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挖色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师父在最近的《曼哈顿讲法》中又一次提到了男女关系的问题。师父说:“另外提一点,就是大法弟子在生活方面要注意了。大家看到了,非夫妻之间不正当的两性关系是人类的罪恶,破坏着家庭,败坏着人伦。我过去早期就看到了这个问题,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最大的问题就是乱世时面对常人社会性的诱惑。这个问题对修炼人来讲,过去是要求非常严格的,无论是哪一种修行看的都很重。过去如果是一个出家人在这方面犯了戒,你就别再修了。如果是哪一个神仙带弟子在山里修,谁要犯了这个错,那你就永远都完了。就这么严肃的一件事情。作为大法弟子,你在大法中修更神圣,可是有的学员却那么不注意。不管社会上人世间的理是什么样的、人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作为修炼的人是高标准、超越人的理来看待这个问题的,是按照神的要求做的。”

我是一名21岁的青年大法弟子,在此之前自己觉的自己的年龄还小,没有接触这些事情,所以每当学到师父关于男女关系的讲法,就觉的是告诫那些在男女关系问题上走过很大弯路的同修的,并没有向内找自己,以此来掩盖自己的色欲之心。最近一段时间学法静不下来,发正念完成任务、走神、劝退没有一点成效,我知道要好好挖挖我的执著心的根了。

前一段时间,自己也曾静下心来好好的想了想自己的执著,找出自己有很深的“求名”之心。学法的时候,一旦自己觉的悟到了比较“高”的法理,就迫不及待的心里非常痒痒的甚至难以控制的想要告诉别的同修自己悟到的理,以此来获得同修对我的称赞和夸奖,甚至得到一些同修的“尊敬”。自己也常常被人夸奖:这么年轻,却不同于现在社会上的年轻人,还能坚持修炼,很难得,等等。因此以后的学法中,就抱着一种强烈的想要悟到高深法理的心,从而有“资本”在同修面前显耀,被夸奖的那种感觉心里觉的十分舒服,当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里真的觉的好象刚刚吃过一勺蜂蜜一样。

在网上劝退的时候,本来一个人也没劝退,但和同修在一起的时候总要说说:“我昨天遇到个什么什么人,什么什么态度。”心态不是坦诚的交流,而是证明自己也在讲真相,也在劝退,不要小看我。甚至为自己劝退的“没效果”找了一个十分冠冕堂皇的理由:虽然他没退,但我给他的海外的信息至少让他了解了一些退党的资讯,为下一步其他的同修劝他退打下基础。(当然劝退是同修的共同努力,我只是指出自己用这种说法为自己的“没效果”开脱,以此来达到“出名”的目地)自己在屋里发正念的时候,双盘的时候,心里却想入非非:要是同修现在来我家该多好,正好看到我这么认真的发正念,肯定能好好的表扬我一番,目地还是为了“出名”。大家可能看到了我这颗“想出名”的心有多么的突出了。

师父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说:“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我现在这种心态足以能“惑众”了,在大家的眼里还不错,挺好,其实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于是,我把自己向内挖执著的结论定为:在名上,有了芝麻大点儿的事儿都要给别人炫耀一番,以达到别人对自己的喜欢、夸奖、表扬、尊敬。

虽然找到了这颗心,但还是觉的不够,不切要害,有时学法还是脑子非常乱,还有什么执著呢?我那么迫不及待的想在别人面前“出名”,是想在谁面前“出名”呢?想了想,全是异性,不管年岁大小。因为自己的家人亲戚中,修炼的大部份是女性,至少精進的是女性。现在自己一个人生活,现在的修炼环境中还是女性多。每当自己精進的时候得到的夸奖大多来源于女性。那么我这个“想出名”的心就可以解释为:想在异性面前表现自己,想让异性表扬、夸奖、尊敬我的心。要是周围都是男同修,还会这么在意自己的形像了吗?不会。那这就是色欲之心了。

想一想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中色欲的观念加了多少。从小我比较喜欢一个人在屋里看书,尤其是在下雨天的时候,虽然是男生,但是也有点“多愁善感”的性格。现在的世界名著中写爱情故事的占大多数,自己很喜欢一个人在屋里沉醉在书中,让自己随着故事中主人公的情感变化而动,有时候常常被一些“海誓山盟”的爱情故事感动的潸然泪下。里面当然也有一些很刺激你的心的露骨的黄色描写。由此我就十分向往人中的甜蜜浪漫的“爱情生活”,渴望找一个美貌、疼人的伴侣相伴一生,甚至常常自己幻想和自己的“理想伴侣”两个人在一个世界著名的蜜月胜地的情景,渴望有一个尊敬我、疼爱我、关心我的女性。

大量的这种想法必然会给自己的空间场积累大量的情欲物质。后来接触网络以后,常常玩一些很刺激情欲之心的小游戏。一共看过两次黄色录像,这给我的打击太大了。加上在现在的乱世里,周围的同学的言语谈论中,以至那以后几乎每天都有情欲的思想念头,使自己不再清净,学法不入心,正念弱,自己一直不断的在纵容这种情欲。从那以后,每天一有这种想法,就自己去强制的压制,而不是靠同化法去解体。其实是没有勇气去彻底的去掉情欲,也是这种情欲要被去掉自己不甘心而挣扎的表现,并没有明确的区分这种物质完全不是真我,彻底是靠后天的所听、所看、所说、所做而积累起来的。

我本来就对男女之事觉的十分的肮脏,因此这种念头一出来就让自己恶心,而不自觉的去排斥它。其实这种排斥是每个人都会排斥的,是人对肮脏的排斥,并不是自己要同化法,去情欲。这种排斥时间长了并不能去掉这种情欲,甚至会纵容。情欲就象扎在你肉里的一根刺,当它表现出来的时候,一定要连根拔掉,不自觉的排斥而不去清除它,排斥是在压深它,而不是在拔掉它,于是对你的伤害就越大。

这种情欲还有一个很大但不易察觉的表现,也是我重点想和同修交流的。虽然我出于对肮脏的排斥而排斥男女之事,但是却对男女之间的“正常”感情十分的看重(加引号是觉的这种“正常”也是变异的,其实是不正常)。比如,我十分的喜欢和女生之间虽不言谈但领会心意的“眉目传情”、“用眼神交流”、“送秋波”。非常的喜欢异性对自己“欣赏”的那种眼神和目光,一旦哪位男生得到自己喜欢的女生哪怕一个“欣赏”的眼神,被我看到了,就妒忌的不行,非得找机会也要在那位女生面前表现表现,也得到她“欣赏”的眼神。因为自己的性格比较内向,所以很在意这种无言的“交流”。一旦自己得到什么奖项或者干了什么好事,看到女生对我那种佩服和欣赏的眼神,自己心里觉的美极了,觉的好象这就足已了,人生别无他求了。(动摇了修炼的意志。)

无论上高中、上大学,一旦到了一个新的班级,最在乎,认为最重要的就是这个班的女生对我的印象。对于男生对我的印象好象不大在乎。这表面上明显是“求名”、“虚荣”,但实质还有“色欲”。自己原来觉的把男生和女生之间看两眼、开个玩笑说成强烈的色欲之心也未免有点过了。但学法时,学到这段法时,对这一点有了更深的认识。

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到:“过去僧人把这些东西看的很重,因为他一动念就是在造业。所以他讲“身、口、意”。他所讲的修身,那就是不去做坏事;修口,那就是不说话。修意,那就是连想都不想。过去在寺院中专业修炼对这些要求很严。我们按照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把握好就可以了。”

个人现阶段层次的理解是:在情欲这个问题上,“修身”是最基本的,也是能不能修炼,甚至是能不能当人的底线,一旦犯了戒,做了越轨的事,是人神共憎的。我们都知道过去的修炼都是为今天大法弟子的真正修炼铺路,那我们今天的修炼方式、成就的果位、承担的责任,加上史前的誓约,一定要求我们比过去的修炼要严的多的多。过去都要求是决对不能修了,“永远都完了”,何况是今天呢?是师父亘古未有的洪大慈悲给那些犯错的本应不能要的弟子机会。

除了师父别的神怎么看的?师父说:“大家想想,宇宙中的神看到大法弟子干这种事的时候他们会怎样对待你?用他们对一个将成为神的人标准要求,你一旦干了这种事有多么可怕?一旦谁在这方面做错了,全天的神都会认为一定要把你打下去的,是决对不能认可、决对不能承认你的,所以你在今后碰到的难,有很多因素是那些神它根本就在往下弄你,你说这给修炼制造了多大的难度?”(《曼哈顿讲法》)

个人理解是有的神根本就要往下毁你,单单因为你犯戒了,可见多么严肃和可怕。对于“修口”,我理解就是不和异性随便说开玩笑的话,那种打情骂俏的话更是要杜绝,和异性讲话要讲分寸,不能像和同性讲话那样随便。“修意”,就是不要有想法,没有淫邪的想法是必须的。但更需要修和去掉的是想得到异性“欣赏”的目光,“钦佩”的眼神,男女之间不言不语,看似文雅的“眉目传情”,“暗送秋波”,甚至享受被异性“追捧”的“美妙”感觉,想在异性前表现自己等等等等想法,都是情欲。

我以前在学师父在“修口”中讲的这段话时,误以为以前的专业修炼要求很严,我们不用那么严,按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要求就可以了。其实我们都知道现在的这种在常人的诱惑中修炼是最难的,那么师父说的“我们按照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其实要比过去的寺院中强制的不接触情欲的要求更严,我们要在常人的诱惑面前,没有一点情欲,甚至没有一点不正的想法。

修炼是极其严肃的,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一定对我们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要在一思一念中同化大法,归正自己。相比自己做的实在是太差劲,只是现在找到了情欲之心,再往下找一定还有其它的执著和后天形成的观念,都是要去掉的。自己的修炼状况也一度拖延了讲真相救人,拖延了师父的正法進程。只有同化大法才能破除清除我后天形成的观念,去掉我很坏很深的执著,达到新宇宙的标准。

请允许我和大家共勉师父的《修者忌》:


修者忌

   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
   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
   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
   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


很希望更多的青少年同修能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一起分享心得,共同提高。仅仅是自己所在层次的认识,颇多不足恳请同修帮我指出来,整体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