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谁也动不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六十岁不到,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我是开着天目修的。师父洪传大法十几年了,邪恶的迫害已经延续了九年,大法弟子风风雨雨经历了那么多,真该神起来了,不管大事小事都应该用神念去对待,结果肯定不一样。同修最近对“人神一念”谈的很多,我在这方面也深有体会。

二零零六年七月中旬,我带着三万六千多元钱回家,在途中遇到了两个二十多岁的男青年,当时我开着摩托车,这两个青年也开着摩托车向前走,突然这两个人用摩托车碰了我一下,然后用剪刀把我背在胸前的挂包剪开抢走了,还把我的摩托车撞倒在地,我当时马上意识到他们在抢我的东西,就说了一声“法轮大法好”,发出一念:你拿不走我的东西,让钱包在二十米处掉落在地。果然,我看到自己的包掉在了地上。我想跑过去捡回来,但被摩托车压着腿,这时我想:我一定要拿回我的东西。然后用手轻轻一推脚就出来了。那时摩托车还在漏油,后视镜也松脱了,我正念一出,心想:这什么也不是,漏油的车不是我的。就这样,我捡回来我的包,继续开着摩托车,而且油也不漏了。再一次显现了正念的威力。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七日中午发完正念,大约隔了三十多分钟,我突然感到心跳、头痛、发烧至四十多度。第二天我就全身都动不了了,一动就痛,大脑两侧胀痛很难受,感觉很憋气,好象血管都卡住了,那个滋味很难受,心跳又加速,甚至有停止跳动的感觉,呼吸困难。

当时我就只有一念,不断的告诫自己:“旧势力不配迫害我。”后来我听到有其它生命对我说:“你的天目有三十八次让你看你不看,现在还有十八次让你看。”现在想来都是因为自己人心出来,炼完功想睡觉,打坐时就没有太入静看的结果。

九月十七日至十九日下午,我都处在高烧昏迷中,但我的主意识很清楚,这几天我去了另外空间,到了很多地方,那些景象真是妙不可言,花草树木都是金的,第一次就来了一只宇宙飞船,飞行的很快,能入水,能下地。它带我飞上天,我去了很多地方,那里每一个王都有自己的一个世界,我看到这个空间很美妙、很祥和,当时的我如果主意识不清醒,一动念可能就留在那里回不来了,肉身就会死亡。我问我的众生在哪里?一会儿他们就出来了,我一看,那个空间很冷,全部都是穿着棉衣的。我说:“我一定要回去,我还有很多很多众生在等着我救度呢,我一定要回去救他们,旧势力想钻我的空子,我绝不让他们得逞。”

不一会又开来一辆车,我静静的看着这辆车,心想:它要带我去哪呢?车开的越来越快,我念师父在《洪吟二》〈除恶〉中写的:“车行十万里 挥剑消恶急 天倾立掌擎 法正去阴罹”。连续念了五、六次,车立即停下来了。我当时意识很清楚,心想:一切由师父做主,由大法做主,绝不允许旧势力胡来,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就这样我回来了,这边的身体听到了电话铃声醒了,我起来接电话,一看:已经过去三天了。醒来后全身很臭,我把全身洗干净,这时同时来了四位同修,他们给我发正念,当时的我身体还是很虚弱,全身痛、心跳还很厉害,很难受,同修们发完正念后,我的神志清醒了许多。

回想自己这件事情,找自己有漏的地方,就是由于自己平时有一个念头“怕”,怕看另外空间的东西,怕因此而被干扰,所以一直不敢看,还有求安逸之心,因此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要我按照它们的安排走,在我高烧昏迷期间让我進入另外空间,看那些美妙的景象,不想让我回来,迫害走我常人的身体,从而动摇大法弟子的修炼意志、破坏大法。但只要我们正念足,信师信法,旧势力就动不了我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