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修炼 大法时时展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日】九九年的春天,我舅妈过世,入殓时,半尺厚的棺材盖,从棺材上边砸下来(棺材下还支着板凳)正砸在我脚面上,这一下可把周围的人吓坏了,那么厚的棺材盖,又从那么高处(有一米多高)砸下来,别说是脚面,就是砸人身上也受不了啊,大家纷纷问我:“怎么样?”我当时只觉的整条左腿胀得难受,却一点没感觉出疼,我说:“没事,我一点也不疼。”人们都不相信,后来看真不象疼的样子,觉的不可思议。回来的当天晚上,我象往常一样,炼完了五套功法。第二天和没事一样,上午赶了半天集,回来做饭,什么事也没有。

下午有个同修来了,因为她姐夫刚死,怕她姐难过,想叫我一道去她姐家打会儿麻将,说是为了让她姐开开心。我心里觉的不对劲儿,但同修来找我,我也不好推辞,打了三圈后,我就感觉腿又胀起来,于是就不打了,回家一看,我的脚肿得象馒头一样,脚趾头显的短短的,我一下子悟到了:自己没有和同修在法上切磋,却碍于面子干了不好的事。我认识到如果不按师父要求的去做就会自作自受。

去年,我和同修去北京给亲友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回来亲友的孩子开车送我们到车站,上车时,同修先上去了,我的手还扶着车门,司机不知道,坐在驾驶座上就关车门,一下子把我的三个手指夹住,立刻流出了血,同修给了我手纸让我攥住,我可一点也不疼。我知道,是师尊慈悲为我承受了痛苦。

零八年八月,我牙疼的两顿没吃饭,喝点奶还不解饥,孩子们都劝我拔了这颗牙,我想,拔牙不得用麻药吗,我一个修炼人怎么能用常人的方法去拔牙呢?我说什么也不去,就躺在床上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一切邪恶都不能干扰我。”正念一出,真神!一点也不疼了,我高兴的走到客厅,对孩子们说:“你们看,我一点也不疼了,多神奇呀!”孩子们说:“好!你就炼吧!”

这些神奇事在我身上出了不少,十年来,修炼中无时不感受到师父的慈悲、精心的呵护。我万分感谢师父引导我稳步走过了这风风雨雨的这么多年,在巨关巨难中,我逐渐成熟,近七十岁的我,没有文化,也不会说什么,只是想救人。平时学法、发正念和同修一道散真相资料,贴标语,更值得我欣慰的是,我每次回老家都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把这当成我日常生活中的头等大事儿。

千言万语表不出我对师尊的感激之情,今后,我一定再接再厉,争取做得更好,救度更多的众生!

层次所限,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