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对时间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九日】前几年,在迫害环境紧张的情况下,各地传出的同修的被迫害的消息牵动着我的心,让世人尽快明白真相成了刻不容缓的使命。心在法上能坚持看书炼功讲真相做资料。

通过国内国外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环境是变的宽松了,世人也慢慢的觉醒了,恶人也不断被告上法庭,觉醒世人也敢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正话了,灾难不断在发生,好象正法形势也接近尾声了。

可近段时间我却出现了较重的安逸状态,对现状的麻木,时常被困魔干扰,对于三件事我每天还在做,但没有紧迫感。资料做好后,不如以前克服自己不好的思想就立即付诸行动,这时反而有些犹豫,同时伴着些干扰:特别困很想睡,就想睡一觉再去吧,有时一睡就过十点钟,想到太晚了明天吧;第二天下定决心,可两个老板都找我谈话,说的都是些解决不了又外行的话,让我心不能静;当时我也想到,什么干扰形式都别想挡住我,我就要出去,这时部门运作出现问题不能走开。

事后想身边的新同修要能看出我现在的问题就好了,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后我惊醒这不是向外求吗?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的路是靠我们自己证悟走出来的,是给未来留下的文化,我怎么能靠别人自己不找呢!

我认真找自己,发现从中共借“奥运”之名不断抓捕大法弟子以来,我虽不断坚定自己信师信法,没有停下做三件事,其实在潜意识中有出去发资料会有危险,要调整好状态确保万无一失的观念,还有怕的因素和败物在干扰,还有就是没真正走出人的私,只想注意自己安不安全、救人可以慢慢来,没有觉者的慈悲。虽找到此尽力克服自己,状态改变不大,晨炼不能准时起来,一睡不知不觉就是几个钟头。

师父看到我这种状态,有向内找的心但没找准,两次梦中点化我。第一个梦:很多人在水深火热中挣扎,我在他们不远处,我却没有救他们的心,还在麻木的关心着自己的事;第二个梦:火车到时间了没有发,我催促别人发车,在等着坐火车回家。从中我悟到:我根本的执着是执着于时间,人可以不救了觉得该做的我都做了,好象完成了任务,好象在给别人做事不想多付出的人心;认为正法时间该结束了,看天灾人祸天天都在发生已经到时候了,不能救的就放弃好了,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还想我知道的能去的地方都发过了,身边认识的人也讲了,有90%愿意退出都不错了,觉得自己其实功劳也不少了。隐藏多深的私心和自满的心啊,找到这些我自己都吓一跳,这样的生命配做神吗?可以圆满吗?

我静下心来看书,当看到“真念定下淘汰的,翻手之间是可以毁掉,那我来干什么了?我为什么要为众生承受那么多?那一切不都白做了吗?”(《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这句话一下打入我思想深处,我好象一下明白了一切,眼泪不断的流了出来。心中常说随师正法了洪愿,我就是这样来随师正法的吗?救人不急等待回家,不是完全辜负了师父为众生的承受了吗?我不是在做旧势力高兴的事吗?多危险啊!想到此我再也坐不住了,立即发正念出发了。

我把此经历写出来,是想让也有这种状态的同修能从中明白,我们要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只有不折不扣按师父说的做,就是升华的过程,就是否定旧势力的过程。最后去掉对时间的执着,对自己的执着,稳步完成来时洪愿!

突然想到在《我们告诉未来》中,有同修说的那句话,大意是,师父问正法要是还有十年大家干不干,大家都说干,这绝不是一句热血沸腾的话。

以上是我现阶段体悟,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