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大法 坚定实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一九九六年初,我借到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因为人家还着急要,看完就还回去了。可我看完后就放不下了,要买一本还没有,就又借回来把书抄了一遍。紧接着师父的《转法轮》这本著作问世,我就请了一本,当我看这本书时,发自内心的觉的这就是我要找的,找到大法是我来到人间的真正目地。有一天我正读在《转法轮》时,真切感到(另外空间)有人在往我的心口窝里塞东西,我悟到就象师父说的:“我给你下上一套完整的修炼系统”(《转法轮》)。

刚开始我是在家里炼功,后来我要早晨去公园炼功,丈夫不让,说:你要去,回来我就揍你。我思想斗争了几天还是去了炼功点,回来的路上我还想丈夫无论说什么,我都忍着,没想到一开门,丈夫乐呵呵的说:你回来啦?此后我天天去炼功点,风雨无阻。

后来又去参加小组学法,那真是一块净土,同修之间彼此信任、真诚、热情,学完法切磋,说话都在法上,有不足就指出来,一片祥和、乐溶溶的景象。那段时间我有空就看大法书,看书对于我来说是一种享受、一种心灵的净化,我感觉每个星期就能在修炼的路上前進一大步。随后我就开始洪扬法,看见谁没唠到三句话就提到法轮功是多么好的功法,怎样祛病健身、怎样做一个好人,谈自己的亲身感受。我也积极的为炼功点做一些事情,为大法做事觉的特别神圣。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以后,形势就开始越来越紧,当时我也扪心自问:大法好不好?回答是:好!自己能不能放弃修炼?回答是:不能!我要在修炼的路上继续走下去。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之前,我在单位里干好自己的工作后就能看大法书。四二五以后,上班不能看了,我下班回家后抓紧分分秒秒学法,有时边做饭边听师父讲法,句句都灌入脑中、沁入心田;干完家务,我捧起宝书非常投入的看,看的时候觉的另外空间层层的我也在看,那时,我每天至少学习五个小时的法,早晨坚持起来炼功。

单位让交大法书时,我一本没交,心想那是比我生命都重要的宝贝,怎能让你们糟蹋。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踏上進京证实法之路,去时火车上人山人海,途中我要去厕所,可人多的根本就过不去,憋着憋着就突然感觉不必去厕所了,下了火车跟同修一说,同修也有同样体会,我们悟到是师父在另外空间帮我们化解了。在天安门广场有的同修被抓、有的同修决定去外地亲戚家避一避,最后就剩我们四个同修,在退票处,我一问刚好有四张当日的卧铺票,这真是一个奇迹,我们一路平安的返回来。

几次,我知道有同修要遭到迫害,我立刻去通知他们,那时不知道正法口诀,我去之前就发一念:路上认识我的人看不见我,我是神。心特别宁静,也真的感觉有神在助我,每次都安全返回。

有段时间我只能从同修那得到一份经文,可我需要几十份,想想我得不到经文时那种急切的心情,我就决定亲自打印出来送出去。有一次我正打一篇幅很长的经文时,我突然看到满屋都是金光,我意识到师父在鼓励我呢。这样我一直坚持到各资料点恢复。

我本跟同事共用一个办公室。我想要是自己一屋该多好,那样可以增加多少学法、发正念时间呀。没想到几天后,领导就分配给我一个单独房间办公了。我这个高兴,悟到是因为我有了要多学法的强烈愿望,师父就给我安排了这样的条件。

在修炼中,我学会了向内找,无论与常人还是修炼人之间发生矛盾,我都深挖自己的执著心。我发现,当向内找到自己的执著时,那个难瞬间就化解了,什么也不是了;反则,难会越来越大,矛盾越来越突出。

在修炼的路上,给我的感觉就象放电影,一切都安排好的,你就是时时面临着选择,法学的好、路走的正,你就会在修炼路上前進的快,跟上正法進程。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