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边远乡村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五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家住偏僻的农村。方圆十公里之外才有大法弟子,家庭生活很苦。得法前,有很多种病,没钱上医院治疗,时常痛不欲生,甚至有想自寻短见的念头。就在这时,经同修介绍叫我炼法轮功,炼功一个月后,病全好了,从此在修炼的路上一直走到今天,九年来修炼的路也是值得珍惜的。

是我有幸被师父选中,乘上师尊的悠悠法船,乘风破浪,有惊涛骇浪的考验,有风吹雨打的魔炼。现在即将到达光辉的彼岸,划破黑暗前的曙光即在眼前,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最后时刻,必须按照师尊的要求把三件事都做好,助师正法,救度更多的众生。

一、到边远山村送真相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我带着真相资料和自己用大红纸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支持大法功德无量”、“三退保平安”条幅,乘车来到了较偏僻的山村证实大法。在贴条幅的途中,清清楚楚看到那根电线杆靠近公路边,等我走近一贴,就掉進一丈多深的山沟里,右脚被摔得肿了起来。那时我从内心对师父说:今天我的事还没有完成,这点痛算什么呢?得继续往前贴。

于是我爬起来走向公路,脚也不那么痛了,往前走着贴着,突然听到后面“喂、喂、喂”的三声,回头一看,是同修甲。她说:今天我们证实法的缘份这么大,怎么不约而同的碰在一起。我说,那我们就一同前行吧!她问我脚怎么呢?痛不痛?我说不小心跌了,有师父保护不痛,就这样继续往另一个乡的道路边讲真相和贴条幅。

不知不觉的到了中午一点多钟,来到了离我姐姐家还有一里多路地方,于是我们俩就一同去她家吃午饭。饭后休息到五点钟,同修甲说要回去上晚班,否则要扣工资。就这样我姐姐把她送走了。我吃饭后,脚就红肿的像泡粑,根本就起不了步,只好在姐姐家呆着。

二、遭石龙乡政府不法人员绑架

同修甲走了不到半小时,就被恶人抓住,电话立即打到姐姐家说:“你家里出来的法轮功被我们抓住了,你家里还有一个。”随即人、车六七个就到了姐姐家,把我的提包翻了一遍,什么也没找到。姐姐见势不妙,就把我给她买的糖全部给这群人吃了,这群人边吃边问我炼法轮功多长时间,家住哪里?这群恶人打电话到石龙乡政府去问我现在炼法轮功没有。

乡政府听说我被抓了,就大发雷霆解脱他们说:“她是那里炼功的头儿,这次闯奥运风,把她关起来,不判八年判五年,看她怎么样。”就这样被带到天云乡政府,折磨到晚九、十点多钟,又带到井研县公安局,最后是凌晨四、五点钟,把我和同修甲送進了井研看守所。

三、找出执著 证实大法

当天晚上我没入睡,整整想了几个小时,今天是什么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呢?为什么被送進了看守所呢?想着想着头脑一闪,是名利情没放下,面对这群恶人问话,怕姐姐全家说我影响了他们,怕说自己现在炼功就要送進看守所,怕以前丈夫说我只要被关,回去就离婚,怕以后回家亲戚朋友说长论短,指责、埋怨、谩骂、侮辱等等各种人心。

找出这些心,就对自己说,从现在开始,一切不配合邪恶,不穿看守所的衣服,不背监规,不报告等等,总共被关了二十八天,被非法提审了十八次。在这二十八天的日日夜夜里,我们监室里六名大法弟子共同学法炼功,发正念,配合的很好,一天一夜就用二十多小时学法、炼功、发正念,大大的清除了邪恶。

第二天提审是九至十一点,当警察把我带到提审室时,我对提审人边说边举起拳头:“我今天对师父发誓,天塌地陷一炼到底,昨天说没炼,全是骗你们的,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你们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学真善忍没错,是家庭的好母亲、好丈夫、好女儿,社会的好公民,总之是社会上最好最好的人,为什么关我在这里,放我出去,否则,耽误了我救度众生,你们要负历史的责任。”恶人见我昨天、今天如同两人,就强制给我照相,我低头不配合,问我贴没贴过标语,我一概不承认,又问同修甲贴过吗?不知道,正念制止邪恶,不停的背法,发正念,讲真相,最后提审人灰溜溜的收起笔和本走了。

下面是井研县公安局非法提审记录。

他们问我:“共产党哪点不好?你为什么要反党?”我说,我没有反党,是在讲真相和救中国人。“你没反党,那你家搜出的五十多本书和手抄稿上都有反党的话,还不承认?你说出同伙和资料点在哪里,我们马上就放你回家。”我说,你们好好想想,作为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者,近十年有这么点书,那当然是指导我修炼,精進的真正动力而用,是不是?如没这些书本指导我能修到今天吗?现在明确的告诉你们,我们中国有一亿修炼者,就如同二千五百年前释迦牟尼下世度人一样,他传的法叫戒、定、慧三个字,现在到了末法时期,全人类的思想都变坏了,那套法就不灵了,所以天上要从新出现觉者下世度人,传一套高德大法叫“真、善、忍”,指导一亿弟子修炼。

你们打击“真、善、忍”就是在打击主佛,打击大法弟子,就是在打击主佛的弟子,当这一段辉煌的历史走过的时候,你们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你们干了历史上最大的一件蠢事啊?接着请你们听一段师父的新经文。

他们说,不听,听得太多了。我说,这是你们没有听过的新经文:
“全世界大法弟子们:大家好!
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们:过年好!
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天要变,谁能挡的住!宇宙正法,乾坤再造,尽在收尾;大穹从组,突飞猛進,天上地下几个丑类算什么?大法弟子的威德光耀寰宇。神与人等待的、担心的,都来了。救度你们的众生、完成你们史前的洪愿、兑现你们的誓约吧!
再次问大家过年好。”(《问候》)

他们点头微笑说,没听过,是新的。

接着,我就给他们讲了很多真相,他们一直认真的听着,没发言。我又说:“你们知道吗?如果不是江泽民发动了这场残酷的迫害,最起码现在中国有十亿人炼法轮功,个个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事,人人修心积德,自己管好自己,这社会有多美好,道德有多么的高尚!也许你们公安、警察都没事了,夜不闭户的太平盛世,比共产党社会好百倍、千倍,强盛得多啊!我们大法弟子个个都按照师尊教导的做道德高尚的人,他们听得津津有味,点头微笑,我为他们真正的本性复醒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最后他们站起来拿着提审书说,我们今天全明白了,知道该怎么办,你不签名也罢。我说,我今天是告诉你们茫茫人海、芸芸众生,今天我们能在这里交谈,这是上天赐予的福份,是咱们之间的缘份。今天你们能听懂我讲的真相,说明你们都是有福的人。最后请你们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一念,天赐予平安。就这样,于九月十日我被安全放回家。

回家后听丈夫说,我被抓的当晚,石龙乡政府书记卢满香,“610”头子毛德超,红月大队书记胡明安,会计马秀华等十几个恶人,在半夜十一二点钟闯入家门,象一群恶狼一样,穷凶极恶在屋里乱窜,把我丈夫拉到一边站着不准动。说你妻子是反革命,被抓起来,快关進看守所了,这次她闯“奥运风”,不判八年,就判五年。就这样,这群恶人把屋内屋外的东西都扔在地上,把床板都翻过来,看看柜子里、箱子里,他们还把屋内屋外照了十多张照片,就这样十几个人折腾了二十多分钟左右,把家里弄成一片狼藉,抢走了我所有大法书和手抄稿,就连打坐的口袋都被照相拿走了。抢走要给女儿生小孩、坐月用的四千元现金。

第二天,我到乡政府找他们要钱,他们都不给,说没见过钱,还说我在这里来闹事,又把我关起来,不准我向群众说此事。我说你们做梦都想不到我今天能站在这里吧。你们的所作所为老天在上,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有报应,要你们加倍的偿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