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沧州下岗女职工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七日】我是一名下岗职工,家住河北省沧州南皮镇,今年五十二岁,家里经济条件很差。2003年,我得了糖尿病,每天吃九次药,并且还要忌口,造成我非常痛苦。后经人介绍我炼起了法轮功,没想到在很短的时间内我的糖尿病好了。不但如此,我身上原有的妇科病、肠胃病、偏头疼、腰疼胳膊疼全都好了。我高兴的把我修炼法轮大法的好处告诉人们,告诉他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法轮大法是正法,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不要受邪党的欺骗仇恨法轮功,记住法轮大法好得福报。

2008年1月20日晚,我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被绑架到公安局。一警察上来问我的姓名住址,我没有告诉他,他就对我连踢带打,将我踢倒在地,又将我拽起来朝我的腰猛击,我倒在了地上痛苦不堪。

一会儿,我慢慢爬起来,他一手揪着我的头发,一手拿拳头朝我的脸猛打,又上来一个警察也这样打,就这样他们打了我很长时间。我说,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一个和你们的母亲一样大、和你们无冤无仇、一心想做好人的老婆子。他们失去人性,根本听不进去。此后,从这间房去另一间房经过大院时,恶警又对我连推带踢,我倒在地上,他们就拽着我的头发往前拉。

同时一帮恶警象强盗一样闯进我家,抢走了DVD、录音机、大法书、光盘、真相资料。当时的阵势简直就是一帮土匪在行凶,我的丈夫被他们吓的很长时间精神不好。

恶警非法把我关进了拘留所,第二天早晨起来我炼功被恶警看到,他们上来用拳头猛打我的脸,然后把我和另一个同修铐上了“地锚”。“地锚”就是在地上镶一块铁板,铁板上焊一个小铁环,把我的双手和双脚都铐在这个环上;另一个同修的双手双脚也都铐在这个环上,两个人就是四条铁链子都铐在一个环上,中间没有一点空隙,想动一下很难,那个滋味可想而知。这样整整铐了一天一夜,卸下手铐又铐了两天一夜。

1月23号,他们又非法提审我,他们给我编造了他们所谓的延期关押的证据,恶警让我签字,我拒绝不签他们就大发雷霆,破口大骂,我心中特别难受,觉得它们太可怜了。

第二天他们又提审我,那个恶警报复我,他提审应该和我隔着一个网子在对面,可他却跑到我这边来,上来不问这个那个,用拳头猛击我的脸,并把我的胳膊扭到背后铐在椅子上继续打,打的我简直要崩溃了。一直打了我将近半个小时。20号晚上刚一开始打我的那个恶警,打我后不到半个小时就遭了报应,丢了手机和700元钱。

15天以后,我家人被勒索了1万元人民币才得以回家,期间家人因托人花了数千元。此后恶警多次到我家骚扰我,我的家人受到很大的伤害,日子过的很不踏实。

我真心的奉劝那些还在迫害大法、大法弟子及毒害世人的作恶者立即悬崖勒马、停止对这些无辜好人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