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商场售票的几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我地区神韵演出即将开始,在大型商场售票正式结束,在本地同修的努力下,超过百分之九十六的票已经售出,回想近一个月来在商场售票的经历,愿与海外同修分享售票的点滴体会。

众生等着来交钱取票

本地售票工作开始较早,有计划的发放传单、张贴海报,加上报纸、电视广告的宣传,取得了一定效果,后来又陆续在一些商场设立了周末售票点,售票工作持续進展,但始终没有达到理想状态。

第一次去商场售票,有点顾虑,毕竟语言能力有限,也从来没有过销售的经验,但很快放下人心,第一天就卖票了,感到并不是想象那样难,想买票的人会自己来。第二次到另一个商场,一位女士只听我说了两句,就问价钱,我马上给她看座位图,她立刻就买票了。

临近演出前一个半月,售票还未过半,大家决定在商场整个星期连续售票。当时我正赶上期末考试阶段,没法参加售票,很着急。一天晚上做梦,梦见演出即将开始,同修各自分工,我在分工表上找到自己的名字,发现后面只写了“收钱”两个字,当时很奇怪,收什么钱呢?醒来后悟到是师父点化。

我们表面是在售票,其实众生等着来交钱取票,我们只不过是在收钱,把他们的票交给他们,师父早已安排好了一切。如果我们心里想的是如何去吸引常人,单纯靠技巧来说服他们来买票,就陷入了人中的法,自然没有超常的效果。

吃苦当成乐

考试结束后,我马上参加商场售票,一个月下来,除圣诞节和新年外,几乎天天在商场里,因为怕错过有缘人,尽量减少休息的时间和次数,吃饭越简单越快越好。有时感到腿疼脚疼了,但想到师父就在身边,又觉得能坚持了。

我几乎每天在商场里,其他同修不断轮换,我渐渐主动承担了负责人的角色,尽量考虑好每个细节,物品交接、同修的站位和互补、展位的整洁、售票流程的改進等等。每天我都尽量安排其他同修先轮换休息吃饭,自己总是最后一个休息。

想起师父《洪吟》中的第一首诗〈苦其心志〉,真是“吃苦当成乐”。又想想大陆同修在迫害中讲真相吃的那些苦,这点苦真的算不了什么。

排除邪恶干扰

刚刚开始在商场售票,本地就来了入冬最大的雪暴,交通严重受阻,很少人去商场。大家知道是干扰,齐发正念,售票数量很快连破纪录。

圣诞一过,常人购物热情锐减,离百分之百售票还有距离,连续的商场售票,不少人都接近疲劳极限,一些同修出现了严重的病状。但大家仍然坚持正念,最多一天同时在10个商场同时售票,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原来认为卖不动票的地方也卖票了,剧场票房的售票数也跟着大法弟子的心走。

连续去商场售票,家人有些不理解,我就和她们讲了神韵晚会救人的目地。原来担心讲高了,但在师父加持下,家人明白了,干扰很快排除了。其间邪恶虽然数次干扰,家人也有反复,但我去商场的心不可阻挠,每次都正念化解。

众生在等待

在售票过程中,深刻体会到有缘人的等待。我的英语不好,可是从我手里买票的人都没等我讲几句,就表示要买票,这时我往往速战速决,很快的帮他们找好票,收钱送走,再找别的有缘人。我的经验是,当顾客要买票时,要立即進入售票流程,也不要花很多时间选票,有票就是福份了,尽快向他出示选好的票,马上收钱或卡,更多的话可留在后面讲。

有缘的人经过时,往往会对我们保持注目,尽量上前搭话留住他们,要买票的人往往会停下来看或听。不要以貌取人,穿着一般的人可能肯出钱买好票,衣着华贵者可能只是擦肩而过。一次,碰到一对老夫妇,衣服老旧,看似贫困,却要买最高价票,很着急的买走了最后两张高价票。

有的人当时没有买,但听了介绍,与家人商量后,回来直接来买票。我还碰到这样的人,听完介绍,没出商场就打电话去剧场订票,多付了服务费,座位还没有我们手里的好。

有的人虽然当时不买,但愿意听介绍,可根据条件介绍大法,会遇到很有缘的人。更容易的是揭露邪党破坏传统文化,因为很多人会问演出是否来自中国大陆,基本个个明白,即使不看演出,也是表态了。

总体感觉,众生确实在等着神韵,因为是师父亲自在做,他们也不是一般的常人了,缘份大,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他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