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炼功中的一思一念,不给旧势力可乘之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天气越来越冷,一天早起晨炼,一出被窝,觉的冷飕飕的,我边穿衣服边动了一念:以后天会更冷,我这么不愿吃苦,能不能坚持下来呀!就这一念,打开放音机炼功带就转不动了。我对着放音机说:我不该这样想,可你也不能被我的思想带动呀,咱不能被旧势力控制了,好歹先炼完今天的功再说。一按键,好了。可从那以后几天总是不好。放音机就象没了干劲儿一样,越转越慢,最后停止。我知道是自己的状态造成的,不得不冷静的找一下自己到底误在哪了。

很长时间以来,我总是不太注重炼功,特别是动功。即使炼了,也不是很入心。常常随着师父的口令机械的做着动作,思想却开了小差了。久而久之,不纯净的思想使一些败物有隙可乘,使我越来越犯困,迷糊,主意识不强。大前天中午,我捧起《转法轮》,立即一股很浓的困意袭上来,我看了几段,实在坚持不住了,但又不甘心躺下睡觉,顺了那些困魔的意,只好向后仰坐着发迷糊。朦胧中,一条大道两边有喇叭在喊:都到现在了,你说谁还炼法轮功呀?我仿佛失去控制了,不由自主的说:谁还炼谁就是傻子。但一点主意识立即醒悟不该这样说,于是我努力的用思想的本源又重述了一遍:那不是我说的,那是常人的观点。我是大法弟子,修炼人不是傻子。然后就打了一个盹儿,感觉我在大道上走来走去,我赤着的双脚被路上的小石子硌的生疼,急忙穿上拖鞋,来到旁边的洼地里,那有一片收割完的芹菜地,我跑上去,努力的清理着盖在上面的一层白蒙蒙的脏东西,然后有人把我拉上来了。我醒过来,回想起梦中的情景,一下子悟到是自己不愿吃苦,才走邪了。只有勤学苦炼,败物才会被清除,才能提高上来。不行,我要学法。这样坚定的一想,一点不困了。

有了这颗坚定的心,师父就会帮我。这几天,我一发困,就有常人或外在的事由让我动一动,振作起来。也不能总让师父操心啊,路得自己走,师父要的是这颗坚定的心,“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转法轮》)可是如果我们自己安于现状,不勇于精進的话,那师父就会干着急没办法。“谁能强制你转变你的心呢?”(《转法轮》)

每天照常炼功,放音机暂时不能用就自己默念口令。这样一来,对师父口令的那颗依赖心不得不放下了。炼功中思想稍一溜号就不知道做几遍了,所以只有集中思想去做。在清除杂念和思想业力的干扰方面有進步了。

和我一样在安逸心和困魔、懒魔的干扰下,不注重或找种种理由不炼功的同修,精進起来吧,师父说:“完整的一套性命双修功法,那就又要修,又要炼。”(《转法轮》)我们不炼功,不就是不听师父话么?而且不炼功,对改变本体和功能的加持都有影响,师父也讲过这方面的法。也就是说,不炼功会影响我们正念的威力,那么对讲真相就会有干扰。因为我们肩负着救众生的使命,所以,我们站在为众生去想的角度,也应该炼好功,在救度他们时能发挥更大的威力。

当然不是说不用炼功带就好,录音带中的音乐和师父的口令,都带有功的能量和法的威力,可是如果我们不集中思想去听去做,那是多大的损失和对师父多大的不敬啊。我讲的只是自己在现有状态下不得不这样做后所悟到的,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能跟着录音带炼当然最好了。

旧势力操控下的邪灵烂鬼在做着垂死挣扎,我们的一思一念稍有偏差,就会被其以各种形式干扰。我们都振作起来,让它干的每一件事,甚至是很小的事,都只能使我们更成熟坚定,那么是不是它自己就吓的不敢来了呢?

这只是我在现有层次现有状态中的一点认识,如有偏颇,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