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府之国发生的罪恶(一)

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罪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位于四川省资中市境内,原来是一处关押吸毒人员的劳教所,现在是一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在该所虚假的外表下,设有六个生产中队、医院、护卫队,管理科、教育科,主要关押吸毒、贩毒、卖淫、偷抢犯等。

1999年邪恶迫害大法以来,该劳教所就另外成立了七、八、九三个中队,主要关押来自四川省各地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曾迫害致残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近年来,由于各地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学员不断增多,该劳教所又陆续修建新监楼,将大法学员集中关押。

然而,这华丽的外表下该所的恶警却在里面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们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真、善、忍”,死心塌地的追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采用一切邪恶手段,不计后果的从肉体和精神上残酷迫害大法和大法学员,他们心毒手辣,毫无人性,知法犯法,滥用职权,从中捞取官位、金钱,国家法律被他们践踏!劳教七中队队长张小芳曾叫嚣:“要治你,有的是办法!”这些邪党恶警们血债累累,罄竹难书。有一位曾经被关押在楠木寺劳教所的犯人,说:“在劳教所看到共产党的管教干部比黑社会的手段还黑。”

在这个魔窟里,大法学员为了争取炼功的环境受尽折磨:被拳打、脚踢、警棍电、荆条抽、在地上拖,甚至臭鞋、带血的卫生巾往嘴里塞,遭受如此种种灭绝人性的非人折磨。这些善良无辜的好人遭受各种酷刑折磨,有的大法学员身心备受摧残,有的大法学员致伤致残,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他们迫害大法学员还极力掩盖事实真相!

一、系统的迫害

此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有系统的安排。

1、邪恶的程序

每一位刚被关进来的法轮功人员受到的折磨程序是这样的:

第一步是马上隔离关押,每一个大法弟子一旦进去,先是被一人关一间房。多人围攻上去试探情况进行威胁恐吓。稍有不如它们的心意就是罚站、打骂或施展流氓手段。

第二步是“坐军姿” 是一种长时间的体罚手段。“坐军姿”要求:双脚里八字形,双腿弄拢,挺胸收腹。脸上不许有任何表情,汗不准擦,蚊子叮咬不许动,同时强迫功友大量喝水,但却不准上厕所,坐姿稍有偏差或要求上厕所,拳头、脚、电棍夹杂着辱骂就来了,还8、9天不许洗澡。每天从早上6时左右坐到晚上10时以后,许多功友身上长满了红疙瘩。屁股上长了脓疮,自己想法把疮挑破挤出脓,好了之后留下一个个黑疤。

第三步是脱光大法弟子的衣服,叫其张开双臂面向墙壁站立体罚。狱警每天强迫大法弟子面壁,脸部离墙四五寸远,用立正军姿站,一般都要站过二十四小时才能休息,并派人每天两班二十四小时在房间里监视。来监视的人随时任意对面壁的大法弟子施以拳打脚踢等各种暴行。

第四步是站立期间时刻强行灌水给大法弟子喝,而且不让吃饭,一个馒头分吃两天至三天。还不准上厕所,大小便都拉在裤子里面。

第五是强制让大法弟子站在烈日下曝晒。有时室外气温高达摄氏40度以上,皮肤被晒伤,衣裤被汗水渗透又干,干了又湿。

第六是强行叫大法弟子做上下蹲,做几百次到一千次,直到累倒在地。有功友早上早起炼功,被发现罚作下蹲4、5百个,甚至无限制的作。功友拒绝体罚,被恶警打倒在地,挨电棍是家常便饭,许多学员脸上、身上伤痕累累。

第七是狱警管教背后唆使吸毒犯、卖淫犯用直拳、勾拳,任意猛力疯狂地击打大法弟子的头部、胸部及全身要害部位。

第八是蹲腿,就是长时间单腿蹲立,不准随便换腿蹲立。

第九是强行逼迫大法弟子在烈日下跑步,一次长达两小时;如果跑不动了,就轮换叫两个年轻的犯人拖着大法弟子跑,直到跑昏死倒地才告一段落。

2.超长时间的奴役折磨,克扣伙食

对劳教人员的劳动时间是有规定的,每天六个小时。恶警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奴役劳动十五六小时,有时更长。这里的劳动项目主要有五种:(1)勾花(床单、窗帘、桌布等);(2)做儿童玩具;(3)衣服上的花格配件;(4)齐猪毛(人造猪毛);(5)搬运(装、卸车)。每人每天每项活都有定额,每天的定额必须完成,完不成者通宵不准睡觉。完成快的必须帮助慢的。每天早晨七点三十分上班,晚上十一点下班(二零零五年还是下半夜两点下班),除去吃三顿饭一个半小时,每天奴役劳动时间长达十三个半至十五个小时。

恶警们为了无止境的挣钱,经常是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期没日没夜的连续干活,几天都不准睡觉,坐在小塑料凳上不准动,许多人的臀部都坐烂了,还被逼迫继续。 有一次恶人张小芳在值班室跟同伙说:这次交花得了29万元,给所里上交14万,15万大家分,恶警们高兴的狂笑。

克扣伙食,不讲卫生,吃腐烂的蔬菜、水煮菜、玻璃汤。按照规定每人每月生活费三百元,实际只有一百多元。从2003年2月5日(正月初五)开始,劳教所仅给大法弟子平时三分之一的食物,一个星期内都不准洗脸、洗脚、洗手、洗澡,饮食还要用手抓。劳教所的伙食很差,严重损害了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健康。有时很长时间对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罚扣饭,每次只给一小点,全天加起来每人也没有一两粮,也不给汤水喝。法轮功学员又饿、又渴,还被强迫干担粪、担水、提粪、提水、抬垃圾等重活。

恶警张小芳得意的说:“就是要看到你们又黄又瘦,老子才高兴。”这时,一名广汉法轮功学员许平抗议说:“每天干重活,而给的食物还不如一只鸡的食物份量,那有人的生存权?!”立即被拖入值班室,遭张小芳等恶警殴打。出来时,许平被打得脸变了形,全身是伤。张小芳还用穿钢钉皮鞋的双脚又在许平的脚背上跳踩,只见许平双脚被踩烂,还罚面壁长时间站着,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准合眼,被恶徒们拳打脚踢守着,恶徒们换班睡。

3.不准喝水或灌水又不准上厕所

有时不准喝水,有时罚渴,遭灌很多水,又不准上厕所。有时不给饭吃,强迫每人每次喝五大盅水,喝不完就叫犯人强灌。很多学员大小便拉在裤内,而不准上厕所,恶警恶徒们还狂笑骂你脏。犯人们又强行将她们的衣裤扒下,去擦地上的尿水,并强迫大法弟子花二十元买拖布。乐山市法轮功学员高燕遭酷刑摧残,精神失常,月经流下裤子、地上都是,不准上厕所。

4、限制正常生活,“包夹”监控迫害

一个法轮功学员由恶警操控2、3名杂案犯包夹在三、四楼进行迫害,肆意打骂、体罚、面壁久站,不准睡觉,有时只准睡两三个小时,不准洗漱,不准大小便,有的采取电棍电击折磨,有的被反铐吊打。一名坚修大法、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在炎热的夏天连续一个月不让洗漱,不准大小便,被迫拉在裤子里,还不准换衣服,并被包夹和恶警谩骂、讥讽,作为她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大法学员被带上楼关进小间锁上,每个人一间,大法学员之间相互无法见面。从此与外界隔绝,吃、喝、拉、撒全在里边,一切言行都在两个“包夹”的监控中,丧失一切人身权利和自由。

5、警察怂恿、强迫犯人作恶——所谓的“民管会”

民管会是从犯人中挑选的协助警察工作,大都性情暴躁。狱警利用它们毒打迫害法轮功学员,它们还利用吸毒、贩毒或卖淫等犯人来殴打大法学员。并以各种利益威逼利诱(如减期等),迫使其想尽各种办法折磨法轮功学员。

有的法轮功学员因炼功被民管会看见,它们冲过来用手里的铁锹使劲打。有的法轮功学员因炼功被拖到小房间里,恶警派民管会的犯人把学员的衣裤扒了,按在桌子上四、五个人用荆条轮流抽打,同时还不准他们哭、喊、叫,被打得血肉模糊,直到它们都打累了才停。

6.剥夺说话的权利

劳教所还剥夺了最基本的权利——说话的权利,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能说话。法轮功学员为了争得说话的权利,于是走出来炼功证实大法,可遭到的是罚站、打骂、同时关黑屋。有的弟子绝食一个月;十二、三天;八、九天的有许多人,同时拒绝参加奴役劳动。于是管教人员就将大法弟子关在寝室里,不让说话,不让见面。偶尔说几句话,只要被民管人员发现了、听到了,就遭到一顿侮辱人格的谩骂。

7.强行洗脑

恶人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除了每天强迫学员进行强体力奴役劳动外,采取了各种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对法轮功学员不断地进行洗脑。

(1)不准炼法轮功、不准学、背大法书籍和师父经文;(2)每天早晨强制练邪教功一小时,不练就被打、骂;(3)强制写“三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和所谓“思想认识”等);(4)强制学所谓佛教、基督教的书籍和污蔑师父和大法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劳动时专门安排被邪悟转化了的帮教阅读;(5)强迫大法学员辱骂师父和大法,不骂即遭严刑拷打和辱骂 。

对拒不“转化”或声明“转化”作废和要求无罪释放的大法弟子,它们采取不定期强迫大法弟子按它们要求答题(内容都是骂大法,骂师父的)。拒绝答题或不按要求答题、不配合邪恶的,立即就会遭到关禁闭、关小号和严管。

遂宁的大法弟子方正荣因不“转化”,耳朵被打出血,打聋了。大法弟子何秀珍被打成了脑震荡,长期头晕头痛。有一个大法弟子被姓吴的恶警带着杂案人员打折了腿。陈发贵被恶警使用灌药来迫害。她被关在屋里,过后只见头发掉了,整个脸乌肿。

8.掩盖迫害

楠木寺劳教所恶警不仅从精神和肉体上残酷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同时为了掩盖迫害真相,非法剥夺其通信、接见的权利。在这个黑窝里,大法弟子的信、所有物品要通过中队和教育科非法检查,信件的内容只能写日常生活的情况,不许揭露劳教所恶警的违法犯罪事实,打电话和接见亲人都有警察监视,做人的尊严权利全被剥夺。管理科和教育科恶警一边指使中队恶警迫害大法学员,一边又带着一副伪善的面具好象很关心大法学员。每次省上领导以及管理部门来“参观”、“视察”,所长、科长就会指使警察把坚定的大法学员藏起来,不让大法学员讲里面的真实情况!

恶人为了掩盖迫害真相,经常在晚上迫害大法学员。三大队的七中队和五中队是专门关押大法学员的,特别是对不“转化”(放弃信仰)的大法学员的迫害是非常残酷,又因消息的封锁不得而知,但每到半夜三更时都可以听到惨叫声。

她们迫害大法弟子时,为了不让人知道,都把门关上,用臭袜子(或脏抹布)堵大法弟子的嘴,或在晚间进行迫害,或强迫睡铁床、吊打、反铐,大法弟子受尽了折磨。有的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如:童桂琴,罗敏才40多岁,就被折磨得白发苍苍,不成人形;遂宁人大代表吕燕飞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枯瘦如柴;县委办公室主任祝跃辉等仍被关禁闭。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