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让我突破了厚厚的一层观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三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想向大家汇报一下一件小事情是怎样让我突破了厚厚的一层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观念。这个观念对我自己有害,也对我们形成的整体有害。

去年我有很长时间觉的身体很沉重,尤其是腿。这种感觉来了又去,我意识到,这和我的修炼状态有关。但是我找不到问题的症结。我的生活分为三部份:一部份是个人生活,我得照顾一位上了年纪的朋友和我的生病的姐姐;另一部份是我作为自由职业者要工作,还有一部份就是当德文大纪元的编辑,同时还有神韵晚会。

通过师父一个慈悲的安排,我在十月份有机会暂时脱离这个的环境,到洛杉矶给希望之声、新唐人以及大纪元的员工提供发声训练的课程,提高节目水平。

这也是我在常人中的工作,我给职业人员和业余人员提供如何处理好身体和发声器官之间的关系的培训,并帮助他们练习。

在那五天里,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轻松的,让人兴奋的环境。在洛杉矶,三个媒体的办公室在同一层,这样我一直都在修炼人中,我也住在修炼人的家里。

虽然每天工作很多,经常要一连几个小时注意力都集中在别人身上,但是我总是很快就又变的精力充沛了。读书、炼功都很多。培训之后是一天半的观光,然后我就飞回了德国。路上我睡了一觉,坐了很长时间的飞机之后我到达柏林,却根本不觉的累。

我很惊讶的发现无论在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我都感觉非常轻松,在回来后的头几个小时里,我密切注意着那种沉重的感觉是不是会再次出现。我進屋的时候,它没出现,我去见住在我家,九十六岁的有时需要我照顾的女士时,它没有出现,当我浏览象小山一样的信件时,它没有出现,当我检查E-Mails时,它没有出现。我在路上根本就没有上过网,积攒了一些邮件。

但是,当我读大纪元编辑部的邮件时,那种沉重的感觉又来了。我感觉,它好象石头一样把我往下拖。我很快的想,一半问题在我,一半问题在别人,看看他们之间现在又在互相埋怨,又有这么多文章写的不够好。当然在这个时候我忘记了,我有多少次没有做好我自己的工作,等等。我对自己说:我们应该怎么做?向内找。但是这些都是我的问题吗?是,就是我的问题。我曾经觉的,虽然自己有时候也会生气,但是我其实总是满怀仁慈的为别人着想,但是我不得不意识到,我经常会很快的感到沮丧,在内心里抱怨别人,我生气,我想逃走,我想把计算机关了,我觉的同修之间的互相帮助太少,不能让人信任。我根本不看,同修有多少事情做的多么好,多么认真,我只看到缺点。因此我的身体变的很沉重。这不是好的修炼状态。

我认识到,我在做每天例行的编辑工作时,很快就失去了平静的心境,别人的做法和我对别人的看法左右着我,我变的情绪化,而失去持久力。因为我不在法中,所以我在人的层面跌了跟头。就象被一个小石子绊了一下,被绊的人几乎没有觉察。

问题都在我身上,在我对别人的观念上。当然我的有些看法是对的,当然别人的确犯了错误,做法有错误,但是我没有用善心对待,没有用慈悲对待。当我认识到这个问题,并能够向后退一步的时候,别人的问题就只是别人的问题,而不是我的问题了,我自己内心能够真正保持一个平和、慈悲的心态。我能够找到完全不同的解决办法,或者我能够更好的帮助别人,内心没有不耐烦的感觉,而我也从别人那里得到了更多的帮助。

我很遗憾我给这个整体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现在一个很小的思想改变了,我能够心态平和的看待编辑部里发生的事情了。

这个决定性的一步对我来说就象一个礼物一样,我不想再失去它。当然现在我的感觉更好了,我周围的人也是如此。我在编辑部工作中发现的执著心,也反映在我的私人生活和职业生活中。当我不再在内心里抱怨我还要做这样那样的事,还要做这么多,别人做的怎么样等等时,别人的反应也变的让人愉快了。沉重的感觉变成了轻松。

我想,我现在理解了这个修炼的机会,我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再摔倒。谢谢尊敬的师父。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德国法会稿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