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邪恶“转化”过的同修需要突破的几个障碍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三日】我们这里有几位从邪恶的洗脑班出来的同修,很长时间了状态依然不好,邪悟者的言论不时在他们脑中依然反应强烈,难以自主。他(她)们的表现是消沉、悲观与痛苦,在接触中,我发现,他们要想从目前的状态中突破出来,需要突破几个障碍。

一、对师父、对大法的认识

这个问题不清楚,一切都不会做好。我们清楚了,任何时候也不会转向,即便修的差一点,悟性有时跟不上也不会。我们这里有位同修,九次被邪恶绑進魔窟,受尽了非人的折磨,遭的罪非常的大,但是都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闯了出来。他说:前八次,我还觉的没什么,一進去就绝食,不长时间就出来了,第九次,也就是最后一次,我觉的真难呀!

听到这,我有些新奇,他对大法很坚定,面对邪恶无所畏惧,这里的同修都知道,在网上也经常看到他绝食中,生命垂危的内容和骨瘦如柴的照片,在这三年中我们也一直在为他发正念,在我的概念中,他在魔窟里,他的头脑中除了对大法的坚定还是坚定,没有别的。

他说:邪恶判了我六年,我绝食了三年才出来,这三年太漫长了,难熬啊!一次,他们把我转移到一个劳教所,那里二十几位同修都承受不住压力,违心的转化了,我对他们说出了我的认识,他们就齐刷刷的声明给邪恶所说、所写作废。邪恶开始用八大刑具折磨我,它们说:只要你写了保证书就饶了你。我说:你们死了这条心吧!它们就一一给我过刑,非常痛苦的时候,我就想:那不是我的身体。不折磨你了,躺在床上后,让你想妻子、想孩子,还有些邪恶的言论,每每这个时候,我就想:那不是我,我不要你。我就背法或发正念。有的时候,让你饿的难受,希望邪恶快给你灌食。有很多时候,我要迷糊过去,我觉的我要不行了,我要走了,这时,我就坚强起来:我不能走,我的事还没有做完……有时邪恶们说:写了保证书,你就能出去。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决不能做一点对不起师父的事,我虽然悟性差,修的不好,这一点我能做到。就是在这种环境下、这种状态下一分一秒的延续着,时间显的太漫长了。但是,不管怎么样,信师信法的心从来不动,我在里面也讲真相,劝退了几十人。

他又说:再说一般情况下,在证实法中,需要我去做,我虽有不同的想法,但我还是去配合,我想:那是我的悟性跟不上。有时我对师父的某段法不明白,我就想:是我还没修到这,因为师父讲的法深不可测,我不能用我没修去的败坏了的观念去衡量大法。

这里以这位同修为例,只是想说明:我们无论修到哪个层次,只要对师父对大法有正确的认识,在任何环境下都不会转向。当然法有不同层次,如果我们修的很好,在任何环境中,都能用一个慈悲的救人的觉者的心态,去面对、救度所有的人(包括所有的警察和六一零人员),我们就不会有这些魔难。

二、对自己使命的认识

在与所有曾被邪恶“转化”后的同修交流中,发现他(她)们都没有真正认识到自己的使命与责任。有的说:我被抓,给我丈夫、母亲、孩子造成的压力太大了,他们都是好人,我不能只顾自己修炼,自己走了,不顾他们,我不修了。有的说:不要散发《九评》,不要贴真相了,那是和它争斗。等等,还有其它言论。这就说明他们还停留在个人修炼、个人解脱狭小的自私的框框里,为了自己的圆满在找执著去执著,这也是他们遭到邪恶迫害的原因。我们只有明白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清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站在救度众生的高度,去俯视一切,面对一切,去找自己的不足,修好自己,才能超越邪恶的安排,走出魔难。

三、对共产邪党的认识

一句话:它的根儿就是邪的,就是毒的,是旧势力造出的一个毒品,我们看清了它的根,我们就不会被它迷惑。因为它所有的表现,一句话、一个动作,都是从它的毒根上发出来的,也都是毒的,它表现的越“善”,说明它越流氓、越阴险、越恶毒,因为那是伪善,目地不是为了你好,而是要毁了你,让你修不成、让你下地狱,万劫不复。这种伪善,用共产党自己的话说,就叫做“糖衣炮弹”吧。

四、对犹大的认识

犹大是什么?用人的话说,是叛徒、是出卖良知者、是被人类所不齿的东西。可想而知,从这个东西嘴里发出来的东西,一定是邪的、歪的,让人厌恶的。难怪我们这里有一位老年同修被恶警绑架后,有犹大到了她跟前,她便大声斥责:你这个出卖师父的败类,没有良知的东西,你也配跟我说话……几句话,犹大便抱着头,哭着跑了。这里不是提倡这种做法,只是说明,从根本上认识什么是犹大后,就不会接受犹大的言论。从根本上讲,这就是信师信法的问题。

以上所说问题,都是遭到魔难的同修所缺乏的,而解决这些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多学法、多学法,排除一切干扰学好法。

以上是个人所悟,有不足之处,请同修一定要指正,共同走好我们的路,完成好我们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