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妪赛神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七日】我妈今年八十三岁,从我记事起,就没见过她挺直腰板走路,没听过她大声说过话,连我们也不能大声说话,她有严重的心脏病、甲亢——弄个小煤球的动静就可能使她犯病。记得十二岁那年,我和爸爸用手推车把妈妈送到医院,经过检查,大夫说:你妈的各个零件都坏了,没办法了;还有的说,把妈妈耳朵边的神经拉断,听不到声音就不犯病了。我一听就急了,怎么能说这种混帐话,那看见什么心烦还得把眼睛弄瞎了?你们是治病的还是给添病的?一气之下,我和爸爸把妈妈推回家,在家吃药养着,一天不如一天的煎熬着。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弟弟弟媳经朋友介绍喜得大法,就给老妈买了电视,放师父的讲法录像。老人一看眼睛就亮了:这不是日思夜想的师父吗?怎么这么年轻啊!我一定听师父的话,跟师父走(当时还不知道是往哪走)。第一次去炼功点炼功,刚一抱轮,就听“轰”的一声炸雷似的动静,往上一看,另外空间的一个大门开了,然后老人被罩起来了。冬天多冷她也不觉得冷,从来不戴手套,夏天多热她也不觉得热。一天起早去炼功点,一下子从三楼摔到一楼,把鞋摔掉了,她想穿鞋时,一看脚转了个一百八十度朝向了后边,她一咬牙把脚硬搬过来了,穿上鞋又去了炼功点。功友们问她疼不疼,她说为了消业,什么也不怕。不管刮风下雨,酷热严寒,老太太都坚持去炼功点,从来没落过一天。很快师父就给她净化了身体,她不断的拉血,拉的那个臭,真是恶臭恶臭的。老人一点也不动心,守住心性,知道是师父给自己净化身体。也有守不住心性的时候,老人抽了一辈子烟,不管谁劝她把烟戒掉,她总是说:我抽了一辈子了,这个事谁也管不了。一天,家里没人,烟盒里还有几根好烟。老人想:家里没人,我把它抽了吧,别浪费了。她刚抽了一口,“哇”的一声吐出来了,好难闻好难闻的味呀!从此,老妈戒掉了抽了一辈子的烟。原本闹的不可开交的婆媳关系,现在和和气气,热热乎乎。老人早起发资料,回来把早餐给孩子们带回来,一点也不误事。从精神、从身体老人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看到老人的变化,她的三个女儿、女婿,两个儿子、儿媳还有外甥女、女婿,先后十二、三个人得法,沐浴在大法中修炼

就是这么好的一个大家庭,九九年七二零,却遭到邪党的迫害。儿子儿媳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女儿有的被劳教;有的被关进看守所。大女儿被这一切吓坏了,违心的说不炼了。最不可容忍的是六一零这些混蛋,把八十多岁的老人连哄带骗绑架到洗脑班,在那个邪恶的地方,老人的肉身一直在睡觉,可元神很清楚。那些恶人叫不醒她,她打着呼噜的睡觉。一有人给她讲转化的什么话题,老人只看到小狗在“汪汪汪”的叫,听到的也是小狗的叫声。除了这个她什么也听不到 ,也不配合,恶人们没办法,只好把老人送回家。老人回到家躺在床上,看到墙上一排的佛道神冲她笑。老人说:我这么多孩子受邪党迫害,连我也刚从恶人那里回来,你们怎么还笑呢?后来她明白了,是笑她过了心性关、亲情关。她没有放不下孩子们,她认为儿女们做的对,做的好,不配合邪恶。她自己也没向邪恶妥协,没有了怕。

这回什么难事也挡不住老太太了,不管白天黑夜,揣上真相资料自己去发,救度众生。每次都有法轮在老太太的身前身后的转,只要是师父让做的她不折不扣的都去做。 有的同修被迫害了,老人积极配合发正念。发正念时,她发现另外空间的黑东西咕噜咕噜的被打下去了,直到看见另外空间亮了,她才停止。她说行了,同修要回来了。

外甥女要结婚了,姑娘们帮着来做被子,可谁也认不上针,老人拿过来就穿上,她说:这针门就象大门过道一样,怎么认不上呢?老人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只要一打开,老人就看到层层叠叠的佛道神都来听,只要是书中师父讲到的一些现象,她都能看到。比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这张桌子也在蠕动着”。老人就看到桌子那一个球一个球的动呢,这一个球一个球的不是细胞吗?她能看到,她更坚信师父讲的句句是真理。

修炼十多年,老人不知过了多少心性关、病业关,但她牢记师父的法,都能把握的很好。现在,老人身体很棒,腰杆挺直,两眼炯炯有神,走路生风,象有人推着一样。这真是修炼大法得福报,八旬老人赛神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