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恶人绑架未遂看警察的觉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三十一日】年前腊月二十九(元月二十四日)下午我到农村去发放大法真相资料,途中还劝说四个有缘人退出了中共邪党组织。当我抵达县城准备乘车返回时,一只脚刚踏上车,突然从后面扑上来四个便衣一把将我从车上拽下来,一名便衣将“工作证”在我眼前一晃,声称他们是派出所的警察。我立即意识到遭便衣绑架,便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

车站人多,车上也有很多乘客,旁边还有一个大型超市买年货购物的人来人往,还有很多出租车停在那里。当听到呼声,很多行人驻足观看,有的在说是法轮功。一便衣见此情景忙说:莫搞他,就旁边问一下。另一名便衣很邪恶的说:你怎么这么勺(意为傻)先把他搞到所里再说。于是四个便衣蜂拥而至把我从车站往人少的一条街上推,我始终向人群多的方向高呼:“法轮大法好”。

他们企图用出租车绑架我去派出所,一便衣拿着工作证先后拦了四辆出租车,司机都摇头不干,把车开走了;当拦下第五辆车时,那名司机同意了,但我坚决抵制,手抓住车门不放,一边高喊。要车的便衣说:法轮大法好,都知道。他们妄图阻止我高喊,这样僵持了几分钟,他们放弃用出租车,将我推到超市院墙边,三名便衣同时说:好、好、好、法轮大法好。两名便衣拽着我不放。另两个可能是两个小头目,在一边商量,同时都慌乱打电话、接电话。

这时我停止高喊,开始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彻底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便衣警察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今天劝退的四个人还没声明,我还要救人,不能被邪恶带走。

一会儿又来了两个便衣,一个边走边说:哪个晚上又安排七八上十个人值班陪他吵,另一个问什么事。拽我的便衣从他衣袋掏出光盘说:他发《九评》光盘。便衣接过光盘看了看,后来悄悄放入自己的口袋。他们几个在一起商量了一下,过来就强行翻我的包。这时我一边发正念,一边高呼:“法轮大法好”。他们见没有东西就住手了,又问身份证,我不理睬。

过了几分钟,一辆警车开过来了,但没有到我跟前,而是停在了几十米开外路上,下来一个穿制服的警察可能是一个所长,除两个拽我的外,其余的都围过去了。又过了几分钟,警车原地掉头,向来的方向缓缓行驶。此时两个拽我的便衣放开手,灰溜溜的跑了。

前后大约二十分钟,我堂堂正正又走向车站乘车返回。这其中,可以看到一些警察已经觉醒,并抵制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