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改变了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我一九九六年得法。我想,在这之前师父就为我得法做了许多安排,以便使我一旦接触到大法,就没有任何障碍的走進大法中来。

苦苦寻觅终得法

小时受父母(都是邪党老干部)的党文化影响,对术类的东西根本不相信。上小学时听到同学讲到师父讲法中讲到的那种“真疯”的老太太的真实故事,我总是觉得很庸俗,但对和尚、道士的生活却很向往,很想寻找一个修炼的方法以求得生命的永恒。在这种矛盾的思维中长大,慢慢有了自己的思想,开始对气功非常感兴趣。一次暑假,我在某大城市的一个公园,看到一个老太太练功中因为想到自己与儿媳妇的矛盾,气的没法收功导致休克的状态,周围人都说是“走火入魔了”,于是我对气功便敬而远之。虽然气功书看了不少,但不敢涉入。

后来一个好朋友练气功,他在树林里突然打出一套八卦拳,可他自己从来没有学过,他百思不得其解,问过许多名家,谁也说不清楚。他当时自己的解释是:可能走火入魔了。从此,我对气功更加噤若寒蝉,知道好却不敢炼。当时没有练,现在看来真的是好事,没有受到那些低层次的东西的干扰。

一九九二年左右,我作为单位的中层干部去北京培训。本地同去的还有某单位一位书记,彼此很投缘。此时,我看到变坏后的中国人的普遍堕落,隐约有些失落感。可在培训中,有的中央干部和培训中的讲师却认为我相貌出众、内涵极深,一定会大有作为。得法修炼后我才明白他们这话的真正含义。

培训后我找北京同学叙旧,闲聊中请他帮我找一个正宗的气功师,他提到一个很有名的气功师,却发现人家已不教了。很巧的是,不久一位朋友给了我一本这位气功师的纪实文学,里面谈到了:他们这些气功师出山普及气功是上天的安排,是顺应天意、天象,到时就要回山。我那时思索:“这种气功热看起来有另外的原因,是什么呢?人和宇宙究竟是怎么回事?人的智慧太有限啊!”

后来,我担任了某新闻媒体的生活节目主持人,每周都请嘉宾讲解健康的话题,其间接触了很多病人和病例,感觉到健康对于人太重要了,而且感受到人的生命非常脆弱。那个时候时常想起那些突然亡故的小学、中学的老师、同学和邻居,内心一直很感伤,很想超越人生的苦短却没有办法。自己浏览了一些功法书,但总觉的他们说的太低。一位非常要好的老同学曾对我说:“我接触的这些气功师,我觉的还没有你造化大呢,你的心智、根基明显比他们好,怎么教你啊。”

为了解脱寂寞和无奈,再加上社会上坏思想的污染、寻求刺激以及对色欲的追求,我转而寻找做生意的机会,可一直困难重重,搞的自己心力交瘁,还在与一家媒体的合作中得了一场大病。

苦恼中,我去找一位自称精通算命的同学,他说:你的财运非常非常遥远,我问:为什么呢?他说:可能跟你的前世有关。他后来对我说:“我从来没有对别人讲过有关前世的问题,唯独对你讲,我后来也觉的很奇怪。”巧合的是,在此之后的第三天,我就接触了《中国法轮功》和《转法轮》,正是因为他讲了前世的问题,所以我对师父在讲法中谈到的前世、元神接受起来没有任何障碍。

但是,从看书到决心修炼,还是徘徊了一个月左右。因为这涉及到人生坐标要完全改变,放弃名利,走超越人生的路。

在徘徊中,一位朋友突然造访我,并说他母亲每晚七点在家看法轮功讲法录像。这录像是借来的,几天就要还给人家。我便到他家去看,但因为要主持节目,所以每晚只能看一点,但看的非常起劲,领略到更多的人生真谛,看完后我就下了决心:一定修炼法轮大法。

现在想来,对人而言,所谓大志,往大说,也就是成就人的一番大事业,而那只不过是按照神的安排演戏而已。而今,我真的明白了,真正的大志是同化宇宙特性、得大法、救度无量众生的超凡洪愿,这是何等的大志啊!正如师父所讲“大志者得正法,成正果,是为圆满。”(《法轮功》)

盘腿的“艰难历程”

开始修炼,盘腿对我来说就是“大问题”,两条腿散盘都立着,放不下来,别人看了都觉的好笑,我非常苦恼。

于是,我每天晚上炼压腿,疼痛异常,效果不佳。后来,我找来七、八块砖和一个很重的大砂轮。开始放一块砖就痛的龇牙咧嘴了,但随着慢慢炼,增加到了几块砖,后来放上了砂轮。这样炼了数十天,腿逐渐能放平一些了。但因为疼的非常厉害,所以几秒钟就想把砖搬下来。我为了坚持多压一会,就用绳子把两个腿捆起来,再压砖,此时如果想放下来,就要松绳子,松绳子就得需要十几秒的时间,因此就能被动的多坚持一小会儿。每次都是疼的浑身大汗淋漓。如此苦炼了四个半月,终于可以盘上了,但坚持一分钟都很困难,于是,我用秒表记录,每天递增盘腿时间二十秒。外表看增加二十秒不多,其实这个幅度对我来讲很大。因为按照这个速度,一个月就可以盘十分钟了,三个月就可以盘半个小时了,后来的進度也确实很快。

每天炼都是未修炼的妻子在场。妻子对我的这种精神很佩服,却也觉的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我并不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现在想来,是师父的加持,如果我没有学大法,做什么事情我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毅力,進度也不会这么快。

善良与忍让

我的家庭很特殊,父母两人之间关系冷漠,他们对孩子也没有什么亲情,甚至周围的邻居和同事都曾问我:你的父母是不是亲生的?因为家庭冲突特别大,每个人都很痛苦,但谁也解决不了。

修炼后,我改变原来的想法,不断与他们沟通,平时买东西很体会他们的需要和喜好,所以后来父亲总是夸:“炼法轮功,还真是变好了”;当父母有病时,我使出百分之百的力量和精力管照他们。父母感受到这种融洽的气氛,他们自己做人处事态度也发生了变化,周围的人都对他们说:“你受法轮功的影响也不小啊!”

在单位,同事感到我的私心少了,而且,我把原来变相私吞的客户广告费,拿出来给本节目购买了节目带,采访中不要对方给的好处,同事们都很受震撼,也变的很廉洁,对不该要的谁都不要了。

然而在自己的小家里,魔难却很大。修炼前,我与妻子两个人个性都很强,修炼前的关系已经严重恶化,后来发展到动手,几乎每周都要有一次暴力冲突。

开始修炼,关系缓和了许多,暴力的成度降到了过去的十分之一,周期缩减到半年左右一次,但动手的毛病始终去不掉。直到二零零三年,我们发生了一次大的冲突,双方又一次动手。过后我与同修切磋,突然意识到了骨子里有一种暴力倾向,潜在的认为暴力是对的,在一定时候可以解决问题,“夫妻恩爱”是幼稚的,这是父母一代人受邪党暴力思维影响,進而给我留下的强烈印记,这以后彻底修去了动手的毛病。

修炼后,我由原来的所有的家务都不管,到每天坚持买菜、做饭、管孩子,但是妻子总是不满意、冷言冷语,这种状态维持了六、七年之久,我内心真的是非常痛苦,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我变好了,顺应真善忍特性了,怎么自己还被如此对待呢?应该变好才对啊?”

后来,我问妻子为什么我这么付出,你还不满意?她说:“你付出是为了你的修炼提高,你不是为了我,不是对我真好。”后来妻子反复讲了多次,我认识到确实是这个问题,我做好是为了自己,还是一个“私”,人家当然不“领情”,从此,我从“心”上转变,妻也逐渐满意起来:“现在你对我是真的好了,即使你不那么干,我也能感受到。”

于是,妻也开始做饭,而且内心的隔阂一下溶化了。我由此感受到修炼不是表面的付出,真的要从内心发生变化!

这里我联想到两个问题:

一个是邪党殃视恶意诋毁大法时,曾播出一些邪悟后的学员说:“我发现学法轮功后,虽然做了好事,但那是为了提高圆满,不是真心为别人好,所以法轮功是自私的。”

其实,自私是你生命长河中积存的,不是大法给你的,大法只是启发人的善念不断引导你提升心性!是你为私为我的境界,造成了你看到的法是低层的一个人的道理。大法是无限的,你发现了私,正是法给你指出来的,修去它不就是修炼吗?好笑的是邪党的这种宣传,好象“变好、改好不够彻底,就是坏”,这样的逻辑不荒唐吗?

另一个是有恶人恶警在严冬的室外冻学员,学员说:“我是炼功人,不会冷。”结果冻的够呛,于是就放弃修炼了,邪悟了。恶人恶警公然在邪党媒体上混乱此事的逻辑。其实,法没有显现,是我们没有同化法造成的。这正是你修的内容。正是你向内找的机会。人家为什么就可以做到?这么一个小魔难中,你就放弃了,这不正说明你的佛性不够坚定吗?!此外,个人的修炼状态都不一样,你还没有修到那个层次,或者今天你状态不太好,就可能做不到。再说,你讲“你冷,我不冷”这类话,是讲给人听的吗?没有必要给人显示这些东西,我们反迫害是以法为指导,以理服人。

去除怕心的过程

一九九八年期间,听了师父在海外的几次讲法录音,我感觉自己的心胸扩大了,好象无数个“天窗”一个个迅速打开,那个感觉真的是太好了。一次,看到远方的天空,突然感到自己包容着宇宙,内心异常祥和宁静,心想:“这不是佛的状态吗?”可是因为悟性低,还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常人对待,所以在随后发生的邪恶的迫害中怕心非常强烈。

迫害发生后,恐惧占据了我的整个身心,每天身心都在打颤,更别说象其他同修一样护法、证实法了,一想要做证实法的事情就心颤。一方面我从小就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做事诚惶诚恐,强烈的总想维持表面的平和,这是个人性格上的原因,但根本上是自己有强烈的求自保的私心、对邪党逻辑的认同,以及思想业的狡猾干扰,都阻碍了自己的正念。

在恐惧和苦恼的三年中,我感觉没有别的办法,就全身心的学法,每天几乎学法七、八个小时。学法让我分清怕心不是我,同时认真发正念。有一阶段每天发完正念后,满屋子的白色粉末和胶皮味。

怕心渐渐小了一些,我开始发传单或光盘,但因为害怕,每次都是只发一张,后来有了单位同事的地址,我挨个往同事的家里发,同时,对所接触的人讲真相。师父安排的非常有序:每当我讲明了几个后,总会遇到一些不好讲的,甚至让对方噎的我说不出话来的,我就回去总结教训,看看自己是哪个法理不明白,这样一来,每次遇到“钉子”,都变成了我法理提高的机会。正象师父所说的遇到的坏事都是好事。到后来,我见到一个人,不用三两句话就可以引入主题,而且效果非常好,那时感觉内心非常痛快。怕的阴影在逐渐退去,正念在一天天增强。

后来我请同修刻制了两个真相短语印章,我把它印在纸币上,买东西时就使用。开始有些怕心,人们也不太爱要,我根据自己的心性来,每次只使用一张真相币,后来浏览同修文章,自己对真相纸币也有了新的认识,悟到:常人的一个符咒都能起作用,何况大法的真相语言。只要人看到了,就在给他消去背后的邪恶,这真相币就是一个小小的法器啊。随着正念越来越强,真相纸币运用越来越顺当,四年下来花去了几万张,单单早餐,每天两张一元真相币,四年时间就花去三千多张。

但在今年的两次突发事件中,我的怕心又一次全面反映出来了,真感觉自己马上就有可能被迫害了,怕心非常大,夜里醒来心都在打颤。但我想起了师父刚刚讲过的法:“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所以,我告诉自己:我没有第三条路可走,要么妥协彻底放弃大法,要么坚定的走下去,克服怕心!如果放弃大法,我的生命有何意义?所以说,只有坚定的走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战胜怕心,销毁它!它出来了,不正好是销毁它的机会吗?在怕心最重的时候,虽感觉一时无法战胜,几乎要被其控制,但我首先分清怕不是我,是一种邪恶的物质在控制我,这样一想就是在销毁它了。就这样,虽然在怕心笼罩下,我通过大量学法,并清理自己的空间场中怕的因素,感觉清理掉的非常之多,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又一次从怕心中走了出来。

利用常人特长证实大法

后来,我把自己特殊的去怕心经历写给了明慧网,在明慧网发表后,对写修炼体会有了一点信心,所以从此开始写出了大量法理切磋的交流文章和真相资料。因为起初缺乏全面讲清真相的资料,就与同修配合全身心投入编辑资料当中,每天编辑整理工作八、九个小时。半年内,我在此项工作中熔炼了身心,对正法有了更多的认识,后来听说这个大型资料得到了海外同修的首肯。这是师父为我提高做的最好的安排。

在写作中,自己从大法法理中获得了许多智慧,增强了自己的写作信心,并意识到,写真相资料(平时讲真相也是一样)要用自己证悟的法理去讲,说出的话感觉就象利剑一样,真的体会出师父讲的“口中利剑齐放”(《快讲》)。而且,在工作中,领悟师父的一句笑话,创作了一个作品,获得了全国的奖项。我深深体会出师父讲的法,虽然看似通俗却都说到了问题的实处。

一次,我与一位同修配合,帮助被迫害同修的亲人给邪党各个部门写信,口气祥和、道理朴实、清晰,家属也正念正行,发给了当地所有邪党的迫害部门,许多众生看到了真相,一个曾非常邪恶的派出所的警察也赔着笑脸,说:“这信我们每个人都看了”。

一次,在两位同修被绑架后,我们配合律师了解检察院和法院众生的“思想症结”,写出了破除“违法”“破坏法律实施”“邪党两院司法解释”等论理文章,文章经过大家的反复交流修改后,在我们发出这封信的当天下午,邪恶就说要放其中一位同修回家了。由此,我们悟到只有同修在法理上提高认识,证实法中才能体现出法的力量,另外空间邪恶就解体了。负责迫害另一位同修的法院人员看完信后,真的知道自己是在做违法的事情,内心非常矛盾,向律师乞求:“跟他们说说别给我写信了。”但当时我们对有些法律问题,还是没有从法上破除邪恶的变异逻辑,再加上同修也没有配合上来等许多因素,所以此同修还是不幸被非法关進了监狱。

一次,我接触到邪党掩盖迫害大法的一个通知(邪恶不敢署名,只口头说是六一零的通知),我体会这个事情“新闻价值”很高,常人会感兴趣,正好可以利用——顺着人的执著讲真相,便与同修配合,制作了一张以此为由头的全面讲真相传单,同修反馈效果很好。

后来听说新唐人电视接收器开始在本地安装,我从专业的角度感到,这个事情太重要了,甚至是能够最大限度救度众生的最好的办法,因为师父讲过:“中共邪党已经把希望之声、新唐人和大纪元作为最大的事了,所以它们说法轮功有“三大媒体”,就是指希望之声、新唐人和大纪元”(《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

邪党残害中国人,而许多中国人却不觉醒,最大的原因就是媒体的洗脑,很多人已经完全丧失了判断是非的能力。我们的讲真相也只是一个“点”,而能够始终伴随他(她)清洗自己毒素并逐渐清醒起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看我们法轮功学员办的新闻媒体。而且,看了像新唐人电视这类节目的这个人还可以作为一个传播源头,等于是他(她)天天出国,天天看到真实的“救人”信息,必定影响更多的人。

所以,当我看到同修都不重视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的时候,写了许多这个方面的体会,并结合同修的经验和教训,写了一些如何破除世人害怕、觉的安装违法等的变异观念,感觉自己在这个问题的认识上也有了升华。即使在W5卫星停播新唐人后,我们也一直信心十足的加持我们这个整体的项目,并不断与同修交流,又写出了几篇有关方面的修炼体会,相信随着大家的重视,每个大陆大法弟子都会拥有这个新的、最有力的法器去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

汲取教训走好最后的路

在十几年的修炼的中,最大的心就是怕心和色(被思想业和邪恶控制浏览黄色的东西),为此耽误了很多证实法的事情。因为每当做了错事会在很长时间内对自己没有信心,修炼上不能精進。在一次次的痛悔后又一次次的重犯,说到底,还是对自己和修炼的不负责任,对众生的漠视。不过,在同修的帮助下,最近有了很大的進步,我感觉到了色魔的物质存在,象鬼影一样,我每天都在针对性很强的清除它,每次都感觉头部阵阵发凉,象打个激灵一样,再加上平时对每一念都注意警觉,所以,感觉到它逐渐没有了势头。而且,我发现平时的“想睡”、“馋”、“寂寞”等都是一种物质,其中“私”这种物质更广,渗透性更强。所以最近一段时间,我针对它们清理的时候,也都感到了头部阵阵发凉。我会继续努力,加大发正念的力度,直到把这些败坏的思想和业力彻底销毁为止。相信有大法的加持,一定能够战胜它们、超越他们,不然真的是有辱大法啊!也有负众生的期望!

自己做的实在是太差太差,但想到了另外一点:我修炼了大法,大法改变了、造就了我那么多,我应该从自身的转变上也来证实法。尽管做的不好,但改变如此之多、之大也是事实,也是大法的恩德。为此,我写了这篇体会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