为了便于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已经大大的放宽了标准,但作为一个修炼人,“怀大志而拘小节”,心里应明白开天辟地以来第一次真正让自己(主元神)回升的“师”与“法”的重要,以至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敬。

当然,说这个话题,也并不是非要大家形成如何如何的那样一种形式,大道无形,我们不需要走入宗教修炼中那样的一套仪式、程序,但关键是要明这个理,有这个心。

◆关于色

旧的势力对于今天的大法弟子嫉妒不已。许多资料点的同修虽然是年轻弟子,但短短几年的修炼就基本上都能放下生死、看淡名利,从而才能走出来在生与死的考验中积累巨大威德。因此旧的势力在其嫉妒的执著下,用其变异的观念认为,为了“帮助”这些大法弟子提高升华到更高的位置,从而安排了邪恶的“色”的考验,其还振振有词的找借口狡辩,认为度人的觉者既然已经多次讲过关于“色”的这个问题,就表明它们的安排,包括这么邪恶、复杂和细致,即使使修炼者难以走出,即使许多是它们所强加的,都是应该的,不然不足以显示听法得法之修炼者的伟大,这种伟大要足以使它们也心服。而走不过来的,或即使明白过来但修炼意志被消磨的,毁了也就毁了。

个人体悟,犯错的修炼者如能真心忏悔,真心认错,以后加倍弥补,做好正法之事,也就是修炼过程中的事,至多会多承受因此业力带来的困难,而不会被抓捕去迫害,毕竟今天救度众生之事为大。

而去掉色欲,最好最快的方法不过于在平时(犯错之前)即在同修面前坦然承认自己有这方面不足,曝光邪恶,因为那根本不是真正的自己,没必要为掩盖它(邪恶)而让自己受拖累。再加上背法,头脑中装進大量的讲法,自然不好的东西也就没了存在的空间。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