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是修炼的大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前身体有严重的心脏病,多少年也没治好,每年都得住上几次医院。自从修炼后至今十四年过去了,没有住过医院,也没有再吃一粒药。老朋友见面都说:你的身体怎么越老越好了,我说这是修炼法轮大法修的。

十几年来在修炼的这条路上,精進的时间少,松懈的时间多,自己也知道对不住慈悲的师父,也就是师父说的“恨铁不成钢”的那种人,得到的多而付出的少。下面我来说一下我和老伴一个大的问题:色欲。

几年来,也总想写写这方面的事,但又不好启口,怕人笑话。今天借此机会,把我这颗人心曝光出来,彻底的清除掉这执著的人心。

自九五年修炼后,身体也在不断的转化,越来越好,而欲望之心不是因为身体的越好,变得越来越淡化,而是越来越强烈。老伴(同修)二零零六年开始修炼的,身体也是越来越棒,在欲望方面也有强烈的求。我俩琢磨,这把年纪,就是常人,也该没有这回事了,这应该是旧势力利用色魔来阻挡我们得法修炼的。身体好,是师父给的,是让我们能更好的修炼的,不是过常人生活的。几年前,师父就不断的点悟我,每次干那种事时,都有不同的梦。有一次梦到房顶上往屋里哗哗的漏水,上去看看,找不到漏的地方。回到屋里,还是漏。又有一次,用一个大铝锅烧了一锅稀饭,去端锅时,觉的特别轻,打开盖一看一点稀饭也没有,全漏光了。再后来,多次梦到河里的水都流干了,里边的鱼全都死掉了,自己只觉的可惜。再发生那种事时,就梦到和死去的人在一起,让你干这干那,醒来时,头象裂开那样疼,白天很难受。自己也悟到,如果再不自拔,很可能就去它们那里报到了(死掉了)。

二零零九年,做过两次更可怕的梦。今年春天有一天晚上,老伴又想那个事,被我拒绝了。睡着后,又做了梦:我从外边向家走,走進大门回身关门时,突然从外面進来一个人,双手面对面把我抱住,越抱越紧,让我透不过气来。我当时没有觉的害怕,因为我心里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什么也不怕。当我看它的脸时,一下子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那根本不是人。我拼命的挣扎,也无能为力,我连叫了三声“师父快救我”。醒来后,觉得全身象冰块一样,一阵阵的发冷。坐起来发了半个多小时的正念,才恢复正常。

第二次是今年夏天,也是做了个梦,我从外面向屋里走。一進门,看见老伴睡在一张很高的床上,半边身体在床的外边,眼看就要掉下来了。我走到跟前,用手往里推她,还说:你掉下来了,你掉下来了。这时,她一下子爬起来,整个身体全压在我身上。我有些承受不住,只觉的自己一阵阵的发冷。我一看她的脸,这哪里是老伴,就是个妖怪,两只眼象豆粒那么小,向我冷笑。这时我喊:“师父救我”,醒来后,一身冷汗,好象心脏都要停止了,发了近一个小时的正念,才平静下来。

第三次是最近,也就是写稿子前两天的事。这次不是做梦,是明明白白的让我改,清除色魔,痛改前非。最近,儿子买了新房子,老伴很高兴,高兴之余,晚上不能入睡,又让色魔钻了空子。我说:不是讲好了吗,再也不能那样做了,如果再不去掉此心,我们都很危险,最后一次吧。过后,真是后悔极了。

第二天,老伴在平地上摔了个大跟头,左胳膊差一点骨折了,肿的老粗,半个胳膊都成了紫的,起了一个比鸡蛋还大的包,没敢对我说。到了晚上十点,我好了多年的心脏病又翻出来。我心里难受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七点半才恢复了正常。依稀听到师父说:“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转法轮》),我觉的不是悟不到,是悟到了,而没有做到,没有认真听师父的话,对我们这样的不争气的弟子,师父依旧耐心的、慈悲的等待我们的觉醒,我们真是愧对师父的救度、愧对师父的慈悲之心。

因为我俩文化程度有限,所有愧疚的心、感恩的心不知如何表达,千言万语都写不尽我们对师父的感激,只有努力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众生”,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做一个合格的、精進的法轮大法弟子。

这次下决心写出来,一是曝光自己、改正自己,二是让所有和我俩一样放不下欲望的同修借鉴,共同切磋,千万不要像我这样不认真、不精進。让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勇猛精進。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