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大法 放下执著

一个商人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今年三十六岁,一九九六年六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我是一个个体户,我在某市商城搞服装批发兼零售,我们兄妹几个人采用家庭股份制经营。下面从我在学大法之前是怎样经商的谈起。

到商城地下搞批发以后,我发现地下卖货设“托”挺好,据讲地下用托繁荣经济,在地下上托的人,每天早晨有一火车,有本市的、有外地的,人们把上托挣钱已经当成了一种职业,地下好多家卖货时用托,货卖的快,挣钱多,比如说正常每天能批发一百件,设托就可以多卖几十件,甚至几百件,每天可以多挣几百元钱,甚至几千元钱。我很快发现了这个门道儿,这样我专门训练了四五个托,反应都挺快。经过我的训练,他们手把都挺硬,商场的人也说,我训练的是“精兵强将”。这样我每天给托开出的工资就是一~二百元,每当有顾客上货时,叫四、五个托轮番上,采用“车轱辘战”,没有几个能漏网的。我家的货每天都在抢,其实这是我造成的一种气氛。有一位外地上货的大姐说,上一次我在你家一次上了三十多件大外套,回去后没卖几件。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管那个事,货卖出去,钱挣到手,就和我没有关系了,现得利。同样的货,我家要比别人家的货卖的快,价格要高,我得把托的钱算進去,这叫羊毛出在羊身上。不能亏了自己。我经常对邻居柜台的人说,我是知识型、智慧型的,我比你们更适应这个社会,这个环境,我告诉他们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大伙也都夸我有脑子,不愧是个大学生。如果有人跟我的口(和我卖一样的货),我就和他们斗智,我就用托,采用最低的价格,让他们亏本,在商品经济激烈的竞争中,我真的采用了不择手段的竞争方式。回想起来,用老百姓的话讲,真有点损,用大法的话讲就是造业。

批发市场客流量大,人也复杂,设托卖货,人一多起来抢货的时候,肯定会挡邻居的柜台,他们一撵,我就骂他们,跟他们干仗,完全不考虑别人,只管自己。其实,那些人也不白给,谁也不是省油的灯,所以搞的关系非常紧张,真是人人为近敌,那个时候我的衡量标准是谁影响我挣钱谁就是坏人,我把目标定在一百万,而我自认为是生活中的强者,是全家人的支柱,是孝敬父母的好孩子,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是有头脑的创造性人才。我不知道我的思想是在商品经济大潮中滑下来的,别说按照宇宙真、善、忍的标准了,就是按照人的道德标准我都不够。

过去凡是来换货的,不是让他们加钱,就是给他们次货,要不就不给换;对于那些退货的,好惹的,一律不退,还得骂上几句,对于那些惹不起的退货人,也得刁难一下,反正没有太顺利的。这就是我的做人哲学。

“混世难悟之人,为钱而生,为势而毙,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苦苦相斗,造业一生”(《悟》),师父这话是对我最好的写照。

那个时候经商,如果有一天货卖的不好,就闹心,想方设法弄点货,再加上点歪门邪道总得把钱挣到手,真有点挖空心思挣钱。这钱确实没少挣,一年十万二十万是不成问题的,由于种种原因吧,或家人有病,或有灾,或出现其他麻烦事,这钱多多的来、多多的去,来去匆忙,我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其实,今天学了法,回过头去看才明白都是业力造成的。这业可以转化成病或灾。

那个时候,我的大脑高度紧张,每天看着每一个猎物――“上货的人”,还得看着托,看不好,他们也混水摸鱼偷货、套钱。全家人也因为钱财勾心斗角,谁出力多,谁花的多,争吵、打仗,简直没好人了。我也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我心里想,上哪能买到一本修心的书呢?(这可能就是师父所说的佛性出来了吧)我太累了,我的心累啊!

其实,我也曾经探讨过人生的真谛,总想对人生的贤愚贵贱问个究竟,我经常把一些富有哲理性的话从报刊上,书刊上剪下,保存起来,作为我人生的指南和心灵的慰藉,我也曾经写下了几百万字的日记,那里面写下了我的生活,我的失意,我的苦恼,我的爱和恨,以至我的追求。

一九九六年六月份,我有幸得到了法轮佛法,我的人生观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我把全部的托都撤掉了,当时我顶着全家人的压力,正当经商,走正道,就是明明白白挣不到那么多钱了。家里人说,设托有什么不好,引导消费是做好事。告诉家人这是做坏事他们不信,他们认为挣钱是好事。我顶着全家人的压力,磨难也接踵而来。八十多元钱上的男式羊毛衫最后四十元钱卖出去,紧接着又上了一千多件女士大外套,开始销量挺好,中途出现质量降低问题,好多回头客都不拿货了,一千多件衣服卖了几个月。如果以前一千多件衣服算不了什么,弄几个托用不了几天都能卖出去。可是我不能那样做了,因为我是一个修炼的人了。紧接着又上了几百件弹力衫,最后也没有挣到钱赔钱卖出去了。四户人家每月正常开支加费用就是七~八千元,加上上货的差旅费,再加上爸爸有病住院,哥哥有病住院,母亲有病住院至去世又花掉几万元,几个月下来只出不進,赔進去近十万元钱。全家人心动摇,各自都在盘算着自己的出路,我的心也在激烈的斗争着。怎么办呢?照这样赔下去,不就完了吗?这时在我家上过托的人过来问我,用不用上托的?我都拒绝了。有一天,一大早四姐夫真的找了两个上托的,都让我撵走了,我守住了心性。但是我还是没有死心,心中总是想着用托挣钱时容易,虽然表面形式不用了,嘴上也说我学大法了,不用托了,但是心里并没有真正的放下,还是有着很多苦恼。师父在《修者自在其中》这篇经文中讲:“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其实我就是在过关了。由于那个时候悟性不好,所以拖了几个月。

当我的生意走向低谷的时候,在困境中我曾经问过自己,在自己心中的天平上是大法大还是钱大?我回答自己:“法大!”我宁肯舍弃金钱,我选择大法。这是我发自心底的呼声。

生意做不下去了,全家人心散了,我打算把柜台租出去,每天二百元租金维持全家人的开销够了,我也找个地方应聘上班去。每当这时师父的话就会响在耳边“放下常人之心不是指放下常人的工作;放下名、利,不是脱离常人社会。”(《修炼与工作》)我也悟到了,正当经商,把心摆正,不坑人,不骗人,干什么都一样。

其实,这几个月的磨难,就是师父在扭转我干坏事的心,不让我再造业了。同时在帮我消业,转化业力。师父说在这个宇宙中还有个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因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转法轮》)同时也在考验我对大法是否坚定。

师父说:“人在常人社会中都做了些不好的事情,你的心被污染了,你的思想被污染了,你带有很大的业。你这些东西你不把它去掉,你的心性不变好,你还会产生这些不好的东西,时时刻刻都在产生。所以你必须 得把心变好,再把这些物质、不好的东西去掉,也就是说你在常人中修炼的时候,你得吃一些苦,劳其筋骨,苦其心志,你才能够升华上来的。”(《转法轮法解》)我对师父所讲的“要想去掉这个不好的东西,首先得把你这颗心扭转过来。”(《转法轮》)有了更深的认识。师父说:“修就是修人的思想,从思想上变过来,你的思想纯净到什么成度,那就是果位。”(《转法轮法解》)

当我把用托挣钱这颗心放下的时候,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过年来,我的生意真是生机勃勃,心也不累了。

过去我这个人脾气不好,暴躁,易怒,点火就着,爱骂人,而且爱憎分明,这是小时候受父母性格和常人中的执著造成的。工作中语言尖刻,卖货的时候,伤了好多人。而且经商时,以大欺小,以强欺弱,造下了很大的业力,损了很多的德。更不能与人为善,总是气呼呼的拉着架子要干仗,争斗心很强,敌视心理很重,更不能保持一颗祥和的心态。别人说话一不对心思,马上反唇相讥,想说什么说什么,什么解恨说什么,甚至于达到了咬牙切齿的程度,魔性很大。师父讲“修佛就是去你的魔性,充实你的佛性。”(《佛性与魔性》)我这么大的魔性,我得吃多大的苦才能把他修下去。由于经商走向社会,自由散漫惯了,自控能力和自我约束能力很低,想干什么干什么,随心所欲,甚至于伸手过长,管事太多,有时把自己的思想强加于人,直接干预别人,没有操不到的心,没有管不到的事,甚至于连亲朋好友的利益都挂在心上,凡心太重,有时还独断专行,其实就是没有心法的约束。更不能保持一颗清静无为的心,修炼很长时间都约束不了自己在常人社会中的行为。师父说:“其实,你们所过的关,就是在去你们的魔性啊!”(《再认识》)

我也常问同修,“我打坐怎么静不下来呢?你们能静下来吗?”还是向外去求,没有向内去找,没有在自己这颗心上下功夫!其实,修炼就是修人的这颗心。师父说:“真正决定你层次高低的功,根本就不是炼出来的,是修出来的。”(《转法轮》)“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转法轮》)

发现了不足,找到了差距,这也是修啊,这也是悟啊!当我真的悟到了,改变起来是很快的。简直是一个飞跃。

这就是我修炼中的最大障碍,它就象一堵墙横在那阻挡我修炼的路。有时误在一个层次很长时间,自己都不觉悟,提高的很慢。正如师父在《环境》一篇经文中所说:“往往我看到你们学法炼功时心态很好,可是一接触工作,一接触人你们就和常人一样了,有时表现的还不如一个常人”,真是这样的。一遇到常人中的矛盾我又投入進去了,遇到矛盾首先看别人不好,没有反过来看自己做的如何,也很少考虑别人,也没有想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事,这件事要去掉我哪颗心,让我悟到一个什么理。有时雷同的矛盾反复出现自己还不悟,错过了很多提高心性的机会。有时关过不去时,又产生急躁的情绪。师父说:“人在矛盾中去那个常人之心的时候,他得自己觉悟。”(《转法轮(卷二)》)师父也多次借别人的嘴点化我,告诉我修口。我也悟到了,出口伤人,摔打顾客,对别人不友好,管事太多,就会损德,就会造业。“因为造了业就得消业,就得吃苦。”(《转法轮》)

师父讲:“还得能守德,要守心性,不可妄为。”(《转法轮》)商场也多次考文明经商公约,我总认为那是形式主义,根本不放在心上。其实就是一直在点化我,守德啊!守住你的白色物质好长高功啊!我也悟到了,炼功人要尽量做到无为啊!

师父说:“人家看到常人最执著的东西就是名和利,所以就认为追求这两种东西的人是最难修的。追求名哪,那包括着追求地位、职位、权力;那追求利哪,主要就是金钱和物质,就认为追求这两种东西的人最难修。”(《转法轮法解》)。其实,生活中我就是一个较执著的人。过去我为自己确立了目标:上学时考大学;上班时当处长;经商时要成为百万富翁。而我自认为我在常人中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有志气的人,而且雄心勃勃,总是想通过个人奋斗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出人头地。师父说:“为了达到个人目地,满足个人的瘾好、欲望所做的事情,这就是执著”(《转法轮法解》)。那么我的追求,我的奋斗目标,用大法去衡量,就是一种强大的执著。而我头些年苦苦奋斗的目标失败就是受到宇宙特性的制约。学了大法了,用高层次的理去衡量,都是反过来的,观念的转变这就是提高啊!就是修。

我作为一个经商的人走上修炼的路以后,在身体上过的关好象少一点,多数是在心性上过关,在利益上考验较多。师父讲过人的名利心是最难去的。

如有一次,我家柜台里丢了一件大外套,我心里嘀咕是邻居柜台的服务员偷去的,我大声说,那件大外套哪去了,怎么没有了?言外之意就是谁偷去了。考虑到毕竟是学大法了,说话有些收敛。连续几天,我都换着话说丢外套的事,就差没直说谁偷去了。师父及时的点化了我,午间看报纸时上面有这样一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马上悟到:不失不得,得就得失,宇宙的法理是公平的。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提这事,也就放下了。

还有一次,有一位顾客在我家上了十件马甲,旁边还有几个上货的人,连看带挑的,好几个人围着,正赶上我家又到了一包货,在我签票子时,这位顾客拿着十件马甲没交钱就走了,一瞬间四百元钱的货就无影无踪了。我想可能是欠人家的,我也没动心,也就自然过去了。

正如师父所说:“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转法轮》)“所以你遇到什么矛盾,我说就是要使你本身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转化成德。”(《转法轮》)

一九九八年新年上班,某市场的刘淑清(化名)打来电话要我给她发三十件马甲,钱过两天给我送来。又过了两、三天,刘淑清说儿媳妇生孩子去不了,让我再发三十件马甲。又过了几天,刘淑清又打电话,要求我再给她发五十件马甲。三次共发货一百一十件,三千八百五十元钱。其实,我和刘淑清并没有什么交情,只是去年她卖过我家的货,一面之交。我的邻居说,她发货不给钱,你还敢给她发。当时总有一念萦绕心头,做一个完全为着别人的人。这就是正念。这话真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做了。三千多元钱的货发出去,我一点也没动心。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日刘淑清一大早就把钱送来了。我告诉她发货的费用四十多元钱我就不要了。我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我坚信大法,是我的不丢。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这一关我就顺利的过去了。

这种考验并没有结束,刘淑清打电话要求我再发五十件马甲,当时马甲批发三十五元/件,我主动让利二元/件,这样五十件马甲我少挣一百元钱,几天后刘淑清打来电话问现在马甲批发多少钱?我告诉她现在批三十元/件。因为我是修炼的人,不能撒谎,她说那五十件马甲要按现在的批发价给我。我没有跟她计较,这样我又少挣了一百五十元钱。这五十件马甲没出一星期我就少挣了二百五十元钱。其实,我完全可以不给她让利。刘淑清让同乡把一千五百元捎来的时候,捎来一件有毛病的马甲,要求给她换一件,我一看这货也不是我家的,我也给她换了。明明白白吃亏,这功就该咱长!

师父讲:“明明白白吃苦的是不是你,付出的是不是你的主元神,在常人中你失去东西,是不是你明明白白失去的?那么这个功就该你得,谁失谁得。”(《转法轮》)“大家知道,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在各种心性的干扰中,你在吃亏;你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魔炼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种不好的思想影响下,你能够超脱出来。”(《转法轮》)

有一天,我接到小学同学赵丽芬(化名)打来的电话要去广州借二千元钱。她说一个星期就回来,回来钱就给我。

一个星期过去了,我给她家打了一个电话,我一听就是赵丽芬接的,我说:“你回来了。”还没等我提钱的事,她赶紧说:“我不是赵丽芬,我是她姐,赵丽芬‘十一’以后回来。”我知道是她,她在撒谎,我没有戳穿她。

我知道我是一个修炼的人,我懂的师父讲的不失不得的理。如果是前世欠下的,可能通过这件事就算还了,如果不是欠她的,那么她会给咱德,我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法呀、理呀都明白,可就是放不下。我又往她家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打通。

柜台左右的人总是问,你同学借你的钱给了你吗?别人不提的时候,我真的还忘了。别人一提的时候,真是勾着我的心,我也常常安慰自己,两千元钱算不了什么,生意好的时候,一两天就挣回来了,话是这么说,尤其家里人一提的时候,我更是放不下,晚上做梦都去找她要钱,至少有四~五次做了这样的梦。

心不静,炼功时脑子里也闲不着,我抱轮的时候,我心里也在想着这件事:等我找几个男同学把她调出来,凭着我的智慧对付她是绰绰有余的。这种念头已经就不对头了,师父及时的点化了我。我炼完功后,我家有一本杂志里面掉出两页纸来,我一看是一篇有哲理性的文章《沙漠和清泉》,文章中有这么一句话,不能用同样的办法去对付仇敌。我觉悟了,我是一个炼功人,我放弃了对付她的想法,过了一段时间,我也就自然放下了。可是这一关我又过了几个月,如果我早一点悟到,早一点放下,就不至于拖几个月了。正如师父所说:“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层次的关键。”(《转法轮》)

我知道修炼的时间有限,修炼的路上不会有那么多偶然。师父说:“你要想返回去就必须具备这两个因素:一个是吃苦,一个是悟。悟啊,耶稣讲信,在东方讲悟。你失去了这些东西,你就修不了。但是往往修起来人为什么觉的很难修啊?其实修炼并不难,难就难在常人之心放不下。”(《悉尼法会讲法》)。

在我修炼的路上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一位顾客是大姐的邻居。有一次她在火车站买模特在我这借了二百元钱,下一次来上货的时候很快把钱还给我了。过了一段时间她在哈市上裤子时钱不够在我这借了八百元钱,这一借连个影都没了。大约过了七、八个月,大姐总去她家要钱,她要么不在家,要么支吾搪塞不给,费了好大的劲大姐才把钱要回来。其实,这一切我放的很淡,也并没有让大姐去要钱。

一年过去了,她又出现了,就象以前的事情从来没发生一样,显的那么自然。她把在别处上完的货存放在我家的柜台里。又过几天,她又来哈市上货,她又把上完的货存放在我家柜台里,正赶上我从库里提了一包货,这样柜台里很挤,正好她上货又转了过来,服务员就把她的货从柜台里拿了出来,都知道她借钱不还的事,就想不给她存了。左右邻居也都讨厌她,告诉她送寄存处去存。我也就顺水推舟不给她存了。一会她又转过来,她说上货的钱不够要借二百元,我告诉她钱刚存上,这钱也确实刚存上,但我包里还有五百元钱留做其它的事儿,就是不想借给她了。我还是按照常人中的那层理办了,好借好还,再借不难。还是没有跳出人的观念。

这钱虽然没借给她,自打她出现以后,我心里一直很平静。同一天之中,四姐夫又来借了四万元钱,说她妹妹上货钱不够。过去一提起四姐夫的妹妹我就恨的直咬牙,恨不得打她一顿,过去由于生意上的矛盾,积下了深深的怨。同一天之中发生了两件事,我也纳闷,我也琢磨,我很快悟到了,这是师父让我放下怨恨,不计不报,同化宇宙的特性。内心深处的怨恨都得放下。别人的过错记在心上,这些都是执著心,都得放下。宇宙的特性在制约一切。这个功实质上是修出来的。师父说:“长功的关键是我们修炼了心性,同化于宇宙的特性,宇宙的特性对你不進行制约了,你的心性升上来了,那个德的成份就演化成功。”(《转法轮》)

师父说:“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转法轮》)我也悟到了师父所讲的:“修的执著无一漏才能圆满哪!”(《修炼不是政治》)

师父在钱上对我的考验特别多,就是一直在去我的名利心,因为我对钱的欲望较大。大法直指人心。师父说:“我们是有针对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那么修的就非常快。”(《转法轮》)

比如,有一位男顾客是我家的回头客,说上货不够在我家借了一千元钱。当时柜台左右的邻居都用惊讶的眼光看着我说,你真敢借啊!要是我们可不借,现在没有往外借钱的。我根本没当回事。星期天,那位男顾客专程把钱送来了。我琢磨这事,为什么总有人管我借钱?这事我是这么悟的:是凡借钱不还,也许这钱是欠人家的,通过这种方式就算还了,从而提高你的心性,转化你的业力;如果不是欠人家的,不还给你钱,就是你还没放下这颗常人之心,把钱看得很重,让你从中悟道。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得实修。真正修炼就是去人的执著心”(《转法轮(卷二)》)。如果真能坦然而舍,心不动,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那么,我们修炼了,是不是什么人管我们借钱我们都借呢?我想还不是这样。有一天我丈夫问我,你帐面上有多少钱,借我点,我炒股。我拒绝他了,炒股是赌博。如果这钱借给他,不就做了坏事吗?不以恶小而为之,不以善小而不为。“怀大志而拘小节”(《圣者》)。修炼的人有高层次的理跟着,得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就得抛开常人的这个情。

师父说:“你只要注重你的心性的修炼,把你自己当作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来约束你自己在常人社会中的行为,那么你的功就在往上长。”(《转法轮法解》)

通过两年来的修炼,我确实吃了很多苦,我告诉大家,就是大法教我向善,我认为做人也得按照这个理去做,所以我就修。

当我的思想随着大法升华的时候,回顾自己以往走过的路,自己都感觉吓一跳。生生世世人人对社会道德的败坏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我也自在其中啊。我对师父所讲的“可怕的人心才是社会问题的毒根”(《再造人类》)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尤其我们这茬年轻人,没有那么高的道德观念,过去一提起道德标准、道德规范,就认为那是空洞的理论和一种奴化人的教育,心中仅存一点善恶之念,也是滑下来的标准,再滑下去不就到了自己毁灭自己的边缘了吗?

“博法理可破迷”(《圣者》)。多少人生的迷茫在大法中悟到啊。做人的目地不是在常人中当多大官,发多大财,现在我是为返本归真而活着。

师父说,“经商的人如果是修大法的,社会的风气将会怎样呢?”(《修炼与工作》)自我修大法后,全家非常和睦,邻居柜台之间相处的特别融洽,环境也很舒心,同时改变了损人利己的经营方式,道德标准随着大法回升,真正的从内心改变着自己。大法在我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

什么是救世主啊?师父就是,大法就是。没有人叫我修,就是我自己要修,就是我自己要修这颗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