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哪里 就把真相做到哪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二日】

一、不寻常的日子

每当我回想起1997年7月25日那个不寻常的日子,我便万分感激师父。那一天,我到我市某炼功点,我看了一下简介,立即炼起来了。当时天气很热,我浑身汗透,腰、腿立麻,然而,我全然不顾,一气炼完,顿觉浑身轻松。之后并没有人告诉我应怎样做,回到家,我立即扔掉了满屋的各种药包,抛弃了人世间的各种爱好(跳舞、打牌、吸烟、喝酒)。十天后,我请到大法书和师尊的法像。当我第一眼见到师尊的法像时,心情无法表达,师父那么亲切,那么慈祥,好象我在遥远的记忆中早就认识。

本来我的常人兴趣相当广泛,得法后一下子全扔尽了,全身心投入大法修炼。一个月左右师父给我消业,象常人的感冒状态,全身酸痛。我刚躺下,想想不对,师父帮我消业,我应该配合呀,怎么能睡着等师父给我消业呢?立即起来打坐,打坐完毕,一切不好症状全消了。我十几年的腰痛、关节痛、类风湿、几十年的肠胃炎,修炼后,全好了。从那年起到现在,我就一直在水泥地上打坐,每年夏天我都是睡在水泥地上,铺着的凉竹席,啥事儿没有。

记得当年腊月三十早上刚起来,胃象刀割一样痛,我拿起一个半斤重的大凉梨,吃了下去,立即不疼了。头痛了,我站在雪地里让寒风吹,立即好了,象这样的事例太多了,不列举了。

这些都是修炼的最初阶段,信师信法,大法中处处是神迹。

二、走出去,助师正法

中共的大迫害开始了,到处是谎言、造谣、人们的恐慌、家人害怕,但是我没有害怕,更没有被谎言蒙蔽。我到省政府护法,到北京去证实法,多次被关進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不管把我关在哪里,我都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真相,真实的跟家人讲清真相,告诉孩子:广播、电视全是造谣,不要听,看妈妈是怎样的一个吃、喝、玩、乐的人,修大法后,怎样转变的,境界是怎样提高的,身体是怎样变化的,你们是亲眼目睹的。当时,就用金刚一样的正念镇住了她们,使他们也不害怕了。我到单位去上班,见别人在议论,也用我讲的真相给同事讲、给朋友讲,一直到现在。常人明白了,还帮我给其他人做退党的事。

从省政府回来,我被带到公安局。我从下午三点一直讲到晚上十点,把公安局的人讲得哑口无言,最后,他们高高兴兴地让我回家了,还争着给我钱打车。

到北京去证实法,单位、派出所一共去了五个人,带我回来。我们一见面,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因没有怕心,只有正念和对师对法的一颗正信、坚信和敬仰,所以对方也是很客气,一路上随我怎么讲,从来没有发过脾气。

到了派出所,屋里人很多,从晚上九点多進去,一直讲到夜里三点,把旁边的人讲明白了,有个人还说,唉!早知道我也炼法轮功了,也省得现在犯错误了。派出所的人都是笑嘻嘻的听我说,没有一个制止的。看得出,他们都愿意听。

我被关到看守所去,我就给看守所的人讲真相,他们说:“政府不让炼,就别炼了。”我说:“江魔鬼是一个生命,它虽然执政,无权干涉别人的信仰,它以后下台了,下地狱了,那些听信它的人不都跟它下地狱吗?我可不听它的,我信真、善、忍,做好人没错。”

关我的屋子里有二十多人,我全都让她们背《洪吟》、《论语》、《位置》、《真修》……。年轻人全都买了日记本,记了下来,带走了。有的人坚决表示出去后炼法轮功,有的家长来接见,她全谈法轮功如何好,让家人回家后去找当地的法轮功(注:在那里常人称呼我们都是法轮功),周围的人都觉的不可思议,这个人不是炼法轮功的,怎么一下午和家人谈的全是法轮功呢?象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就是应该身在哪里,就要洪法到哪里,告诉人法轮大法好。

面对检察院、公安局、派出所等的非法提审,每次我都是坦坦荡荡地面对,因为我们本来就是最正的、最好的。我们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们怕什么呢?我任何时候都是和颜悦色地和他们谈话,看得出来,他们每次都被我讲明白了,有的人听感动了。例如:有一次,一男一女(可能是检察院的)来非法提审我,问我为什么要到北京去。我说北京不是国家的首都吗?执政者是在那吗?人民有问题不应该找政府吗?再说了,有哪个国家规定人民不许到自己国家的首都去呢?有问题不许上访吗?他们问我,“某某,你关在这,恨政府吗?”我答:“不恨。”他们问,为什么?我答:我们是修炼人,是修真、善、忍的,师父告诉我,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师父还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芝加哥市法会讲法》)。他被感动了,眼里含着泪,脸上微笑着说:“某某,你还要在里边呆一段时间,今天谈话到此结束,再见!”后来,把已给我判的三年劳教的通知撤销了。

再后来,我又被非法抓進去一次,通知我“你被判三年劳改,判决书给你看看,公安局长签过字了。”我回答:“不看。”那颗心就是铁了心了,劳改也罢,砍头也罢,大法我是修定了,决不背叛大法,堂堂正正证实法,就是维护法。后来,他们把劳改又撤掉了,无条件释放。一切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真的那样在邪恶迫害面前金刚不动,师父真的能保护了他的弟子。

对于前一段对话,有的同修可能要说“怎么判你,你就说去,那不是配合邪恶吗?”同修啊!那是大迫害刚开始,我还不懂什么叫反迫害,什么叫不配合,我只知道师父的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在邪恶迫害面前,我坦然不动,邪恶的决定就神奇的转变了,那不是法在保护他金刚不动的弟子吗?

迫害刚开始时,我碰到一个以前表现还很不错的一个男同修,他问我:“师父怎么不出来保护我们呢?”我回答:“大法修炼是要有考验的,师父在《转法轮》里不是说了吗?‘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师父还说:‘在惑乱当中对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认识还是个问题呢!有这样一个问题,所以就会有干扰,有考验。’(《转法轮》)师父还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精進要旨》〈真修〉)你怎么就没记住师父说的有考验呢?《光明日报》的文章不是干扰和考验吗?天津的事不是考验吗?一有点事你就不修了,你是真修吗?你怎么知道师父不保护弟子,师父能用人的方式来保护?共产邪党搞了那么多运动,哪个运动不是抓、杀、批、斗,几天就把本人连家人都整垮了或杀掉了。哪个运动过后,不给人平反。说明了什么?不是说明它哪个运动都搞错了吗?最后还厚颜说自己伟、光、正,那其他不犯错误的政府、政党就不伟、光、正?反而不行,因为他们不迫害人民?不杀害无辜善良的人民?我认为它所有的运动都是错的,这一次更错,因为它历次搞的都是人,而这次迫害的是神。那就确定了它必败,下场就是它灭亡。”

我跟他说了那么多,最后他还是不炼了。有多少不真修的人将会被淘汰掉啊,又可惜,又不可惜!

有同修说:“和平之日齐声赞,刀口浪尖见真诚,大法蒙难我在哪?躲在家里可成神?自身置于法之外,哪有位置哪有生,迷中常人谤天法,我们心明何无声,他日法正烟云过,可有颜面见师尊。”

大迫害中,有那么多人在摆放自己位置的时候,因为私心、怕心掉下去了,最可悲的是那些在洗脑班、劳教所、劳改队走向反面、站在邪恶一边,整天胡言乱语,把白的说成黑的,黑的说成白的,叫学员不要炼了,“都圆满了”或说我们都是跟政府作对,还公然谤师,谤法,污蔑宇宙大法,惑乱、造谣、打、骂,它们干尽了坏事,完全站在邪恶一边,迫害大法弟子,掉下去多少、死掉多少,不都是旧势力利用他们之手吗?他们充当了旧势力的黑手。那些在“劳教所”“劳改队”的受迫害的大法弟子,遭到迫害的直接来源就是他们。

记得在劳教所,他们左一组、右一组的轮番“转化”我,都被我正念正行驳的哑口无言,我说:“你们也学过大法,也亲身受益过,怎么当大法蒙难时,你们就那么没有良心呢?怎么就走向反面,跟大法对着干呢?到我们普天同庆的那一天,你们怎么办呢?是下地狱呢?还是形神全灭呢?”他们报告干警,干警来问我:“听说你还等着你们普天同庆的时候呢。”我笑着说:“那当然,那是肯定的,我们师父回来和弟子们大团圆,大法弟子大圆满的那天,就是普天同庆的那天,这是一定的。”结果干警一声不吭走了,在劳教所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邪悟的犹大用各种办法造谣呀,诽谤呀,胡说八道呀,结果都在我的正念反驳下,哑口无言、灰溜溜的收场。

迫害九年过去了,回想起在那么邪恶的迫害中,师尊每时每刻都在我身边保护我。在身卧牢笼时,我手在干活,脑子在背法,全靠法的力量,闯过一关又一关,师父夸我们成熟了,夸我们伟大,我真的也觉的自己伟大。有一次,犹大说“《弟子的伟大 》经文下来了,你感觉你伟大吗?”我说:“我感觉到我伟大,我从一个那么肮脏的常人,变成了一个为别人活着的大法弟子,放下生死,证实大法,走到哪里把真相讲到哪里,救度世人,那么邪恶的江魔政府我不怕它,是一个常人能做到的吗?比如说,你们能做到吗?你们干吗来了,出来是维护大法的,怎么在迫害和谎言面前走到大法的对立面去了呢?你们怕死,私心大,你们爬山爬不上去了,怎么回头就要把别人拉下去呢?凭什么让我听,跟你们走呢?你们能让我圆满吗?你们赶快清醒、回头,否则下场就是形神全灭。师父说我伟大,我修的是宇宙根本大法,我用正念证实大法,我在巨难中没有倒下,也许我离师父夸的还有一定距离,我会更加努力做好,去符合师父夸弟子的伟大。”邪悟的犹大们鸦雀无声,他们被震撼了,背后的邪恶被解体了。

我是被学员出卖抓進去的,但我没有埋怨别人,既来了,我就是证实法来了,就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出去,我做到了。

现在我正和同修们一起救度众生。最近我所在的这个城市发生很多不尽人意的事情,有些同修被抓進看守所、洗脑班,由于怕心作怪,私心作怪,情未修去,几乎都做了不该做的事,给大法抹黑,给自己的称呼抹黑的事。有的还因怕心出卖同修。出卖了别人,就可以出来吗?出来还有什么意义呢?把别人出卖了,你就安全了吗?这是颗怎样肮脏的心啊!还有些一直走不出来的学员,一直不愿意悟到自己的行为拖了正法進程的后腿,利用师父的话一概的说被迫害到是耻辱,还上明慧。还有人说被迫害到是大法的耻辱。我不这样认为,师父讲:“经过历史上最邪恶的四年时间的迫害,除了大法弟子们在这场迫害中锻练的成熟了、清醒了、冷静了,你们越来越理智了、正念越来越多越强了、归位的时日越近了,除此还有什么呢?不就是这样吗?那些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不是圆满了吗?迫害中是有一部份不修了,不行的那就筛出去了,留下的就是金。”(《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最根本上讲你们还要在破除旧势力迫害的过程中建立起伟大的威德,回归到你们的最高位置”(《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我们决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迫害,但它毕竟发生了,那我们就要坦然面对,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维护大法,才是不承认它。

当然我也是个修炼中的人,也还有许多人的东西没有修去,我写文章的口气也有点着急,我一定努力加紧修去。

最后,让我们真正成为一个整体,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兑现我们的誓言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