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护我修到今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六日】我已在大法中修过了十几年,我不能亲笔写下师父的大恩大德,让同修给我代笔,将我在大法中修炼的经历给师父作个点滴汇报,与同修们作个交流。

(一)找到真佛法

我在得法前,一直在走佛教的修行路。这样过了好几年。我看不到任何宗教中人们讲的事在我身上发生,不过,我还是很虔诚的去庙里烧香拜佛的。一天,一位大法弟子向我洪法,我听了很高兴。就放弃了走佛教的小道修炼。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炼中。

由于我不识字,人又很笨。只炼会了五套炼功动作。同修们学法,我拿着大法书,却一字不认得。我听同修们读,觉的师父的法讲的是真入人心,很爱听。可是,同修们从炼功点走后,我回家了,想学会儿法,却又不识字。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这么好的法,我却不会看!我坚持天天到炼功点炼功,听同修们念法。我用手指一个指着一个字的看,用心记。不知不觉,一本三百多页厚的《转法轮》,我差不多能看完了。同修们发现我的变化,替我高兴,我也知道是我信师信法所出的奇迹。于是,我坚定的风雨无阻的去炼功点上学法炼功。

(二)在艰难的环境中修炼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们的炼功点就不能正常运行了。面对邪恶的迫害,我虽不会用很好的话来表达师父所传的大法是最正的。但我能坚持炼功,不给邪恶找到我的机会。由于我在家学法干扰大,跟不上师父的正法形势,一度有些在学法上懈怠。但师父让其他的同修帮助我,我又开始努力修炼了起来。

那时邪恶对我们地区监控很严,一般同修,为了不给别的同修带来麻烦,就在自己家里炼,很少相互接触。所以,我在法中修的很慢。

过了一年后,一外地同修回家,约我同他一起去北京证实法。商量好后,我就与同修一道去了北京。我们在天安门广场背师父的《洪吟》,但没能去喊上一句“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因为广场上很多警察在巡逻,我们没法到里边去,就只好回家了。真钦佩那些在邪恶的恐怖下,在天安门打横幅的大法弟子们!我们知道了与其他同修相比时的差距后,回到家里扎扎实实的学法、炼功和发真相资料。

二零零一年,明慧网通知同修发正念后,我一直坚持四个整点发正念。尽管有时被困魔干扰,我就要坚持发完晚间十二点的正念后才去睡觉。

另外,邪恶干扰,它让我的眼睛老是看不见东西,给我学法造成了一定困难。但我全盘否定邪恶对我迫害性的安排,哪怕每天我只能读一段或只学一句话,我都要拿起书看。到干扰的我实在看不见一个字时,我就跪着,求师父帮我。我的学法就这样坚持着。

我在同修们的帮助下,背会了《论语》和《洪吟》。几乎每天,我至少要背一遍《论语》。有时背《洪吟》。周刊之类的,我让别人念给我听。

(三)做协调人

我们当地,同修们信任我,把本地部份协调任务交给了我。我很认真对待别的同修交给我的每一样任务。无条件的做好,从没出过什么大问题。但同修们修炼层次不一样,有时,我们的东西不是他们信任的人给的,送到他们手上时,开口就问东西的来源,不合他们的意,就拒绝接受。且不说有些担风险,就是同修的举动,都让人很难受。一想到自己是一个修炼人,忍一忍,那执著同修的心就消失了。有时与别的协调人之间发生矛盾时,也是一忍了之。我记住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

(四)带好小弟子

我女儿婚后好几年没有小孩。他们俩在南方打工,我们就用寄信的方式,给他们邮真相资料。一同修说了一句:愿他们明真相后,能得到一小孩,也就是大法给的福报吧!

也怪,给他们寄真相资料不久,就从女儿那边传来她怀孕了的好消息。于是,女儿干脆回家,在家呆了几个月后,顺利的生下一男孩。这男孩一生下来就象很懂事。他很少无故哭闹。很喜欢听师父的讲法。

小孙子刚满一岁,女儿又要到南方去打工。她将孩子托给我带。我们在家,一方面,坚持做三件事,照做协调人不误;一方面,我经常给小孩听师父的讲法,放大法歌曲给他听,他也很爱听。到二岁多一些时,他自己就会放光盘了。我经常背《论语》他听。背师父的诗给他听,他乐于接受。我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

之后,我故意再背时,问他,我怎么记不住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有一个什么好呢?他很快告诉我:“师父好!”现在,我的外孙已在上幼儿园了。他已背会了好几首大法师父的诗,爱戴护身符,总说他自己是师父的小弟子。

(五)在贫乏的经济状况中真诚招待同修

我们老俩口都没有职业,只靠老伴去给人做点体力活赚点钱糊口。但只要是来同修,我总是尽自己的能力招待他们,不让他们饿肚子。从九九年到现在,一直是这样招待同修。老伴对来的同修也很真诚,遇到吃饭时,定要让人家吃完饭才走。老伴还主动上街去买菜招待同修。因为我们认为大法弟子本来就是最亲的。

谢谢师父!感谢同修给我网上心得交流的机会!合十。

如有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