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所的纪念品纪念什么?

再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三日】同修们,我们多少同修在九年多的腥风血雨中正念正行,从根本上否定了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可是又有同修对此问题认识不清。我身边就有这样的同修,从劳教所回到家中,带回了一本影集,是恶警们送的,里面很多是同修配合邪恶“唱歌,作画”的照片,而且都是同恶警共同拍的,同修把这本影集当成了“纪念品”保存,却不知在另外间一切都是有生命的,把一堆邪恶带回家中。進一步想一想,这些东西纪念什么呢?纪念被迫害?纪念在迫害中得到了一点伪善待遇?纪念自己曾经不同成度的配合了邪恶?这些都不是清醒的表现啊。

这种邪恶而不理智的东西放在家里保存,等于求干扰,所以同修要从新过家庭关,所有的亲人都说:“别炼了,跟丈夫好好过日子。”同修几乎失去了学法炼功的环境,同时也再次被当地恶警骚扰。更明显的是劳教所的恶警从千里之外来“看”同修。第一次没见成,又来第二次,并且叫当地恶警把同修叫到当地公安局接见。还伪善的关心这位同修是否与丈夫离婚了,现在生活的如何等等,在这邪恶场的干扰下,同修几乎是邪悟状态。在本地同修一次又一次的劝说下,才在三个月后写了严正声明,半年多才恢复修炼状态。(刚回来时,怕见同修,不参加集体学法,甚至不愿看明慧网。)

写出此文,意在提醒同修别再走以上同修的弯路。我们怎能把接受邪恶配合邪恶的照片当成是美好的回忆呢?这样怎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怎么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呢?

还有的同修在邪恶的黑窝里,高压下写了“三书”,过一段时间又后悔了,就去找恶警说写的“三书”不算数了,要从新修炼,这时邪恶会加重迫害,对同修施以酷刑。有的承受不住,再次写了“三书”。有的咬紧牙关闯过来了,没有再次写“三书”,这些同修认为和邪恶已经谈过了,就不用写严正声明了。所以出来了也不写严正声明。同修啊,白纸黑字写的“三书”,在另外空间里都是存在的,与邪恶谈过了,怎么能抹掉“三书”呢。所以有很多同修对此事还是认识不清。

大陆被迫害过的同修,不仅应该反思自己的不足,还要清理自身的空间场,包括上面提的所谓“纪念册”之类的物品。也希望同修们都去关心从黑窝中出来的同修,帮助他们,尽快精進起来,让我们互相帮助,整体圆容,走正走好最后的正法修炼之路。

个人的一点认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