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和大法 正念助丈夫闯关

得法半年的新学员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我是一名刚刚得法半年的大法新学员。最近发生的一件事让我深有感触,写出来和同修共勉,希望能增加同修的信心。特别是新弟子,不要觉得自己得法时间短,就怀疑自己的能力,对自己信心不足。师父一直在我们身边,新学员的正念也是有威力的。

因为孩子放假,我也在家休假陪孩子。七月末的一天,吃完午饭,我上网给刚刚买菜时碰见的同事退了团,又看了看近期同修的修炼心得和体会,却突然感到头昏,从厕所出来赶紧躺在床上,感觉自己象巨大的罗盘在迅速旋转着。因为我一直没说话,丈夫(老弟子)不知道我的情况就上班去了。

孩子走过来说:“妈起来,咱们输液去吧!”孩子这两天咳嗽,在诊所输液。我挣扎着起来,坐在沙发上,但头还是晕得厉害,就又躺下了,告诉孩子我不舒服,过一会再去。这时感觉胃里翻腾起来,恶心要吐,赶紧跑到厕所,“哇哇”的狂吐了一阵。孩子吓坏了,马上给他爸爸打电话,让他回来。我吐完后又躺到床上,感觉浑身虚弱,但心里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丈夫回来了,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你带孩子去输液吧。

爷俩走后,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突然手机响起来,丈夫问:“有人去咱家吗?”“没有啊!”我心里一惊,因为最近这里发生了好几起大法弟子被绑架的事。我赶紧起来,把大法书和光盘收拾好藏在了床下,心里开始发正念,不让邪恶来找我丈夫,彻底清除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很快收到女儿的短信:警察来找爸爸了。我想邪恶还是来了,又发正念不让邪恶把丈夫带走。

一会,听楼下吵吵闹闹的,好象有丈夫的声音。我从阳台一望,见大约十几个人正围着丈夫,旁边有两辆警车,还有人在拉扯丈夫要他上车。我的心怦怦的跳起来,但并不害怕,回到屋里继续发正念。过了一会外面没有声音了,我又去阳台望,看见丈夫已经被关在了车里,还有七、八个人站在那里,其中有一个人手里还提着一个类似于大工具箱似的箱子(后来知道是定位丈夫手机用的),我想他们一会可能会来我家里,那个箱子是不是高科技的搜查工具?所以又赶紧把藏在床下的书和光盘找出来,用报纸包好,放在塑料袋里,放到了别处。回来再看,拉丈夫的那辆车已经开走了,还有五、六个人和一辆车在那里。

我回屋发正念:清除操控警察的邪恶因素,不让邪恶得逞,丈夫一定没事。我不断的发正念。就这样过了好一会,也没人来家里,看看楼下还是老样子,我悟到:是不是他们在等我讲真相呢?尽管身体虚弱,我还是换了衣服跌跌撞撞下了楼。我问他们:“你们是不是刚才抓走了某某某?”他们问我是谁,我告诉他们我是他妻子,我问他们为什么抓我丈夫,我说,“他是一个好人,为什么没理由的抓好人?”其中一个人说:“我们知道你病着呢(原来他们从丈夫单位来的,很了解情况),咱们楼下说不方便,我们也正想去家里呢,上家说去。”我想我也不怕你来家里,走就走。他们一進门就说我家挺寒酸的,我说就因为我们一直都在做好人,不争名不夺利,不贪不占的,却受到迫害,不给我们公正的待遇,丈夫本来在单位很早就是领导干部了,很有才华,就因为不放弃信仰给免了。他们都坐下后,我又说:“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抓她。他在单位任劳任怨,对他待遇不公,他还是兢兢业业,无论对家里人还是对左邻右舍,也都非常好,一直坚信‘真、善、忍’,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你们看现在社会道德败坏到什么程度了,吸毒、抢劫、贪污、行贿受贿、同性恋、婚外情等等,等等,如果社会照这样发展下去,人类不危险吗?法轮功让人们做好人,提升社会道德,有什么不对?为什么非要抓一个好人呢?”我讲了好多,其中一个人说:“我们也是例行公事,你就别说了,这是搜查令,你看看,我们意思意思,好歹看看,一会孩子该回来了,别影响孩子。”我说你们看吧,我家里没有书,早在前几年你们抓我丈夫时,我公公生气就把书都毁了。

过后我悟到这是自己做的很不好的地方,师父的书比我们的生命还珍贵,家里有书怕什么?有让人做好人的书犯法吗?希望同修以我为前车之鉴,不要像我这样。而且由于当年我还没有進入大法修炼,当时由于丈夫网上讲真相被抓,我非常不理解,于是我把书交给了公公,本意是想让公公把书收起来不让丈夫再看,觉得放在公公那里也安全。可是公公把书毁了。我今天写出来向师父表达我的忏悔之意。

他们象征性的看了看,又问电脑里有没有大法资料,要拿回去检查,我让他们就在家里检查,可他们坚持要拿回去用工具查,我并不知道丈夫的电脑里是否有大法资料,怕对他不利,又起了人心。其实电脑是我们救度众生的工具,如果正念强,即使里面有大法资料也不应该被邪恶当作迫害的证据。而我当时没有悟到,一再说电脑是孩子学英语用的,不让他们搬走,而他们非要搬走时,又由于人心怕对丈夫不利,对两个查电脑的小伙子发正念的同时,心里希望他们手下留情,查出来不要说,不要对大法犯罪,给自己留下美好的未来。

他们走后,就接到同事电话让我下楼取东西,我一想由于一直没机会还没给他讲“三退”呢,就让他上来,心平气和的给他讲了“三退”,他听后痛快的退了,并说家人只有儿子是团员。“三退”是很严肃的事,我一定要让他本人同意。让他回家对儿子讲明“三退”的重要,他同意后我随时可以给他上网退。我们又聊了一会,他问你丈夫咋还不回来,我说被恶警带走了,他一听脸色都变了,问什么时候,我说就是刚才,他呐呐的不知说什么好,正赶上有人敲门,他赶紧走了。

来的是邻居嫂子,是来安慰我的。我们聊了一会,她说你真变了,和原来不一样了,我还想劝你呢,看来不用了。我说是因为我明白了道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点事不会让我怕的,坏人总会有报应,做一个好人心里坦然,什么都不用怕。其实还有更高的理呢。但她是常人,我只能说这么多。

女儿问我:“妈妈,电脑都没了,你咋帮人退团呢?”我说:“你看着,明天他们就会给咱们送回来。电脑还要帮咱们救人呢。”女儿又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说很快,因为爸爸是好人,一定不会有事的,很快就会回来的。当时真的是这么想的,一点都不怀疑。而且不断的发正念:清除迫害丈夫的邪恶,他一定会回来,还有好多大法弟子要做的事等着他去做呢,怎么能被邪恶带走,师父不会让弟子去看守所里证实法的。连女儿都学着我单手立掌,说:“妈妈,我和你一起把坏人打跑,让爸爸回来。”

吃晚饭时接到丈夫发来的短信,让我别怕,我告诉他:你不会有事的,对我们娘俩放心。草草吃完晚饭,我开始学《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的信念更加坚定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建立自己的威德,或许自己修炼中有漏,但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只要正念足,师父会帮助我们走过来的。并且在心里大声的背《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希望丈夫能感应到,在艰苦的环境下正念足,走出来。

到了每天的炼功时间,由于身体虚弱,晚饭吃得很少,就没有炼功,和孩子一起躺下了,想到可能别的同修不知道丈夫情况,往丈夫手机上打电话怎么办,刚好前两天和丈夫要了一位同修的号码,赶紧巧妙的发短信告诉她不要再给丈夫打电话了。然后不停的发正念清理企图迫害丈夫的邪恶因素,而且仔细检查自己这几天的思想、言行,希望能找到自己的执着。因为前几天已经有好几位同修被绑架了,有一位年轻女弟子也是刚得法一年,在营救同修时丈夫一直夸她做得好。我曾经想过,如果是我,我也会做得很好,虽然自己意识到有承认邪恶迫害的因素在里边,也一直在否定自己的念头,想到是不是由于这一念导致的这次迫害呢?我赶紧清理自己不正确的思想和观念,就这样我一夜未睡。

早上六点多,丈夫来短信,让我别担心。我继续发正念,不让他们从电脑里查到什么。然后又学了师父《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当读到:“刚才我讲了,它们能达到这样考验学员的目地,因为学员自身需要提高和消去最后的业力。生命在越来越向表面发展逐渐的变成一个神的过程当中,你没有自己的付出;继续提高,没有自己的威德的建立,那怎么能行?这一切我也都是反过来利用那些生命表现它们心性的同时给学员们建立威德。”我突然明白了,这次魔难不正是师父利用邪恶的表现让丈夫在反迫害中提高的吗?如果信师信法,正念正行走过来就是在建立自己的威德啊。我马上想告诉丈夫自己悟到的,又怕不安全,就想了一个巧妙的方法告诉他,他会明白的:“需要上一个台阶是不是要克服重力呀?”丈夫回道:“是啊!”我想丈夫一定懂了,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中,提高心性,克服阻力,这就是过关啊,走过来了不就是提高吗?我立刻感觉轻松多了,也更有信心他会平安回来的。

第二天上午,我继续看书学法、发正念,下午三点多的时候,丈夫打来电话:“我回来了,一会就到家。”我高兴极了,经历了大约二十四个小时,我和丈夫形成整体,彻底破除了邪恶的迫害,使我这个新弟子更加坚定了修炼的信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