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对病业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日】说来惭愧,我是修炼了十年的老弟子了,可是病业关却一直没有过好。我从小身体就比较弱,夏天多玩一会凉水都会感冒。上初中时,我得了常人中的不治之症,这对于我和家人来说都如晴天霹雳。我休学一年,父母带我四处求医,可得到的都是失望,就在全家陷入极度痛苦的时候,我们喜得大法,从此我开始了修炼。

从法中我知道了这是在还业,是我以前欠的业债而造成的。修炼以后,师父开始给我净化身体,而我面对身体出现的其它病业都能坦然处之,唯独在常人时得的那个不治之症却一直没有完全放下它,时间长了,脑子里就有了固守的念头,觉的过一段时间要是没事,心里就有点“毛”了,平时小犯就算了,大犯的时候就会晕倒,所以我总是在计算时日。上学的时候在学校晕了两次,同学们把我送進医院,医生检查不出来啥。对我这个修炼人来说,这不是真正的病,当然检查不出啥。医生就认为是贫血造成的,可我还不悟,并且更是算着日子过了。

刚工作的第一年时,我就又一次在办公室里晕倒了,同事把我送回了家,当我醒来后心里虽然没啥,对同事的议论也没往心上放,可根子里那顽固的思想还是没有因此而祛除。虽然知道这是旧势力的迫害,在正念足的时候对自己说生死都不怕还怕这吗,可心里还是没有真正放下。前几天又开始算计日子了,觉的又过了一年了,会不会又犯呀?结果天天想着它,给自己“造成了负担,你心里想它,是不是执著心?那么这种执著心怎么去?这不是人为的增了一难?产生的这执著心不得再多吃苦才能去的吗?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本来就难,还人为的增加这难,怎么过呢?你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难、麻烦。”(《转法轮》)结果这几天就真的不舒服了,这个“麻烦”就来了。这不是正是我自己求来的吗?算计着日子过给自己造成了负担,时间长了形成了观念,给自己“增了一难”。“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

确实是我自己那颗执著的心没有去掉才让旧势力钻了空子,而我没有真正的放下它,没有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才会让师父看到邪恶迫害我时而“无能为力”。我知道以前对这个问题的回避和放不下,其实就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们修炼的人是没有病的,师父早就给我们拿掉了,7.20之前是消业,7.20之后那就是自己有漏让邪恶钻空子而迫害了,而我迟迟没有去掉的执著,也会让邪恶迫害我的同时给大法抹黑。想到这里,我真是无颜面对师父呀!所以今天我写出了我一直回避的话题,虽然刚开始写的时候心里还想要是被同修看出来是我的文章知道了这事怎么办?可我立即否定了它,既然我决心写出来就是要曝光它,解体它,消除它,还怕什么同修看到呢,我不能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了,十年的执著必须要祛除了。

当我心里下定决心彻彻底底的放下的时候,我身体上的一切不正确状态都消失了,忽然有了一种无比轻松的感觉。“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要在法中归正,我要成为一个真正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我要用我最美好的一面来证实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