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正月喜得大法的,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从小就多灾多难,自认为婚姻也不如意,活得很苦很累,几乎没有一天开心的日子,因此得了多种病:高血压、贫血、头晕、肠炎、风湿、痔疮、骨质增生。这些在学法后短短几个月后都痊愈了,蜡黄的脸红润了,四肢无力的状态也没有了,身体越来越好,总觉得有使不完的劲。我觉得太幸福了,对师尊,对大法的感激难以言表,下决心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

知道法的珍贵,我也最爱学法,总是把学法放在第一位,有时三天读一遍《转法轮》,有时是五天读一遍《转法轮》,同时把家里的事安排好,尽量的参加各地的集体学法和洪法活动。很多亲人和朋友看到我身体的变化,都相继得了法。那一段时间,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日子。

始终坚信修大法没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诽谤大法。看到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我没有过一丝对大法的质疑。那时镇上经常有人到家里来找我叫不准炼了,我都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我从大法中受的益,还背《论语》给他们听,当时有一干部说:“这么好?我也想看看那书。”我说“好呀”,他马上说:“不行,我是党员,宗教都不准信。”一次武装部长和乡长又把我叫到政府,我一点也不配合他们,随后把我送到派出所,叫写保证,我坚决不写,这些人此后几次到家中来,我都给他们讲,后来他们都听明白了,都高高兴兴的走了。

二零零一年,我和几个同修去北京证实法,被关在拘留所十五天,看守所一个月,家被抄两次,儿媳的陪嫁都给抄走了,家里的老小都哭了。由于江氏集团的残酷诬蔑,使深信大法的家人也害怕了,从看守所出来后,娘家的人和外地做生意的儿都来劝我放弃不炼了。我哥说法轮功散了很多反对政府的传单。我说:“你应该看看传单上写的是什么,他们为什么不敢把传单在电视上念?给观众听听,让观众看看是怎么反对的?”

我始终坚持我是对的,他们也没话说了。小儿子说:“你要法轮功还是要儿子?”我当时脱口而出要法轮功(现在想来,应该说要了法轮功才能做个更好的母亲啊),小儿子气冲冲的走了,但第二天儿子高高兴兴的回来,拉着我的手说:“妈,不说你了,要不然我妈都没有了。”

一次,我在屋里头看大法,丈夫握着拳头,捏得手节啪啪响,就要过来打我,我一点也没动心,继续看我的大法书。几次过后他就不管了,他还跟亲戚讲:“你表婶学法、学法,我还真把她没法,打她她也笑,骂她她也笑。”

反正,我始终坚信自己修大法没有错,讲真相也没有错。

讲真相的故事

后来,我就天天到镇上去讲,到亲朋好友家里去讲,每次都带上几份真相资料,遇到有缘人就讲,把资料送到陌生人家门口,也不分白天黑夜,那时只想到要告诉人们真相,心里一点怕都没有。

有次我和同修在场镇压的十字路口刚挂好条幅,几辆车和我们对面而过,正好旁边有个厕所,我们走了進去,多巧啊,我想是师父时时在看护着弟子,做好了,就有惊无险。后来我们不停的这样做着,给我们当地的有关政府寄信,有关人员送资料,有的交在手里,有的放在家门口,用法衡量自己的言行,一直都平稳的做着。

二零零二年,我去小儿子家带孙子,他家住在公路边,儿子在做花草生意,来往的人员很多,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凡是来这里的人,卖货的、买货的、司机、装车的,我见人就讲,问路的,停路边休息的,我都不会错过。一天回家快十二点了,家门口停了一辆三轮车,装着纸板,我想给他讲真相,又不想错过发正念的时间,我怀着不舍的心情進屋发完正念,做上饭开始打扫卫生,我认为那人早就走了,当我出屋洗拖布时,发现那车还停在那儿,原来他在打瞌睡呢,我给他讲明了真相,他高兴的连说“谢谢谢谢”,我说:“你要谢,就谢大法吧,谢师父吧。”他说“好”,然后高兴的开车走了。

有一次我去赶集,刚出门不远,一个人问:“你知道哪有卖油的?”我说:“前面有个加油站啊。”我边说边走,走了几步,我想,他是个有缘人,我得救他。我近看了看,那人推着嘉陵,拖了两大筐红薯,我说,我帮你推吧,他在路边捡了根稻草,伸到油箱里确定没油,我就帮他推着,边推边给他讲真相。听明白后,他突然说:“不对呀,我昨天才加的油啊”。再从路边捡了根稻草伸到油箱里,哟,油还多着呢,他高兴的骑上车走了,还回头对我挥手告别呢,我高兴的笑了,师父安排的多好啊。

还有一次,一个外地客户买的货较多,请了几辆车装货,从晚上开始装车。司机和车主都听明白了真相,也都看了真相资料,还有一个年轻司机还得了法,带走了《转法轮》。只有一辆新车上的四个人都不听真相,其中一人说还说他不信法轮功,他信巫教。第二天,听了真相的车辆全走了,就这个不听真相的车没有走成,表面原因是装的数量买方不清楚,叫重新装,装车的工人都不装。这天早上,我给他们做早饭,我总是乐呵呵的,一脸祥和的对着一切,车主对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啊?”我说:“我是修法轮功的,我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接着我给他们四人讲明了真相,这回他们都听明白了,还边吃饭边看真相,我真为他们高兴。结果,车后来也没有重装,买主也不提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的。

啥事都难不住大法弟子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九评》的横空出世,我也开始了积极的传《九评》,促三退,刚开始的时候还是很难,记得第一次开口给邻居讲三退,我说:“大法好,你都明白了,还有件事我得给你讲,才能真正的保平安,可我觉得有点难度。”邻居说:“婶子,啥事能把你难住!”我马上明白了,这是师父在借她之口点化我呀。我悟到,大法弟子怕什么,有什么事能难倒大法弟子?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呀。于是我给她讲了三退及为什么要三退,结果,她都明白了,但她什么也没有加入过。

有了开始,就好讲了。我又从亲朋好友和乡邻讲起,给他们看《九评》的书和光碟,并让他们传看,在大法的指导下一步步的走着,做着。亲朋好友,乡邻都讲完了,我又每天带上资料和《九评》到镇上,利用赶集的时间,给有缘人讲,传《九评》,慢慢的使很多人明白了,三退了,还有的问着要资料看。

后来,师父肯定在纸币上写真相短语的做法,我又把所有小面额纸币上都请人写上,或印上真相短语,花出去。刚开始时,几张夹一张真相币用,后来就几张一起用,也有拒绝不收的,我就给他讲:收到真相币是福份,你花出去就是积了福份。有的就要了,有的仍不敢要,我就告诉他真相,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并给其讲三退。

放下人心 闯出魔窟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号这天,我和同修到外乡发真相资料和光碟,由于去前没有发好正念,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不明真相的妇人将我们诬告了,我们被警察绑架了。当时包里还有许多资料和光盘,我们就给警察讲真相,我说:“你们把光盘好好看,你们今天能听到真相是福份,希望你们明白真相后,都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警察叫我在拘留证上签字,我不签,并拿过来一把给扯了,结果他们什么都没说。

在拘留所里,我们也不配合警察的任何要求,不穿拘留服,不报数不配合点名,警察不准家人探视。我儿子的一朋友是检察官,儿子托他一起来看我,给我买了些日用品,过了两天,儿子的朋友来见我,叫我配合他们,说了一些没站在法这一边的话,我说:“我是在救人,大法不搞政治,我们也不是在搞政治。”后来他也明白了一些真相。

我们在拘留所里,公开的发正念、炼功,给拘留室的人员讲真相,他们十几个人都明白了真相,并三退了。到了接见日,儿子女儿来见我,结果警察因为我不配合邪恶,不让见。

在拘留所里,我不停的背法、发正念,静思自己被绑架的原因,是因为念不正,出发前我曾想:这次可别出事别出事,如果身患白血病的大儿子知道了,肯定不能承受。

第二天,小儿子又来看我,因警察给他说的很厉害,他怕十五天后我出不来,就对我说:“妈,你就配合一下他们嘛,你看哥住在医院里,我一大摊事没有解决,你要不出来,我只有崩溃了。”我坚定的说:“儿子,妈没做错,你也别配合他们。”儿子一听,一下子就受不了了,发疯一样扇自己的耳光,又拼命的把头往墙上撞,嘴角都扇出了血,警察把我拉出了会见室,还听到儿子在那里号啕大哭了二十多分钟。回到牢房我想:人的事就是这么多,我又能解决什么呢,要不是这个法,还有我的今天吗?只有放下人心,正念正行。于是,我又和同修背法、发正念。

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下,我们于十五天后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拘留室。

原来,我们刚出事,同修们就通知了所有能通知到的同修,齐发正念,营救我们。在此,我感谢师尊,也感谢所有的同修的正念加持,谢谢,让我们共同精進,越走越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