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的脊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大学时代同学之间经常讨论的话题之一,就是说中国人的奴性太强,讨论来讨论去都无知地归结为传统文化造成的。多年后明白了,中国人的奴性并不是传统造成的(日本、南韩可以作为参考),而是中共造成的。许多人说中国人“贱”,但中国人并不是生来就是贱,而是中共的暴政奴役造成的。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迫害无辜,还要无辜者心服口服地“认罪”,感谢党的“宽大”。就象在文革中的许多“反革命分子”,在被枪杀前还高喊“毛主席万岁”。那些幸存的无辜者后来被“平反”,还对中共感恩戴德。中共就是需要这样的人,也把中国人奴役成了这样的人,变成了“党奴”。很多国人的奴性已经根深蒂固,可能还没有认识到自己是跪着的“党奴”这一事实。

去除国人的奴性是艰难的。近来和某大学的一位教授说起法轮功的事,他的反应也是典型的:法轮功好就在家里炼,为什么要给人发传单、讲真相,“搞政治”、“反政府”干什么呢?并且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我问教授:宪法讲信仰自由,法轮功有没有信仰自由,炼法轮功信“真善忍”有没有错呢?答:没错。我又问:警察半夜三更的把许多炼法轮功的人(其中有很多老头、老太太)抓起来,然后按个“罪名”送去劳教所、监狱,甚至打死,这样做对不对呢?他默认不对。我又问:既然这样不对,那么法轮功有没有说话的权利呢?他觉得应该有说话的权利。我又问:既然法轮功有说话的权利,那么人们为什么不反省共产党的错误政策,反而指责法轮功告诉人们的事实真相呢?这时这位教授睁大眼睛,不说话,吃惊地看着我。我补充说:家人的痛苦是错误政策造成的,并不是炼法轮功造成的。

是啊,在国内外,那些被“伟光正”洗脑的人怎么会怀疑、怎么敢质问党的错误政策呢?!中国人在“党”面前跪久了,不仅习惯于跪着了,而且觉得跪着是天经地义的,连想站起来的意识都没有了,更不敢质疑跪着是否合理,是否合法;不仅自己不敢站起来,而且还反对别人站起来。

美国《华尔街日报》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陈女士说,修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为题,头版长篇报导了山东省潍坊五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陈子秀被中共折磨致死的遭遇,引起国际广泛关注,记者伊安•约翰逊因此报道而获得该年度新闻普利策奖。

就象“站着是一种权利”一样,当法轮功学员坚持说“修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的时候,中共用惯用的整人手法,扣上一顶“推翻政府”、“反党”的大帽子,许多跪着的人附和道:法轮功搞政治。

通过历次的政治运动,中共打断了中华民族的脊梁骨,但是中共的血腥迫害动摇不了法轮功。这不仅让中共害怕、仇视,还让许多跪着的人也好象和法轮功有什么私仇似的,只是因为法轮功和那些跪着的人不一样,一直是站着的。

法轮功这种骨气和勇气正是中国缺少的珍贵和高尚的品德。中共的政治把人驯服得跪着为奴。做人还是做奴?如果把坚持“站着做人”说成是“搞政治”的话,那么中国不就需要这样的政治吗?尽管不为中共所喜欢,不为许多跪着的人理解和接受。而这失去骨气的不理解、不接受,使法轮功所承受的不只是中共迫害所强加的苦难。

法轮功坚强不屈的正气正是现代中国所奇缺的,跪久的国人不要连站起来的意识和勇气都没有了。中国人应该靠近法轮功,了解真相,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站立于天地之间的人。法轮功的铮铮铁骨铸成了中国新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