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开创家庭修炼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八日】我想把自己在修炼的道路上,因为向内找而改变了家庭环境的体会,和大家交流。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个人修炼时期,丈夫还算支持;迫害开始后,我去北京证实法;回家后,由于邪党媒体的谎言宣传和邪党人员的不断上门骚扰,我的家庭修炼环境恶化了。

丈夫不准我在家学法炼功,一经发现就拳打脚踢,并抢走我的书,我只好在他不在家时偷着学法炼功。就这样,我不知挨过多少次打,几本《转法轮》也相继让他抢走。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有了揭露邪恶迫害的真相资料,我看完就藏在自己认为很安全的地方,但无论我藏到哪里他都能找到,并强行拿走或撕毁。

我下岗多年,丈夫一直对我不错,但那些时日,他整天没有好气,不跟我说话,连生活费也不给我,我只好向别人借钱做小买卖挣钱。丈夫家务活更是一点不干,我买回米面他眼瞅着也不帮我往楼上搬,我只好请邻居帮忙。那时,每每遇到同修,我总是要诉说自己的“苦衷” 和“委屈”。

一次,他又把我的大法书和光盘收走,我就上单位和他要,想他或许会顾及面子给我,也能顺便跟他同事讲讲真相。没想到他不但不给我,还给“一一零”打电话带走我。之后,他说已向法院起诉要与我离婚,让我来选择要么离婚,要么放弃修炼。我坚决的回答:“我既不离婚,也不放弃大法。师父教导我不论在家庭中还是在社会上都要做一个好人,离婚不是件好事,如果你不愿意要我,我也没有办法,但这是你一人所为,你不能对外界说我因为修炼法轮功要与你离婚,不能给大法抹黑!”

晚上,他把我的家人和他的家人都找来一起威逼我放弃修炼。我给他们讲我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和大法在海外的洪传情况,他们没有反应。母亲哭着乞求我不能离婚,父亲当场要与我断绝父女关系。他的家人说我要大法不要家,说我修大法他们脸上无光。在我无助的时候,眼前金光飞舞,上下翻飞,我知道这是师父看到我坚修大法的心在鼓励我。最终,他们一个个气冲冲的夺门而走。

在家庭和社会这样的环境中,我度日如年,我反思自己:这么神圣的大法为什么让我修成了这样子?!我该怎样去证实大法的美好,去向世人讲清真相?

记得师父说过,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于是,我向同修求助。同修有的帮我发正念,有的帮我从法理上悟,有的给我找“七·二零”后师父的讲法,有的给我提供学法环境,有的给我丈夫写劝善信……就这样,我的正念不断增强,从师父的讲法中悟到了自己的许多不足:

1、法理不明,把另外空间的邪恶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

2、没有真正向内去修,去挖掘出自己的执著:自我满足心、欢喜心(认识我的人都夸我是贤妻良母)、怨恨心;

3、不太重视发正念,师尊早已把法宝和所有的神通赐给我们,我却受常人的观念阻碍没有真正运用神通;

4、没有真正悟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巨大使命,慈悲心不够,讲真相没有用心。

当我找到这些执著和不足后,我的丈夫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不再提离婚的事,并发誓再也不毁我的大法书和真相资料,让我在家好好学法炼功,也让他受益。

现在他对我特别好,每天乐呵呵的,一下班就抢着干家务活,还常常夸我饭菜做得香,人长的漂亮(谈恋爱时也没有这样夸过我),懂的事多,遇事有头脑。

丈夫手关节和肩膀常痛,多次吃药、贴膏药也不管用,我悟到是他曾毁过大法书和真相资料所致,是师父慈悲点悟他。我向他说明了道理,让他声明为自己曾经受邪党谎言宣传毒害所干错事诚心悔过,一定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他写了声明后,身上疼痛的部位果然不疼了!大法的神奇使丈夫相信了法轮功。他已用真名退了团;每当有人提到我炼法轮功时,丈夫脸上总是洋溢着自豪的微笑。

家庭修炼环境的变化使我悟到:向内找,是法宝。大法无所不能,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无所不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