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玉溪红塔公安分局国保队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九日】云南省玉溪市公安局红塔分局邪恶国保大队恶警,九年来非法跟踪、绑架、审讯、关押法轮功学员。他们曾狂言:凡是玉溪地区炼法轮功的,有多少抓多少,并叫嚣:找个借口先把你们绑架,再来抄家找“证据”;判错、判重也没关系,反正没有人敢为法轮功辩护;没有工资的人可以劳教;有单位领工资的人,非要劳改,劳改回来也让你没有饭吃。最近,他们甚至把不是法轮功的其他宗教人士当作法轮功学员一并非法抓捕。

一。恶警何晓沛,男,现是云南玉溪红塔区国保大队大队长,自从他二零零二年上任以来,他就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态度恶劣。何晓沛惯用欺骗的语言来骗取他们所需要的所谓讯息。

1. 二零零三年九月,法轮功学员李秀兰(当时是春和镇黑村小学教师)对学生讲述“天安门自焚”的真相,何晓沛等恶警根据不明真相的杨思福打的黑报告,绑架了李秀兰老师,并用欺骗的手段对待她。

接着,何晓沛等又绑架了李玲珍老师(原春和镇黑村小学教师)。在非法抄李玲珍老师宿舍时,何晓沛伙同李美兰(玉溪红塔区610主任)一起去,李美兰嘴里不干不净的破口大骂,当时在场的黑村小学的一些教师说:李美兰就象一个泼妇。此外,何晓沛、李美兰等竟强制李玲珍老师的儿子(当时念小学)长跪地上,来逼迫李玲珍老师出卖其他人。没有达到他们的邪恶目地,何晓沛、李美兰等红塔区公安分局的恶警、恶人非法劳教李玲珍老师三年。

2.何晓沛、朱家勇等恶警维持最邪恶的迫害,在零四年下半年初绑架了玉溪农校的教师飞学龙,并非法劳教了他三年。零四年下半年初被绑架判刑的还有李秀兰教师,她被红塔区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了三年劳改,在云南二监受尽非人的折磨。

3. 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何晓沛、朱家勇、刘绍文等恶警迫害善良,欲阻止人们了解法轮功真相,肆意非法绑架了三位法轮功修炼者:顾丽清(玉溪总站退休职工)、华岚仙(玉溪第二印刷厂退休工人)、邓翠萍(春和镇刘总旗小学教师)。三人到玉溪北城镇莲池等地讲真相、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综治办恶人金永祥打了黑报告,被国安大队绑架、非法抄家后,关押看守所四个月之久,各非法判刑三年。

在非法审判时,三人坚决拒绝穿囚服,红塔区恶警(20岁左右,警号530273)猛击华岚仙(60岁左右)头部,将其打倒在地上,然后又拉起来猛击背部,顾丽清赶去拉,也被这个恶警猛击背部。在场有数个男女警察,看守所的所长也在场,没有一个警察正义制止恶警迫害善良人。

4. 二零零六年年三十,何晓沛等恶警迫害善良,欲阻止人们了解法轮功真相,非法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鲁继英、范玉玲两位老人。两位老人是从昆明到玉溪来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还知情权给民众的。恶警将这两位大法弟子捆绑在篮球架下示众侮辱,长达六个多小时,受尽折磨后。何晓沛等红塔区公安分局的恶警、恶人非法劳教两位老人三年。

5.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何晓沛、张苏荣、朱家勇等恶警迫害善良,欲阻止人们了解法轮功真相,绑架了七位在波依水槽村发真相资料的修炼者。是村中联防队成员非法拦截和打的黑报告。(在此也奉劝不明真相的父老乡亲,擦亮您的双眼,不要被中共邪党“一言堂”的谎言蒙蔽,而在无意中助恶为虐。)何晓沛等恶警在非法审讯中随意打骂、不让睡觉。到第二天凌晨六点钟过后,有三位被铐在走廊上的大法修炼者:桂琼华、刘树华、邓智旭,手铐神奇松开、她们正念走出,被迫流离失所。何晓沛等恶警除了派人在法轮功修炼者家所在的村子等地沿路蹲坑,还三番五次在黑村、刘总旗、黄官营、赤马等地贴出“协查令”,谎称捉拿“犯罪团伙”,企图用金钱引诱不明真相的人帮他们非法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她们的家人也一度受到朱家勇、杨利军、张苏荣、何晓沛、任海燕等恶警的非法骚扰、跟踪和逼问。

七位修炼者中的其他四位:瞿树仙、瞿树琼、孙兰仙、刘惠兰被非法关押迫害了一个月后,恶警告诉她们说:“你们人老了,放你们回家,回家去不要炼了”,叫她们在一张保证书上签字。过了两天恶警让她们上车后,才告之她们已经要被非法劳教二年了,将被送昆明劳教所。她们质问恶警为什么骗人时,他们威胁说要把修炼者们的嘴堵起来。这真是骗子加流氓。就这样,四人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被送去昆明大板桥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刘惠兰被昆明大板桥劳教所非法迫害,身体出现危险,送去医院,一直不见好转,才通知家人接回,即使这样,邪恶之徒还不肯放过她,一直监控她,没有自由,在骚扰她时还逼问 “谁来看过你、找过你”等,让她出卖关心自己的朋友、亲人。

二。恶警朱家勇:男,玉溪华宁人,原玉溪市红塔区安保副队长,现红塔区国保大队警察,自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他就积极跟随罗继祥(原红塔区国保大队科长,现已经主动调离国安特务部门)非法搜查、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朱家勇对法轮功学员的态度极其恶劣,据悉,目前玉溪所知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所有迫害中,朱家勇都曾参与。

1.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朱家勇、何晓沛等恶警绑架了普志明(政府司机)、沈跃萍(妇幼站医生)、牛玉琼(地质队职工)、胡宪顶(电力局司机)等四位修炼者,在对四位修炼者非法审讯过程中进行辱骂。朱家勇、何晓沛等还参与殴打牛玉琼的家人。红塔区法院非法判了四位修炼者一至五年不等的劳改。分别是:沈跃萍五年、普志明四年、牛玉琼三年、胡宪顶一年。目前沈跃萍还被非法关押在云南女子二监,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残,因拒绝转化,从零七年三月份开始就被非法关小号。(据悉,关小号整天面对的都是恶警轮番轰炸,不堪入耳的骂人之词,以及收录机里的邪党邪恶放毒。关小号期间不能洗澡洗衣、没有站、坐、和想问题的自由,来例假不允许用卫生巾、甚至会被在食物中下有损神经的药物等)。去抄普、沈(夫妻)家的时候,普、沈的儿子(正在玉溪一中读高中)记下了参与抄家的恶警的警号,并把其曝光在明慧网上。朱家勇等恶警恼羞成怒,非法绑架了普、沈的儿子,并借机说是法轮功学员陈光华(玉溪财政局职工)帮着上的网。

2. 二零零五年一月五日下午,陈光华在家做饭时,被突然强制闯进家的红塔区国安大队的朱家勇、任海燕等十多个恶警绑架。当时陈光华的新婚妻子质问他们为什么无故劫持自己的丈夫,便遭到了三个恶警的辱骂和捆绑。陈光华最后被政法委、610、国安等邪恶部门强制红塔区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了三年劳改。陈光华被强制非法判刑三年,刑满回家,没有工资;妻子被迫害流离失所在外,结婚贷款买的房子,因被迫害,到现在贷款没有还清。

三。恶警张苏荣:男,玉溪红塔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长期策划迫害法轮功学员,积极参与了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八年的恶性绑架案件,并采用严厉逼问、辱骂、指使手下动酷刑等方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

1. 二零零七年七月四日,一直在外流离失所的桂琼华回到家,晚上十一点多,红塔公安分局十多个恶警在张苏荣带领下来到桂琼华家,千方百计骗开了门,闯入家后就乱翻、乱刨、乱搜。找到桂琼华后恶警张苏荣就开始辱骂,并且凶狠的打了桂琼华夫妇。随后,恶警们把夫妻二人一同非法绑架至红塔区公安分局的国保队。恶警张苏荣、朱家勇指使手下,把桂琼华右手往铁椅背上拉,再把左手从铁椅下的缝隙处往上拉和右手铐在一起,使桂琼华坐不直只能缩成一小团,身子不能够动,脚上还戴着大镣。恶警朱家勇还在桂琼华头上狠打了一下,嘴里不干不净的辱骂。渐渐的桂琼华要失去知觉了,围上来的警察一看,害怕出事,这才把桂琼华的手铐打开。七月四日当晚,桂琼华的丈夫被非法绑架到国保局,同样是张苏荣指使,使他也遭到了和桂琼华一样的酷刑折磨。那种疼痛无法用语言形容。恶警非法关押夫妻二人一个月之后,桂琼华被张苏荣等恶警送至昆明大板桥非法劳教二年。(注:桂琼华是黄官营村村民,曾患子宫癌,在多方医治无效的情况下修炼了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子宫癌很快就痊愈了)张苏荣和朱家勇等恶警们还多次非法搜查桂琼华的娘家、刘树华家。刘树华的公婆、丈夫、儿女受到了恶警不同程度的骚扰和逼问,处于极度的惊吓中。

2.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二日,玉溪市红塔区法轮大法修炼者朱凤兰,被红塔区国安大队恶警非法绑架到塔区看守所迫害后,现在被非法送至昆明大板桥劳教二年。

3.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红塔公安分局国保队的恶警为配合上面死保奥运的密令,绑架了法轮功修炼者荆云飞和其母亲,并抢走法轮功书籍和一些私人物品。

4. 此外,在张苏荣带领下的红塔公安分局国保队的恶警还混淆视听,非法抓捕其他宗教人士,并告诉民众是抓法轮功学员,以此来配合上面死保奥运的密令。

四。“六一零”恶人:李美兰,女,年近五十岁,任玉溪市红塔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六一零办公室”是流氓集团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邪恶组织,因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建立而命名。它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类似文革时期的“文革小组”)从二零零一年五月份至今,李美兰一直在此邪恶岗位上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七月,她一手策划了“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在洗脑班上反复播放骗局“天安门自焚”和诽谤法轮功的谣言。据悉,从二零零一至今,由李美兰策划和参与策划的洗脑班就有六次之多,被迫参加的法轮功学员都要被逼表态今后不炼,并要交出法轮功的所有书籍和炼功磁带。

此外,李美兰还积极的参与玉溪政法委和国保大队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并非法勒令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停发工资和福利待遇等。二零零八年三月中旬,以李美兰为首的玉溪610等不法人员从昆明大板桥劳教所把桂琼华带到红塔区,说是让她与丈夫团聚片刻,实则是精心安排的一场骗局,他们连哄带骗,要桂琼华和丈夫说出刘树华和邓智旭的下落。

在此正告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员:常言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一叶障目继续充当恶党的打手,不要在天灭中共的时刻成为恶党的殉葬品。自《九评共产党》问世以来,至2008年8月1日已超过4100多万中国民众在海外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其中包括中共党政军高层内的党员。恶党政权正在土崩瓦解。“善恶有报”是天理,赶紧悬崖勒马,停止罪恶行为,将功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