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师尊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三日】我修大法已经十三年了,如果没有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没有同修们的真诚无私的关心与帮助,我是不可能走到今天的。一路上,既有成功的喜悦,也有剜心透骨的经验教训。虽然走的跌跌撞撞的,但我凭着对师父的正信、靠着学法修心走过来了。而且我深深的体会到:只有在师尊安排的正法之路上走,才能越走越踏实、越走越宽阔。

一、做一个有主见的大法弟子

小时候,我生活在一个比较家长制的家庭里,奶奶一个人说了算,父亲是个孝子,母亲非常善良而缺乏主见,而我又是家中的老幺,我的人生旅途也是从学校到学校。这一切造成了我是个缺乏主见的人,而这一缺点后来又影响到了我的正法修炼

个人修炼期间,我担任过一段时间的辅导员。刚开始的时候,因不知怎么做和其他辅导员发生过心性上的摩擦,真实的原因是自己不敢拿主意、有依赖心,可当时却怨人家不帮自己。这个执著当初并没有去掉。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一开始迫害大法时,我和许多同修去了省政府,可是随着环境的越来越恶劣,就不知道怎么办了,而且还走了一段令人痛心的弯路。但我并没有放弃大法,特别是邪恶肆无忌惮的抹黑大法、恶毒的攻击师尊时,心里不知有多难受,我本性的一面告诉我:必须上北京去,为师尊讨还公道、告诉世人大法好!

当我的这颗心越来越亮的时候,碰到一位辅导站的站长,我说:「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去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没想到这位站长说:「没用的!江××是不可能认错的,××党什么时候认过错?」这几句话一下子打消了我上访的积极性,一时没了主意,竟忘了用法来衡量对方的话对不对、在不在法上。

那一段时间真的是无法形容的苦闷与彷徨,晚上经常做两种类型的梦:一种是梦到自己搭上了开的飞快的火车,那个「隆隆」声现在回忆起来依然觉的气势撼人。奇怪的是,这个火车没有我们现实中见到的铁轨,却开的又快又好,我在中途不知什么原因下了车,耳旁是渐渐远去的火车的轰鸣声。另一种梦是自己在爬高,最后一步怎么也不上去了,只觉的那个腿就那么酸软无力。

当时也不明白为什么老做这两种梦。直到二零零零年六月见到了经文《走向圆满》后,我才十分坚定的走上了天安门。在真正溶入正法修炼中后,我终于明白了那两种梦的涵义:这是师尊在反复的点化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赶快走出来证实法,正法之路是没有参照的,要走出自己的路来,不要半途而废,要相信自己!师尊在经文中说:「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精進要旨二》〈路〉)可我当时就是不悟,没有更早的走出来证实大法。

类似的经历还有许多,在经过了一次次的教训之后,通过学法交流,自己在法上逐渐变的成熟起来。以前自己悟到什么去做时,总是心里没底,非要别人给予肯定了心里才踏实。过后才明白自己对自己不自信,其实这里的不自信的实质是不信师、不信法,所以才显示出自己没主见。为什么不用大法来衡量呢?一个神他认准的路就一定会走下去;一个在法理上明确坚定的大法徒,是决对不会被外界的任何干扰所动的,哪怕这种干扰来自大法弟子内部。

师尊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明确的告诉我们:「所以我也经常告诉大法弟子,你们自己要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别人的意见可以听取,但是你走的路如果是正确的,就不要老是动摇来动摇去的。」

明白这些法理后,无论是在帮助同修、选择讲真相的方式、注意大法弟子的安全等方面,不再以同修的脸色、他人的态度作取舍的标准,而是用大法作为衡量标准,错的就改正,对的就坚持,不再摇摇摆摆了。

二、心系众生,以法为大向内找

我刚开始走出来证实大法时,盲目的效仿、冲动、缺乏理性,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魔难。虽然也找到了一些执著,但不彻底。由于不明真相的家人受骗,配合了邪恶对我的迫害,我的心中充满了怨恨。出狱以后,我是一边防警察,一边防家人,把他们一概视为邪恶,和他们对立起来。对于家里的事,我是能敷衍就敷衍;对于家里发生的一切矛盾,我都看作是对证实法之事的阻碍,全部予以破除,只想做证实法的事,还自认为自己很坚定、很精進,没被常人束缚住。也就在这种状态下,旧势力的邪恶考验开始了──我的婚姻出现危机。

开始,我只是认为这是在看我能不能把夫妻之情放下。这有什么难的!大不了我离家单过,做三件事岂不是又有了更多的时间?在出监狱之前,我曾做了一个十分清晰的梦:我离婚了,我表现的很大度,只希望对方找到一个好的本份人;然后我出现在街上,把被子铺在大街上睡。可是,我几次背着包裹出去,我都回到了家中,因为我不知道这种做法到底合不合适。通过学法对照,发现这种做法不仅没证实大法,反而会使知道我情况的人更加相信邪恶污蔑大法弟子不要家庭的谎言,如果其他同修都这样做,即使我们发的资料再多,也是救不了人的。那个离婚梦是旧势力安排的,我不接受它!大法弟子不能一无所有的去证实法。

可是事态的发展越来越严重,但我不肯向内找,有几次还怒火爆发,还用「忍无可忍」来掩盖自己。但我不愿大法受损失的一念,最终逼着我向内找。这一找还真是发现了不少执著。其一,我在证实大法的过程中,有许多不理智的行为让家人误解了大法。其二,以证实法为借口,没有按师尊的要求做到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没有让他们感受到大法的美好。其三,我把自己遭到的魔难,当作了人对人的迫害,用常人的理来对待,当然就会生出常人的气恨来,心里不善,缺少洪大的宽容,那怎么救得了人呢?要知道那些警察和自己的家人都是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所操控的,是受骗者,很可怜。我不能只想到自己被伤害,我要讲真相,要救度他们。

当找到这些执著之后,我就努力的去除,我感到自己的心变平和了,容量变大了。随着我的心性的提高,婚姻的危机消失了,家人也转变了对大法的看法。

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

在邪恶迫害大法之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日子里,几位学员在一起交流时,大家都表示要坚修大法,我说:「就是把我关在监狱里,我也要炼!」坚修大法就会被迫害,几乎被当时所有的修炼者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因此,很多时候不自觉的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

二零零零年七月,当我带着一颗非常纯净的心在天安门广场炼功时,啥事没有。后来觉的自己什么也没做,不如被抓被关的同修,结果我被抓被关,还带来了一系列的麻烦。二零零零年底去北京,也是被抓被打,不过我已认识到不能被邪恶关押,因此抓住了师尊安排的机会走脱了。看到一些同修被抓被判就无可奈何的承认,针对这种现象,我和其他同修交流时特别强调:如果被抓住了,不用担心,只要念正,就一定会在师尊的安排下走脱。一次,我在贴标语时被抓,我不配合邪恶,最后在半夜时走脱。

由于这些经历,我自认为反迫害还不错,但心中总有不畅快。后来通过学法和看交流文章,才明白根本就不应该承认旧势力的迫害,而自己表面看起来不错,实际上却是在接受迫害后再来反迫害,没有真正走在师尊安排的正法之路上。

其实,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师尊早就在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三日于多伦多的《加拿大法会讲法》中明示过:(弟子:假如弟子有一天成为被人破坏的对像,应该如何去学法?)“师:在任何情况下就坚定的修大法就完了,为什么要想到被人破坏呢?你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无论你身边或者是过后发生的一些事情,你仔细去分析都有它的道理在。”这部份讲法自己看过多遍,可就是没悟到。旧势力是相当邪恶的,它往往在你的思想深处下手,让你承认。如果不能做到多学法、法理清晰,就很难识破邪恶的伎俩。

有一次,我在街上碰到了一位熟人,她在了解了我的情况并听了一些真相后,对我说:「以后它们如果再找你,你就不要把话说的那么直、态度那么硬,以免自己和家人再遭罪。」我象以前一样态度坚决的予以否定。当她反复说时,我突然一惊:这里面有鬼!当我接着她的话回答时,不是已经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吗?承认它们以后找我。好狡猾!这不是她在说,而是旧势力借她的嘴在引诱我上当。好险哪!于是,我微笑着以不容置疑语气说:「谢谢你,不过,你说的它们再找我的事根本就不存在!」她听了一震,就不再劝我了。从此以后,每一思每一念我都很注意否定那些承认迫害的念头,不允许迫害,迫害也就真的没有发生。

「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为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我们每一位同修,一定要严查自己的一思一念是否符合大法,这样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好师尊给我们安排的正法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