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用慈悲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我从开始接触大法到今天,已经过去了十三个年头。回首自己走过的修炼的道路,有勇猛精進的时候,也有迷失方向,徘徊不前的时候……多亏了师尊的慈悲呵护,很多时候,感觉都是师尊把我托过去的,心中的感激实在无法用语言表达。

我的修炼道路,可能和很多同修不一样,在我修炼的过程中,身边很少能有同修一起直接交流和配合。我得法的时候,正在上大学,毕业后又很长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再后来铺天盖地的迫害就开始了。曾是同修的父亲,也放弃了修炼,慢慢的混同常人了。当时自己法理认识不清,认为这是个人修炼的大关,能悟到的自然能过去,悟不到的也就没办法了,不明真相和麻木使我在常人中带修不修的打发日子……幸而师尊再给了我机会,让我收到同修的真相邮件,并慢慢的让我学会了突破网络封锁,和上明慧网。了解了正法的意义和内涵,我又从新开始了修炼和证实法。

回首我修炼的历程,我所遇到的事和经历,往往错综复杂,有时比一般小说的情节还要曲折。现在我们都知道,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做了周密的安排,而师父有自己的安排并利用旧势力的安排反过来让大法弟子修炼和提高,救度众生。所以大法弟子碰到的事都不是小事,都有自己修炼提高的因素在里面。而且即使在中国大陆,旧势力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弄到邪恶的黑窝里進行迫害,它们另一种相对隐蔽的就是破坏整体的大法修炼环境,然后利用大法弟子的业力,让大法弟子面临复杂的情况,消磨大法弟子的意志,干扰大法弟子修炼和提高。以我为例,因为亲朋好友的不理解,工作、家庭环境中的琐事,让我不能堂堂正正的修炼,有些事情的处理上,怕常人不能理解,也就对自己要求放松。但师父对我们的安排是更加巧妙的,而且大法对于处于现在人类道德已经不行了的常人社会中的修炼者,自有让其提高的办法。因为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要求,达到那一层次的标准,就是提高。

在我修炼的初期,我觉的对我的考验主要是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和在亲朋好友的不支持的情况下怎样对待。我四年大学毕业后,因为当时专业学习不够努力,很长时间都找不到工作,而且找工作的过程可谓四处碰壁。找人帮忙,要么遭到人家的冷遇,要么被找的人自己往往也正好遇到困难和麻烦。总之给人的感觉就是四年大学读下来,连个普通工作都找不到。好在当时已经得法,知道修炼就会有难,虽然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也不是特别的焦躁。再有就是在迫害还没有开始的时候,父亲因为把家里供的狐黄白柳的牌位给烧了,和母亲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所以亲朋好友都反对父亲修炼,作为同修的我也没能坚决的支持父亲。只是自己心里想:自己心里明白就行,别人怎么样也管不了。现在看来,为私为我的心多么强呀。这件事最后也直接导致了父亲因为法理不清和在亲朋好友的压力下放弃了修炼,这对我也是一个深刻的教训。但在当时学法不深,对大法和修炼的认识真是太肤浅了,根本的执著没去掉,认为大法仅是个人修炼,谁修谁得,有一种洋洋自得的心,而不考虑别人怎么样。

在迫害开始后,我从新走回修炼时,那个时候人心很多,表现的很强,色心,欲望,争斗心,显示心,名利心,求安逸心,怕心,而且有时表现也很差劲,对讲真相的效果造成一定的影响。当时已经在做讲清真相的事了,主要是直接讲和利用真相短片,使周围的人在一定成度上了解到迫害真相。但由于自己的常人心太重,色心没去,在一些事情上也使常人产生不好的印象。多亏了师父一直点化我,让我看到自己的执著。有时回想起来,很多关过的好象都有点差劲。我在常人中的各种执著心有时表现很强,但因为心中装着大法,又会有抑制执著心的念头存在。所以虽然很多执著不断的反复,但我也能够意识到执著心在岁月的消磨中去掉了很多。所以我觉的,能够时刻想到自己是一个修炼人,在过关和难中,才能体会师父的苦心安排。

我体会师父说的“视而不见”和“听而不闻”,不是我们看见了象没看见一样,听见象没听见一样,而是我们对看到、听到的东西不起执著心,能够随意而用,而不是如佛教讲的都是虚幻,闭眼不看了。比如大法要求我们不要执著于食物的味道,但对于做饭的大法弟子,不讲究烹调的技术和味道,是否也会让常人觉的是在敷衍了事呢?从更高层次讲,执著于味道差或者淡是不是也是执著呢?我在讲真相中深感让常人,尤其是生活比较富裕的人明白真相之难。生活比较富裕的人一般有点自负,喜欢和聪明的人交往,用钱用物的观念在不太富裕的人看来太浪费。师父告诉我们要替别人着想和处处考虑别人,但如果不了解他对好和坏的判断,也就是他的执著,那么怎么能做到为他着想呢?况且人中的任何事情,都和高层次上有对应关系,也不一定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不同层次,不同事情上都能体现出矛盾,大法弟子是为宇宙中正的因素负责,而一切事情都有正的一面,大法弟子应在这些事情上使之归正。

我的修炼和提高,就是在这个看似“真实”的社会环境中的,比如对去色心的考验,我主要的表现不仅是在梦中,在街上时髦的女子在眼前走来走去,这些看似平常的事情,在某种成度上都随时对我的心性進行着考验。在公司里,有的时候正在开心,突然就会有什么事情好象专门为我准备的,在等着我似的,冲着我就来。比如让我承担艰苦的项目,分配复杂的工作,面对有脾气的客户,多家公司合作的工作内容和利益的平衡,上司和下级的各种要求……这些都是要考虑和平衡的。碰到的这些事情,有时情况很复杂,即使想到自己是修炼人,有时也难以肯定自己的做法就是正确的,因为不仅涉及自己的利益,还有一个维护同事和公司的利益的问题。比如师父讲过的修炼人不和常人争单位的福利例子,但我作为公司的项目经理,如果在和客户公司交往的时候,能说你们想把项目给谁就给谁吧,想给多少钱就给多少钱吧。也要为自己公司的利益考虑,也要为下属的利益考虑,不能在其位不谋其政,当老好人。所以在碰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有时真感到难以处理,但慢慢的也找到一些规律,知道了在所谓的“公司竞争”中随其自然的办法。因为我们大法弟子碰到的事,其实都是针对着我们的心来的,我们找到自己的执著,并去掉它,事情都会变的,因为无缘无故的事情也不允许它存在。所以,在这些问题上,首先,要尽量做到心平气和。即使利益受到损失,同事抱怨,也要不动心。其次,在可能的情况下,也适当帮助作为竞争对手公司的人,共同完成项目。第三,据理力争,点到为止。争取利益的时候,要把道理讲明白,但不执著于结果,因为本质上,人类社会上的人与人的关系就是业力轮报的关系,是神安排的。所以我也不能执著于表面上的公平与不公平。在同事受委屈的时候,我一般都尽量安慰,尽量不说激化矛盾的话,附带讲点人生的道理,归正其对受苦的看法。但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往往自己也感觉有不尽人意的地方,有时心里觉的不公,说些不适当的话。有时,平衡同事的埋怨是为他好,有时又带有稳定自己项目工作的利益之心。

总之,觉的后面的修炼碰到的问题,比刚得法的时候难处理多了。刚得法的时候,还是不谙世事的青年,对社会和人生没有认识,后来成为公司的管理人员,成为丈夫,成为父亲,接触的人和事情多了。而在这个末法时期,工作上的矛盾,家庭中的矛盾,又是那样的复杂,随人类道德底线的崩溃,给人讲做人的道理也不容易。人和人之间复杂微妙的利益关系,爱恨交织的情感关系,我都有所接触和认识。这些可能也是师父说的中土出大德之士的原因之一吧。幸亏我已经得法了,能从修炼的角度看待问题,没被表面所迷住。事情虽然很复杂,但人心其实很简单,很多都是利益和观念的驱动。但人做的什么事情,往往对利益的关系的认识也不是那么清楚,而且有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做了,还在认为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在做,真是可叹。

现在我更能理解,大法弟子遇到的事情都和自己的心性有关系。师父为我们操尽了心,可我们为众生的小小的付出,自己还做的不好。我在劝三退中,身边几乎没有几个人肯退的。但我绝不能有一丁点的松懈,其实不是常人难明真相,而是我们自身的修炼状态影响着周围的人了解真相。就在我写文章的过程中,我认识到我的一个很深的执著,就是不够“善”,本质上没有“普度众生”的想法,从隐藏很深的思想中,和我现在的修炼环境中,都有点接近过去的“道”的修炼状态。但不管我来源于哪里,轮回中经历过什么,从现在开始,我都将放弃自己的执著,同化大法,修出真正能熔化钢铁的“慈悲”!

其实师父几乎每次讲法,都提到学法的重要,我做的不好,就是法学的不好。还有一个就是向内找,师父讲:“修内而安外”(《精進要旨》),我们归正自己,周围的一切都会变化,包括中止这场前所未有的邪恶的迫害。

现在正法進程到了最后的最后了,自己感觉表面上的执著心比以前少很多了,但其实有些执著心只是更加隐蔽,更难找出来,也更难去掉。我知道这是大法对我们的要求提高了造成的状态。所以也唯有更加精進,时时处处向内找,更加勇猛精進,彻底放弃所有的执著,救度有缘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