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众生中做的更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我被非法关押,被放回家后,我楼下就不断的有警察监视我,有时到家里骚扰一会,我出入很不方便。我起了怕心,被迫找个机会走出了家门,流离失所到了一个城市至今。

投入正法洪流

刚到外地时,人生地不熟,见不到同修,这样自己把自己封闭起来了。自己在家学法炼功,看到大法遭诽谤我真是痛苦极了。后来回家看望父母时,我找到同修,才知道他们轰轰烈烈证实法的伟大壮举。可由于自己的怕心,当时这一步没敢走出来,我又回那个城市。

直到二零零零年下半年,在这个状态中,师父也不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就想度成我,安排了一个常人帮我引线搭桥,让我和同修联系上,通过和同修切磋,我真感到震惊,同修都在精進、讲真相、证实法。我却在家里躲了一年,还觉的自己在法中,我的脸真红了。从此时起我真念在想我一定要弥补,我一定要跟上师父正法進程,谢谢这位同修。后来只要有师父的经文、明慧网文章、真相资料同修都给我送来。我也在不断精進,在学法中有了更高的认识,正式投入了正法的洪流中。

真相资料不能等

当同修给我送来资料时,我的第一念就是我不能把真相在我手多放一天,因为这是众生得救的希望,让众生尽早觉醒,不管白天黑夜,我的心都是纯纯净净,给他们挨家挨门送去,工工整整的放好。当时由于资料紧缺,还想让众生尽早明白真相,没有资料怎么办?不能等啊,我就自己买布做横幅,做好就挂,效果都很好。

为增加讲真相的花样,我买了彩色粉笔到楼洞写,到马路上适合世人观看的地方写。出门时我都背着《正神》、《正念正行》等经文,背完经文,就没有怕。后边不断发正念,感到自己的空间场干干净净。

我每天晚上写很多真相信息,在师尊的保护下都很顺利,而且保存很长时间。为了维持生活,我和丈夫开了一个饭店,一次在我饭店对面的马路上,一座楼房正在刷墙,我心生一念,这是为我写真相所用,谢谢这个众生为我创造条件,墙干了,晚上我带着凳子写上了真相,既揭露邪恶、又劝善众生,由于面积宽广写了很多,打眼一看白底大大红字真是醒目。那时,我学《导航》学得挺扎实,在关键时刻瞬间就想起来,师尊说:“那么你在发出这一念的时候就不能够不是伟大的修炼人所发出来的。”(《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在写的过程中,车辆不断灯光照耀,我动了一念,所有看到我的人都要用善念对待大法,得到我师尊的救度,把操控他们背后所有邪恶全部解体。我顺利的走过了这个过程。第二天,过路的人来人往都住脚观看,越引人越多,我也凑过去发正念,听到大部份人为法轮大法报不平,有的互相对视不敢说话,但我知道这些人都得到大法真、善、忍的福音了。不知不觉中显示心、欢喜心上来了。

心一不正,坏事马上就来。下午,我坐在店门口,看到六个十三至十六岁的学生在那里看,看完后就在地上拣东西涂抹,我急中生智想起师尊说:“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我就是宇宙的保卫者,起身就往那里小跑去制止,我刚跑出去六七米,离他们还有十几米,那些学生象被追杀似的快跑。在我强大的正念中,瞬间解体了操控他们的邪恶。回来后,我就想什么原因促成这样?被我哪颗心带动的?一挖根,便知是显示心、欢喜心,于是,抓住它、解体它。

世人的觉醒也在锤炼我的意志

二零零三年我去发真相,其中有光盘(《风雨天地行》)走到一个楼洞从顶楼往下发,正在往门上挂,门被屋内的主人打开了,我打出一念,“你要做好事。”我看这人比我大几岁,我坦然的笑着说,“大叔你好!我给你送真相来了,你打开门了我正好亲手递给你。”我很礼貌的双手送给他,他问我什么真相?我说“法轮功”真相,请你好好看一看。他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公安大院。我说:不管是什么地方,我就想把真相给你们送到,让你们知道“法轮功”是好的。是江泽民利用国家媒体在害人。他说:我很同情你们法轮功,也知道你们很多事,你看中午这么热的天,你还冒胆送资料,真不容易。你要注意安全。我说:谢谢大叔关心,谢谢你!我为这位公安人员的得救而高兴,差点当他的面流出眼泪(当时也是人心)。我继续往下发时,他一直跟着我,并说:你安心发吧,我保护你(当然他是保护不了我的,只是表现出他对大法敬仰的心)。他又说,你知道我家了,以后有什么光盘再给我送来。我答应他了,遗憾的是我搬家了,没实现我对他的承诺。

“九评”横空出世不久,很多人被震惊,那时候就有人找“九评”看,有一次我发“九评”从一楼往上发,发到五楼时,在六楼(顶楼)上两个人修理什么,我犹豫了,六楼这俩家怎么办?不发不行。我就是为你而来的,你们是我师父的亲人、我的亲人,我一走了之对不起你们,上去進还不敢。这个心真是提上来、放下去浮动不停。我问自己,正念哪?不敢叫我上去正是邪党怕解体在害怕,怎么能认可是我呢?我随时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我体内和在我空间场的共产邪灵和一切邪恶因素。清除完后,我从包里拿出两本《九评》准备往楼上走,这时两个人听见我的动静忙往下看,边问我,干什么的?我往上快走边说:我给你们送《九评共产党》来了,看看共产党是什么货色、怎样骗人的。其中一人说:我听有动静嘛,真好!快给我一本,我这几天正在找着看呢。我双手递给他两本,告诉他,你把这本给你邻居好吗?他说好。他接过“九评”那喜悦的样子,我知道他明白的一面在高兴。

正法修炼的事不能等不能靠

师尊的教诲,我也真想做好,为众生能得救而着急,可当出门讲的时候,明知师尊把有缘人送到我跟前,有时能劝退,有时遇到障碍就不想开口了。比如,到市场去讲真相,为了不影响常人做生意,我总是先想找没生意的摊位去讲,可每每刚开始讲时,他的顾客就不断了,发正念也不管用。就这样我都放弃了。我知道这样做不对,向内找也找不到,究竟误在哪里?真不知道。

一次我和同修给一个卖桃的讲,她听的很入迷,认可大法好,交谈中知道她入过团,我正在劝退,接二连三围满了买桃的人,好象抢购紧缺物资一样,好大一堆桃,半个小时买完了。周围卖桃的摊位都觉得奇怪,在议论着。

我和同修站在摊位后边,我静静的想,怎么会这样?对生命得救的干扰这么大,我心里很难过,虽然不知错在哪里,但我知道一定是我的原因,不管怎样,我不能再放弃了,这时我想起在学法中知道的,师尊在正法中旧势力做了周密的安排,师尊安排的更周密,师尊也在利用着旧势力的安排,我心里豁然开了,我也能学着师尊利用旧势力的安排来救这位众生。你旧势力不就看我在这种情况下愿意放弃吗?今天我就是不放弃,我就是要救她,把干扰、阻碍这个众生得救的邪恶生命、共产邪灵、三界内的乱神全部解体。

等她把桃卖完了,我又继续讲,她说:大姨你还没走啊!我说:我俩在等你,因为一个人被邪党毒害着,得救不容易,咱们相见是缘份,如果我们一走了之没救了你,是对不起你,所以等着你,她很感动。我说你知道你的生意刚才为什么这么好吗?她说不知道,我告诉你,我俩是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我俩把修出的祥和、慈悲带给了你,也因为你接受了“法轮大法好”,认可大法是正的。你的生意就好。她一直说谢谢。我们让她谢大法师父。我和同修配合的很好,讲的也很到位,她退的也很痛快。

我写稿写到这里才悟到,我错在哪里了,师尊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是我动的念不对,不影响众生的生意没错,错的是不应该专挑没生意的人讲,旧势力就是想毁众生,所以讲着讲着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就来干扰,在这种情况下,它就想让我继续放弃。我现在明白了,旧势力和邪灵这些妖戏在我这里再也唱不了了,把它们彻底解体。

通过这次写稿,我发现自己很多不足,我会很快纠正,在做好三件事、在救度众生中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