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 正念正行中显神迹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我修炼已十多年了,回想走过的路,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磕磕绊绊走到今天,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谈几件我在修炼中所经历的事与同修们交流,与同修共勉。

一、在黑窝期间经历的几件事

(一)记的二零零一年,我和同修们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那个邪恶的黑窝。突然有一天,听到师父给了我们除恶的能力“发正念”,大家很高兴。但开始我还不会用,酷刑中恶警想用棍子把大法弟子打“转化”,当时我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是神,你小小警察不配打我。这时只见恶警举着棍子约有两分多钟就是落不下来,在旁边的大队长赶忙说:“别打别打,这人多好啊,交个朋友也挺好。”接着晚上不让我睡觉的恶毒计划也解体了。

(二)一次恶警为了给大法弟子施压,他们找话题打人,一个恶警用长把鞋刷子打大法弟子的额头,两、三下就起包了。这时我意念中发出一个法轮挡在其手前,再看他的手停在半空落不下去了,他的脸瞬间有了很大的变化,邪恶的表情消退了。

(三)再有一次,恶警又是找话题打人,夏天大家都穿着单衣服,恶警穿着皮鞋抬脚就踢大法弟子,刚踢三、四下,我意念中发出法轮挡在其脚前,他的脚再也踢不过去了,看他那凶狠的脸瞬间变了笑容。

(四)还有一次恶人们在开会,在打扫卫生中被我发现,因为他们的开会,就是研究怎么迫害大法弟子,我放下手中的活,進屋发正念,一瞬间开会的恶人们全被正念打散了,像一群无头的苍蝇,有上楼的,有下楼的,有去卫生间的,乱了好一阵子。

(五)因为大法弟子平常都在教室里休息,抓紧时间有的背法,也有以各种方式学法的,时间一长,恶人就想过来干扰。因为很静,我听见有脚步声就发正念:让他進不了屋,结果曾有十几次,他们想進屋干扰就是進不了屋。

二、几件救度众生的经历

(一)有一次与同修两人去挂条幅,一路上发着正念,当挂到一个派出所时门前正好有高压线,我们边发正念边挂条幅,挂完发现虽然是傍晚,所有房间全亮着灯,像白天一样亮,整个派出所却一个人也没有,我们边走边挂,我们在路边挂时,一辆巡逻警车从我身边不远处经过,却看不见我们。

(二)一次在时间很紧的情况下,出去发了一些小册子,却发现小册子没套袋,再一抬头发现要下雨了,我突然心生一念,千万不能下雨呀,众生等着看真相呢,结果第二天早上却发现,雨一点也没下,真是神奇。

(三)再一次我与两位同修去贴传单,在派出所周边楼区里贴,贴了一会发现有蹲坑的,还不只一个,我不慌也不怕,见着一个清理一个,清除在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清完一个走一个,等我们都贴完了,也没有干扰了,安安全全的回家了。

(四)有几次发资料出现了同样的现象,在我傍晚发资料的时候,突然出现一辆出租车,刺眼的灯光把我照在路中间,我不慌不怕,内心中发出一念,旁边有路口,拐弯吧,别干扰我,他就很快的、很“听话”的拐弯走了。

(五)还有一次为了曝光邪恶,我和一位同修去市公安局大楼给恶人拍照,在市公安局大楼走廊里,我们看到几乎被公认的最邪恶之徒,被大法弟子的正念神威吓的不敢進办公室办公,也不敢报自己的名,最后下楼梯时吓的几乎摔倒,由此看出邪恶已经很虚弱了,如果大法弟子的正念很足,邪恶的坏人什么也不是。

(六)那是一次在同修家,因为同修的老父亲是常人他得了重病,经人介绍、我去照顾这位老人。有一天同修被恶人绑架了,随后邪恶找到了同修的家,来了约四、五个人开着车来抄家,他们冒充物业的要我开门,他们想進屋,我不给他们开门。

他们就吓唬我,耽误了他们的工作要拘留我,这下露出了真面目,我不再理他们,進里屋去发正念了。彻底解体在他们背后操控人的所有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等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他们砸了一阵子门,也没人给开,他们看到那些办法都不管用。就在门口留了两个人,其余的人还装作开着车都走了的样子,我也有所发觉,但我并不理他们,我继续发正念,直到他们真的走了,家人也回来了,恶人再也没敢来。

上述只是我的几次经历,当然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弟子的正信所分不开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没有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这一切都谈不上。这是我个人的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