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醒求安逸心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下旬开始,我对自己修炼的要求放松了,学法静不下心来,思想溜号,发正念也懈怠了;晚上零点发正念开始不愿起来,同时大脑中一个声音告诉不用起来发,躺着念一样;進而发展到听不到表叫了,同修起来发正念也不知道了;再后来导致发展到似有重物压身,有时知道想要起来发正念都要起不来了。我也知道状态不对,但还是随着走,它告诉什么就想什么做什么,到最后出现安排让自己死的细节都出来了,什么停放什么地方,自己也承认了。随之而来的是自己身体出现异常现象,不能吃东西,吃什么吐什么,左肋里象刀勒的一样痛,它还在脑子中说你这是肝癌,整个身体都难受,碰外边的衣服身体都疼得受不了,头脑不清醒、昏睡。

到这时,自己才感到问题的严重,才开始知道找自己。我是大法弟子,现在是正法时期,邪恶还在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毒害着世人。脑中的它安排叫自己死,这是师父安排的吗?按着它安排的走,这是师父安排的路吗?师父说:“它给你安排,那么你修成了,修到哪去?它安排修的,上边哪个法门也不要。”(《转法轮》),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讲:“将来你们看,都是安排的相当细密,不是我安排的,是这些旧的势力安排的”。此时我才开始警醒明白了,脑中的它告诉不用发正念、安排“死”的那一切,这是邪恶的旧势力黑手烂鬼邪灵在迫害。这不是师父安排的路,那个“我”它不是真正的自己。

我是大法弟子,师父不承认旧势力,我也不承认旧势力,你想叫我死办不到,我只走师父给安排的路。我流着泪从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不争气,我知道自己错了,请师父再给弟子一次机会,我一定做好,并开始发正念清除干扰迫害,同修也帮助发正念,三天后,严重的病态消除了。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

我家住凤城市的一个农村小镇,九九年三月有幸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修大法前我身体患有:脑神经关痛症、肩周炎、结肠炎、腰椎盘突出、痔疮等多种疾病,很痛苦;通过学法炼功,这些病都不翼而飞,八年没吃一粒药,真是无病一身轻,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虽然自己刚刚步入大法修炼才几个月,邪党对大法的迫害就开始了,但即使在邪党对大法、大法弟子的严酷迫害下,我没有动摇过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凭着一颗信师信法的心走到今天。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用法衡量走过的路,同精進的同修比,做的还很不够相差很远,在做三件事上有时精進,有时懈怠走的不平稳。我前段时间为什么会遭到邪恶旧势力黑手烂鬼的迫害,险些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根子上的原因是学法不够,放松自己、懈怠,追求常人的安逸,没有认清旧势力安排的假我造成的。

写出这段经历的目地,是意在提醒同我又类似追求常人安逸心的同修立即警醒,去除一切常人的观念,真正的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堂堂正正的走在助师正法的大道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