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大法,没有过不去的魔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我是农村大法弟子,主要以种蔬菜为生,几乎一年四季农活不断,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法遭到了迫害、诽谤、诬陷,我的直系亲属(同修)先后不同程度遭到了非法关押、酷刑迫害,在邪党统治下,父亲被多次非法抄家,恐吓,高压下精神崩溃,失去了生命……这一切并没有动摇我对师父、对大法的诚信。三件事一直在做,但比精進的大法弟子相差甚远。在长达九年的风风雨雨中,所经历的大小魔难,都在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中闯过来了。有惊无险,深感师父时时刻刻在我身边慈悲的看护着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

零八年六月的一天上午,我骑着自行车正在给读高中的女儿送毯子,带着几份真相资料匆匆忙忙的出发了,由于那个阶段被常人的琐事牵了進去,学法、发正念不入心,象走过场一样,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还没发完真相,在下一个长陡坡的时候,车扎突然失灵,极快的车速使我摔倒了,一股惯力把我拖了很远……

就在车扎失灵的刹那间,我马上想“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摔倒后感觉一股力量使我立刻爬起。邪恶就是来取命的,当时头部、面部血肉模糊,多处出血。目睹的人都惊呆了,立即与急救中心联系车,一个过路的大姐把我的外衣脱下包住了出血的重的部位——头左上角,而我没被假相所动,一直心中想着师父,想着大法,告诉过路人:你们走吧,我没有事。那位大姐说别动,腿、胳膊、骨头不知道伤没伤,血流多了免得昏迷,我说肯定没事,这时急救车已到了,我的外甥碰巧路过,把我送到了医院(现在想起当时没有对过路人证实大法感到很内疚)。医生发现头角在上放有两处口子,一处的内部都拖烂了,只能用镊子摘掉碎肉再缝合。左眉骨已伤,鼻子下面、人中部位被抠了两处,三角肉几乎要掉,鼻子直流血,前门牙松动,舌头被牙齿咬的失去了知觉,上面的牙印清清楚楚,右手已有两处重伤:露出骨头,左腿、膝盖扭伤,轻伤无数。医生要求我住院做CT各项检查,我说没事,你给我缝上就行了。医生看我不住院不配合,就不耐烦的把我的伤简单处理,责令我去做CT检查。这时我丈夫也来了,他和亲属逼着我做CT检查,我说不用做,没事,回家。说实在的当时的假相我自己心里是最清楚的,没有十足的坚信师父,坚信法,是过不了这一关的 ,我不断的用大法来充实自己的正念。

回家后正是中午吃饭,丈夫把饭菜盛了一碗拌拌让我吃,那时我的面部已经肿的变形了,嘴肿的张不开,不听支配,我勉强用包扎的手送進口中一勺饭,顿时觉得口腔难受闷心,再也不想吃了,但马上认识到这不是我,是旧势力让我绝食,我不能上当,一定把这碗饭吃下去。吃到半碗的时候,又觉得难受,不想吃,我马上正念否定,直到吃完。从此后再吃东西就没有难受,闷心的感觉了,而且消化快、食欲很好,这是师父鼓励我,替我承受了。

慢慢的不自觉的在潜意识中有吃点营养食物、恢复身体的念头,邪恶的旧势力就让我拉肚子,吃了不吸收,我赶紧向内找,找到了欢喜心,又想到师父讲:“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难、有痛苦是在为人还业,从而有幸福的未来。那么修炼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炼。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越最后越精進》)我是神体,顺其自然,就吃家常便饭,不搞特殊,肚子马上就好了。

头部重伤,不能躺下,我也不躺,就加强学法,发正念,开始觉的脑袋混混的不入心,我就是学,左眼肿的看不见任何东西,我就用一只眼睛看,五套功法每天炼两遍,每天只休息3~4个小时,坐着也睡不安。我把这一切都视为假相,不承认它。

亲朋好友来看我,觉的不可思议,劝我赶紧打吊瓶、吃药,我说:我不用你们担心,你们的心意我领了,谁也不可能拿自己的生命当赌注、开玩笑,我修大法十年了,十年中没吃一粒药,我是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我诚信大法,我一定能好,一定比用药效果好。他们看我很坚定,也就不劝我了。

农村农活忙,稍不精進就被常人的琐事带進去,我村一同修是“七·二零”后走入大法修炼,半年前被病魔夺走了生命,给本地区证实法带来了许多负面影响。我的消息也成了新闻,在村内传开了,风言风语直往我耳朵灌……

我不为一切人心所动,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用大法来归正我的一言一行,学法、发正念。我想:我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了,不是承受迫害来了,无论我与旧势力有过什么约定,今天郑重声明全部作废,我的一切交给师父,交给大法,一切由师父说了算。即使我有漏,我也不承认迫害,我不求个人的安逸生活,不求减轻肉体的痛苦,不求人世间的得失,只为众生得救,选择美好的未来,求师父和所有的正神帮助我全面解体我自身空间场的一切阻碍世人得救了解真相,对正法起负面作用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彻底清除我肉体上的一切假相。让大法的威德与神奇从我身上再现。救度更多的有缘人。

三天后我的身体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我的反面新闻也不存在了,五天抽线(常人七天后才抽手术缝合线)。六天我就开始干活,洗衣服,半个月一切正常。

伟大的师父又一次为我化解了魔难,千言万语也诉不完师父慈悲苦度。我们只有精進实修,尽最大努力走正自己最后的路,让师父多一分欣慰,少一份操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