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对时间执著的教训和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最近同修写了一些文章,谈到奥运临近有些同修出现心理波动。为什么最近反应比较强烈呢?其实这种状态以前也有过。他们的共同特点是执著结束的时间。

二零零零年师父《走向圆满》发表后。一些同修们说:我看快结束了,赶快去北京吧。然而秋天过去了,春天到来了迫害仍在继续。当时我听到一个故事:一个被关押的学员认为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三日会结束。时间过去之后却没有任何变化,十分失望就向邪恶妥协了。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师父提到“当初旧势力安排的是前后二十年,分为正法时期和法正人间时期。”(《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有人一算二零零二年春天正好十年。应该到时间了吧。自然那年春天没发生什么。接下来的中共十六大,师父对此也讲了一段法:“前一段有许多学员想,中共要开十六大了,要是中国那个魔头,人类的这个败类下去了,那我们大法不就平反了嘛”“这是个什么现象啊?一个强大的波动,一个强大的执著。这可不行。我看见了,旧势力也看见了。旧势力认为这还了得啦?所以它就叫中共的十六大的结果变的更坏。”(《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走过这九年时间,不少同修和我一样执著每一年的春天和秋天。二零零二年《北美巡回讲法》中师父提到这一现象:“因此有人就想师父在诗中写过说春天要到了,就想:哦,是不是春天就要结束了。我以前在诗中还写过秋天,那有的学员说:一定是秋天要结束了。那秋天过去了,没结束,好象有种失望的感觉。大家想一想,这不是在用一颗常人之心对待这一切了吗?”

二零零五年《新年问候》中有这样一段话:“在这一年中,正法洪势会给人类带来变化。”有人猜到鸡年邪党就会完蛋了吧。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师父回答学员问题时说:“也有人说师父有句话说的好象是那么回事,到时怎么没那样啊?其实你都是在猜测。对时间的执著是不是执著啊?修的没有任何遗漏,才是修的最好的。”(《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奥运会快开了,许多人认为奥运要出事,邪党会解体。理论根据也是师父《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的一段话:“常人说什么哪就说什么。奥运好象还得几年,邪党能不能挺到那个时候还难说,给不给它露脸的机会不是人说了算的。人类社会不是给它开创的,露什么脸?”

最近许多同修谈到了这一问题,也進行了冷静理性的分析,我觉得奥运会执著形成,还有一些客观因素。例如今年中国大事不断,(雪灾、西藏事件、汶川地震、瓮安事件)异常天象例如四日同辉(北京)、南绛(石家庄)水塘突然干枯(湖北)日晕频出等等。奥运多发意外,火炬传递多国抗议,多次熄火。一些命理学家、周易学者、特异功能人士、包括个别同修看到或推算出的一些关于奥运的情况和预言。这些现象和因素也加重加深了一些同修的执著(包括我在内),也因此形成了各种不正确的观点和现象。有人执著时间,并在邪恶的压力面前不做或少做证实大法的事,心里想别在最后时刻被迫害,被“转化”后什么都完了。我以前也做过大法的事,还有老本可吃。有人觉得时间马上到了,自己三件事没做什么,可能圆满不了、甚至会被淘汰,心里十分后悔并焦虑。也有同修心态麻木,掰着指头数日子,不珍惜时间,消极等待着迫害结束。

这些心,说到底都是一个字“私”。在有限的时间内不是考虑完成自己的史前洪愿、救度处于险境的众生、圆容师父大法所要的,而只是想到了自己会怎样、自己要怎样。其实不管奥运期间是否发生什么?我们都不应过多考虑,想多了只能加强执著心。以前对时间的执著教训不是太多了吗?在正法的最后时段内。怎样更好更快的提高自己,发好正念,救度更多的众生这才是我们应该想的。

有些人在这些年执著过来后,发现自己预测的时间没有兑现,就对法有了怀疑,认为正法结束遥遥无期,其实还是自己心不正造成的。师父从没有给你下定义什么时间结束。这其中有你悟的成份,还有看你能否坚信、坚定大法的成份。

走到今天为止,我们不能再用人的观念来衡量师父和大法了。大法的无限法理不是人的想法所能认识的。在法上认识法。对大法的坚定和正信正悟才是最关键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