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次过病业关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二日】二零零八年七月,正值我走入修炼中来十周年的日子,我身体又出现了以前的老毛病“子宫出血”,甚至比以前更严重:时间长,有时流红的水,有时是大块的淤血。修炼以来,我有几次过病业关,而这次是感觉最难的一次,自己略懂一点常人中的医学知识,就时不时冒出来“得重病“的念头,甚至去医院的念头,怕别人知道后,讲我有病不治,起负面的效果。自己正念也发了,“漏”也找了,可是还是不见好转,搞的思想负担很重,不知道自己误在哪儿。九月底和同修交流,有所触动,明白自己一定是有执着隐藏很深,被邪恶钻了空子,而我自己发现不了,动它不得。碰到这一难不是无缘无故的,也正好利用它来提高自己,看来到了非提高不可的时候了,如果仍然停留在原来那一层次,那邪恶就能够着,并疯狂迫害。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静静的思考,发现自己今年对奥运的执着到了很严重的地步,每天花大量的时间上网看有没有什么“预言”,找奥运会出事或今年有灾的证据,总结出来作为讲真相的证据,这个心被奥运牵挂着不停的动,虽然在今年7月就有点意识到不对,但并没有深刻反思,这样做不对的根源是什么,其实这件事反映出来的执着太多了,执着于时间,希望这一切快结束,为什么希望快结束呢?其实还是自己怕吃苦。

另一方面,自己讲真相总喜欢围绕预言讲,告诉别人灾难要来了,如果时间一长,怕别人怀疑自己讲的,这里边多少有证实自己的成份,归根到底还是执着于自己的面子,不愿失面子,比如今年发生了那么多的灾难,别人说你说对了,就暗自欢喜,甚至在网上到处找预言,找到后就作为讲真相的素材。这样做,有证实自己的成份在里边。尤其是今年,自己讲真相时太多的讲奥运不吉利,结果多少有些负面的影响。在这件事上自己摔了一个大跟头。

在上网找预言的同时,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看大法弟子常去讲真相的论坛或大法弟子办的博客,出发点是好的,选出合适的文章或网址推荐给常人朋友,或帮着顶一下,甚至也发表文章或观点,共同讲真相,但不知不觉中对这些素昧平生的同修产生了常人的情,以及看这些网站的执着心,一、两天不看就觉的缺少什么,也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影响做“三件事”。

长时间存在的漏给了邪恶可乘之机,但这不应该成为旧势力迫害我的理由,当我意识到这些后出血止住了,但隔半个月,又出血了,而且这次量很大,淤血很多,思想负担又被调起来了,担心被人知道,担心家人要送医院,就是放不下,也不知自己的根本的漏在哪。

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今年一月初,我又找到同修交流。这次多亏同修的几点提醒帮我找到了自己的漏:1)思想业的干扰,尤其是长时间过不去就不断的加强了“病”的想法,思想上摆脱不了,从而放不下“病”的想法,其实这些想法都不是我,一旦它冒出来,就应该马上把它排掉;2)最根本的执着就是这个“私”,它隐藏的很深,这个私形成一个场把自己包围起来,隔离开来,使自己溶不到正法之场中。修炼这么多年,以为自己很替他人着想,做事先考虑别人,已经很不错了,实际上却在意识深处,藏着个“私”字,想着自己的身体好,自己的圆满,自己的很多执着都是由于这个“私”。而我们是新宇宙的生命,就得符合新宇宙的标准,那是为他的,真正认识到现在在人世间的目地就是救人,而不是个人的圆满。在这救人的最后时刻,不能让自己被病业牵挂着,还有很多有缘人等着我去救啊!

找到根本的执着、根本的漏后,很快血就止住了,一切恢复正常。我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我知道师父也等着我尽快能从病业中走出来,好救助世人。同修的帮助使我又一次感受到整体的力量,尤其是同修在电话中最后一句话“你一定行的”,给了我很大信心。

这事对我身边的人影响也很大,尤其是我先生(常人),这次思想转变很大,他是我碰到的最顽固的人,差一点就为我修炼而跟我离婚,这几年逐渐有所转变,这次他亲眼见证了这个奇迹,不再反对我炼,而且以前给他讲“三退”,他根本不接受,这次趁这个机会再给他讲,他接受了。

把自己这次经历写出来,一方面是对自己修炼过程的一次总结,另一方面我发现我身边也有个别同修长期处于“病业”当中,别人帮助发正念也不起作用,关键还是自己有漏,让旧势力钻空子,还有就是多学法,而且不能流于形式。“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