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城迫害知多少?(二)

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遭酷刑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镇压迫害法轮功以来,胜利油田邪恶的六一零非法组织、滨海公安局国保、油田反某教协会、油田洗脑班、滨海看守所拘留所等机构肆意践踏法律,非法迫害胜利油田的法轮功学员。几年来,2人被迫害致死,近百人被非法劳教迫害,上千人被非法抄家、罚款、拘留,数十人被开除工作。在迫害中,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软缩带、野蛮灌食、死人床、吊打、电棍电、铁钳掰肉、“死揣”(音译)等。

(一) 铁钳掰肉

庄琦,男,胜利石油管理局运输八大队二十九中队博兴前线北大院特车队司机。2002年被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遭到靖绪盛、孙凤俊、宋伟忠、刘红东、宋昌荣等恶警的残酷折磨与迫害,其中包括:“铁钳掰肉”、电棍电、把烧红的香烟插入他的鼻腔内、长期的反铐双手、上老虎凳、拳击双肋、不让睡觉,把茶缸放在胸脯上再用掌击打,用板凳猛击前胸、后背……其景惨不忍睹。

恶人先是用电棍电,未能奏效,又用拳脚重击其头部,穷凶极恶的恶警为了掩饰罪恶和自己的恐惧心理,用胶带封住他的嘴,不准出声,然后用“铁钳掰肉”的酷刑迫害庄琦(注:“铁钳掰肉”是用扒车带用的铁钳,夹住学员腿上的肌肉,然后用螺丝紧固后,使劲用力掰,使肉与骨头分离,学员当场晕死过去。)而且不让睡觉。

就这样折磨了两个多月,严重时庄琦被折磨至昏死过去两个多小时,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由于长期的非人迫害,庄琦肺部和腿部都受到了严重损害,留下了长期流鼻涕和腿疼的后遗症,一直没有复原,直到离开劳教所,仍然一瘸一拐的不能正常行走。

(二)铐铁椅子、吊挂、吊铐折磨

卜庆金,男,东营市河口区孤东采油厂作业二大队职工。2002年正月十六,孤东采油厂党委书记惠成龙指使恶人将在井场上干活的卜庆金强行绑架到孤东采油厂的私设监狱,铐进铁椅子里,脚锁进底部的铁环,腰部用角铁做的横梁压住,在铁椅子后背上端绑了一根铁棍,两只胳膊拉直用手铐铐在铁棍的两端,似五马分尸形。

寒冬腊月,卜庆金铐在铁椅子中长达十几天,其中之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周身刀割似的冰冷,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恶人的目的就是为了逼他讲出那三个字“不炼了”。当时,卜庆金绝食抗议,恶人用铁铲子撬开卜庆金的嘴野蛮的强制灌食,硬把牙齿都撬松动了,口中鲜血直流。

后来卜庆金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王村劳教所这个魔窟里,卜庆金2002年刚进去时就被打得面目皆非,整个头肿大起来,连五官都分不清了。后来他遭受过“吊挂”、双手分开吊铐等酷刑折磨。

吊挂:就是把学员上衣扒光,双手吊起只让脚尖着地,然后由两个邪恶之徒撬学员的肋骨。这种酷刑看不出外伤、又检查不出内伤,就是叫人受不了。

双手分开吊铐:对坚信法轮大法的学员,恶警把他们双手分开吊铐在窗棂或床头上,脚尖着地,期间还有恶警或恶人打耳光,以手或器物捅肋骨等,使学员非常痛苦。

卜庆金经常被吊起来,脚不着地,一吊24小时,并且遭受毒打,一个多月不让睡觉。卜庆金后来骨瘦如柴,被迫害得不能说话。

(三)电棍电太阳穴

据明慧网2004年12月20日《控告胜利石油管理局集输公司长期迫害大法弟子》的起诉书中报道:

“姜海松,男,30岁,集输公司职工,身体健康,精神正常。2002年2月无故被集输公司长期关押,家中大法书籍也被保卫科抄走。姜海松绝食抗议无理关押,索要书籍,绝食第8天,集输公司保卫科以检查身体为名把姜海松骗到油田八分场精神病院。

在那里,姜海松被捆住手脚,绑到病床上,每天被强迫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姜海松抵制用药,被多次过电,五名护士按住姜海松手脚,护士长王××把电流开到最大强度,两个电极对准姜海松的两个太阳穴,连续放电,嘴里还喊着:“敢不吃药,我让你接受教训”。强大的电流冲击他的大脑,犹如雷劈般的痛苦,导致浑身剧烈的抽搐和没命的嘶叫。真是惨无人道,欲置人于死地。

经过67天的折磨,姜海松被摧残得神情呆滞,面无人色,精神恍惚。他们还组织民警前去观看,告诉说:“这是法轮功的痴迷者练疯了”,以此来毒害更多的世人。姜海松的父母多次找公司要人,但都置之不理,母亲因受不了而精神完全崩溃,父亲也因这飞来横祸忧心如焚,引发心脏病。”

(四)野蛮灌食

李业明,男,30多岁,是胜利油田胜利设计咨询有限公司工程师。2005年3月29日,李业明被非法劫持到滨海看守所。看守所恶警野蛮地给李业明戴上手铐和脚镣。手铐是铐在脚镣上的,这样人只能弓着身,两天下来腰像断了一样。为争取合法的炼功权利和无条件释放,李业明开始绝食抗争。看守所连续两天对其进行野蛮的强制性灌食,第一次是浓盐水,第二次是玉米糊+浓盐水。看守所的灌食方法十分野蛮,李业明在自述中说“他们叫来4、5个犯人把我按住,用尖嘴钳子把嘴撬开,把一个塑料饮料瓶去掉下部,做成漏斗,强行插入喉咙,捏住鼻子往里灌,简直能使人窒息。……我警告他们,迫害大法弟子会遭恶报的。第二天,有犯人告诉我,恶警张大鹏住院了,看来迫害法轮功真遭报了。此事在犯人中震动极大,他们也不再管我炼功了,甚至连看守所每天的例行点名在我们牢号都简化或省略了。”

(五)软缩带

邱红梅,女,30多岁,胜利油田东辛采油厂新大劳动服务公司职工。2005 年3月25日晚被石油大学公安处恶警绑架,非法劳教2年。在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恶警轮班熬她,不让她睡觉,她喊着“法轮大法好”,被吊打,恶警殷桂华找电棍打她,恶警们用抹布塞口,用胶带封口。她挣扎着不让堵,恶警们就把她绑起来了。打掉一颗下牙,另一颗也快掉了。

恶警李爱文强制她喝不明药物,她不喝,恶警们就往她嘴里灌,灌也没灌进去,就用毛巾捂邱红梅的嘴和鼻子,邱红梅当时昏了过去,恶警们就给她灌药物。邱红梅醒了以后头晕,头疼,手还戴着铐子,硬挣扎,时间长了把两个手、手腕都磨烂了,恶警一看手和手腕都流血了,恶警李倩出坏点子,就和恶警们说用软缩带绑她,软缩带勒她的两个手和手腕,痛得她死去活来。恶警逼着邱红梅站起来,邱红梅好不容易扶着东西站起来,还没站稳,恶警丁海英穿着皮鞋把邱红梅一脚踢倒,又逼着她站起来。邱红梅被恶警们迫害的头脑一直不清醒,而且恶警把她的两个手和手腕用软缩带勒的她非常痛苦,一直到邱红梅回家时,手仍没有知觉。

(六)“死揣”(音译)

素晴(化名),女,东营市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2000年11月,在北京东城看守所(也叫炮局),因炼功,而被戴上一种叫“死揣”的刑具。刑具是用废弃的手铐做的,缠上布,使之不能再伸缩,然后用一把古代时期的生锈的横插锁(因市面上已不出售,故用现代锁代替)将两手固定。每天痛苦不堪,躺不下,坐不安,上厕所由好心的刑事犯帮助。因绝食抵制,才在六天后打开锁,此时手已没了知觉,不知是谁的手了。

(七)死人床:

《九评共产党》揭露了恶党的真实面目,传播《九评》利国利民。恶党对《九评》传播者的迫害凸显其心虚恐惧。2005 年5月,山东桓台县公安局在抄法轮功学员张爱泉、王明云、于德胜家时发现有《九评》资料,特别是有博大出版社出版的精装《九评》,此事惊动了山东省公安厅,一定要查到这些《九评》来源。山东省迫害法轮功专案组开到了胜利油田,对三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刑讯逼供,大打出手,有目击者看到于德胜身上到处是血,张爱泉从看守所传出来的衣服也到处是血。他们把这三名法轮功学员绑在死人床上一个多月,但仍一无所获。

以上事实都是这几年来法轮功学员冲破重重阻力在明慧网曝光出来的部份真相。当然,在胜利油田还有很多很多的迫害没有完全曝光,或由于种种原因根本没有曝光出来。这些也只是中共发动这场对法轮功迫害的冰山一角。法轮功学员为什么遭受如此邪恶的迫害?一、为了坚持信仰,坚信真善忍,坚信法轮大法;二、为了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其中也包括您。

您看到的这些真相资料,都是法轮功学员们冒着被抓、被判刑、劳教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用自己的个人收入制作的。为了什么?我们不求任何回报,只是希望您能明白真相,认清中共邪党骗人的伎俩,有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