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之间相互圆容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这里我想从我经历的一件事,谈谈关于我们在讲真相劝人三退(退队 、退团、退党)时可能会出现的一个问题。

十月十二日那天,由于一些私事我去一单位找人,恰遇一熟悉的同事,闲谈时发现她桌子上有两张写满字的纸。刚想问, 她恰好拿起纸看了看又放下了,于是问她:“什么呀?”她说是表妹让她代写的入党申请书。我心中一惊:我就是要与你谈三退呢!于是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人家退党还来不及呢,她还想入党,难道真是帮助“纯净群众队伍”吗?她说:“哎!她在一家政府级的饭店工作,但她不想安于现状,想往上爬爬,就想到入党的事。但又不会写,想到了我这个表姐,觉的我有经验,还曾帮多人写过类似申请。党内不是有‘先入党,后提干’之说吗?”她又说:“我也不想替她写,也不知道她现在是怎么想的,到底还想不想入了。”

我说:“她想提高自己是好事,她还年轻,只要努力工作,好好干,应该没问题,入党并不是唯一出路,再说现在多少中央高级干部都在办退党,做‘三退’,她怎么还要入呢?你没听说过‘三退’吗?”她说:不知道啊!我给她做了解释。我又告诉她贵州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二亿七千万年前的“藏字石”,上面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这时同事就说:“我早就退了,是邻居帮我退的,而且邻居还告诉我说让我的孩子也一块儿退了吧。但究竟怎么回事,我并不是非常清楚。”

我一听她虽然已经退出邪党,但并不是非常清楚为什么要退党,我马上想到,这也是一次机会,是师父让我给她“讲清真相”。于是我跟她讲《九评》中对共产党所做的剖析,也讲了入党团队后留下的兽印,又讲了国内外三退人数已达四千四百多万人,还讲了为什么要声明三退,说心里退了,也不交党团费了,也不过组织生活了,那不就行了吗?那还真不行。我举例说,就象俩口子闹离婚,虽长期分居,无夫妻生活,但未办离婚手续,在人们眼里他们还是夫妻,只有办了离婚手续人们才能承认的。声明三退等于公开声明自己不是她的一员,与它没有任何关系了,将来天灭中共时,不论出现什么灾难,都与你无关;如果不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你就是组成它的一份子,到天灭它时,你不就得与它同归于尽了吗?不就是它的陪葬品吗?最后我问:明白了为什么要三退了吗?她说明白了一点。我说其实你应该已经非常明白了,她点头称“是”,又说:“过几天,我问一下表妹还入不入党了,我看她还是别入为好。”

到此,我要找的那个人正好也到了。

回到家中我想,大概是那位同事的邻居同修劝三退时有点匆忙,没有让对方明白为什么要三退,而只想对方是退还是不退。要是以前遇到类似的事,我会在心里埋怨、指责同修,但今天我什么也没有想,只想到你退了当然很好,但你要明白为什么要退,只有明白了中共的邪恶,退党才能保性命,那才能算真退。碰到这位只知道退而却不知为何退的,我就要告诉她,让她明白,这也是做了我该做的,谁帮他退的有什么关系?

我想,这也是师父讲的“圆容”之一种含义吧,因为“他的事就是你的事”。

当然,我们希望同修们在讲真相时要更加注意“讲清真相”,而不要追求数字,否则,不明真相做三退的人还可能出现思想上的反复,只有讲清真相才能真正救了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