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工业大学机电学院女研究生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三十日】我叫李心怡,女,现年27岁。我是中国大陆浙江工业大学机电学院热能工程专业在校的一名研究生,同时我也是一名大法修炼者。

今年四月,我终于冲破了网络封锁,打开了我们的明慧网站。看到大法弟子在中国受到的种种迫害,我泪流满面。又有今年除夕大法弟子于宙在北京被迫害致死,我的心里十分难过。于是在四月末的一次英语课上,我利用演讲的机会向大家讲清了这个事实真相,不料后来我所遭遇的一切随之而来。

先是学院领导多次找我谈话,并把我的父亲从我的老家甘肃接来劝我放弃信仰。而且学院领导未经我本人的同意,强行将我在社会上的兼职工作停掉。后来在五月中旬的时候,我的父亲回去了。

在五月下旬的一天,我去商场买东西,顺便给一个保安讲了真相,他们设计举报了我,于是翠苑派出所非法拘留了我,当夜,邓吉明警官在我饿着肚子的前提下审问我到午夜,而且国保大队的队长去我的学校实验室把我三月份买的电脑非法扣留,还把我写有真相的纸币大约170多元没收。在午夜后,方峻峰警官和另外两名民警把我带到了杭州看守所非法关押起来。

在经过难熬的38天后,他们给我强加了一个“取保候审”的法律程序,学校把我软禁在学校梦溪村5号楼二楼的一间宿舍,在此期间第二次把我父亲从老家找来和我同吃同住对我看管。在此期间,学校的保安杜月辉和王勇还有另外两名保安当着众人和我的面大骂师父和大法,前两个保安还第二次闯到软禁我的宿舍骂师父和大法,对此,我绝食大约8天进行抗议。

在七月末的时候,我又被非法带到安溪东明山的洗脑班。大法修炼者有11人。他们每天给我们放99年“中央电视台”制作的那些栽赃陷害大法和师父的片子,这些片子严重的伤害了大法弟子的心,并且毒害了不明真相的世人。

由于我不配合他们的要求,司法局的徐如红和王晴又搬来DVD放在我住的房间里强行给我灌输。我不愿意听,陪教干部葛琳推我到墙边擦伤了胳膊,而且几次三番的辱骂我。他们也不让我和其他人一起去饭厅吃饭,为此,我绝食抗议2天。

在这个班里我们不准相互交流,不准使用手机和外界联系,恐惧的氛围让人人感到自危。就在这个非法的洗脑班快要结束的前10天里,他们又把侮辱师父和大法的非法宣传画贴在走廊里,为此我掀掉一张。不料司法局的领导指使不明真相的保安拿着师父的法像当着众人和我的面一张一张的撕掉,还在师父法像上写上侮辱师父的话并且在师父的脸上乱画后贴在我的床头上。为此我大哭一场,绝食抗议2天。在两三天过后的一个晚上,我跑出房间撕掉了那些宣传画。

然而在第二天的早上,杭州市公安局的欧文生民警和安溪派出所的民警张俊生来到我房间审问我,他们又拿出师父的法像用打火机烧掉。真让我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心痛不已。

在九月初这个班结束,我又被学校以给我最后一次机会的名义带回学校,软禁在朝晖六区的一个单元房间里,不准使用手机和电脑。他们说如果我还坚持的话就过几天送我去劳教所。由于我无法忍受迫害,于是今天晚上我跑了出来,在一个好心人的帮助下写了此文。

另外我知道,就在这几天司法局的那些人利用公款竟然去温州旅游,作为他们举办这个洗脑班的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