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从新给了我一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古人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大法却真的使我的性格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我是九七年开始修炼的。修炼前由于从小受邪党文化“无神论”等的不断灌输认为没有神,只要自己不吃亏干什么坏事也没有报应,所以养成了脾气暴躁、性格怪异,独断专行,得理不饶人、无理辩三分的典型党文化思维逻辑。所以在日常的生活、工作中,无论在家在外,总得占上风。在家里,残暴的对待丈夫和孩子,三、四个月的孩子因为哭(有原因才哭,只是我当时不知道),我气得使劲打,打累了把孩子往墙上摔。第二天上班发现右手腕肿痛得不能拿笔写字了;丈夫身上经常伤痕累累,就连自己的母亲都说:你成天给我摆宴席我也不愿意在你身边。在单位为了名利总和领导同事们争争斗斗,总觉的对自己不公。渐渐的,亲朋好友、同事、同学们都远离了我。

由于在无知中造业,给自己添了一身的病。如:高血压(血压常在240/170毫米汞柱左右),用降压药也不好使。冠心病,严重的心绞痛,有一次出门没带急救药,差点没因心绞痛发作死在马路边;幸亏单位人赶到给我舌下放了急救药才缓过来。另外还有严重的四面头疼,膀胱肌扩张症,尿潴瘤(俗称尿闭症),痔疮,颈椎病等。都是现代医学无法治愈的疾病。人也衰老得三十几岁就象五、六十岁的人。不熟悉我的人经常误认为我是退休返聘的,常有人把我丈夫(与我同岁)说成是我儿子,女儿说成是我孙女。

得法后,通过集体学法炼功同修之间交流切磋,许许多多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都找到了答案。大法的法理使我明白了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恩恩怨怨都是生生世世的因缘关系促成的;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是“返本归真”。在大法“真、善、忍”法理指导下,在日常的生活工作中,尽量克制自己,不计得失,不伤害别人。不知不觉中,我整个人就象变成另一个人一样,不但脾气变好了,一身病也不治而愈,人也年轻了,分别多年的老邻居竟然把我误认为是我女儿。讲真相时常有年龄比我小的人称呼我“姑娘”。当然了,修炼一年左右,身体上生理上变化很大,萎缩了的乳房又恢复了原来(没生孩子时)的弹性和形状,断了几年的月经又来了……老花眼(200度)也恢复成正常眼了,无论多小的字晚上也能看清楚,走路一身轻,全身总有使不完的劲(这是在大法修炼人中很普遍的现象)。

在单位,因明法理看淡名利,和领导、同事的关系也恢复溶洽了。过去班上谁得病或别人的家事都与我无关,甚至看不顺眼的人我还幸灾乐祸,有时还在心里咒骂人家。现在,所有和我有仇的人几乎都变成了我的朋友,大部份人都明真相并做了“三退”。全单位,无论谁得病或家里有什么事情,我都主动关心,积极给予帮助。有一次单位的一个同事和我一样被车撞成“第二腰椎压缩性骨折”,住院三个月也不能下床,我们几个同事去看她时,她说:你们看某某某多好,和我一样的骨折,不到两天就好了,第三天就能骑车上班了。我都三个月了还不能下床呢。在场的一个人说:人家炼法轮功,你能比吗?他们有时当我面,有时私下议论说:“江泽民说法轮功不好,可某某某却因为炼了法轮功人变宽宏大度了,性格也变随和了,身体也越来越好了,不但没有病了,还越活越年轻了……单位谁得了重病或者闹矛盾,大家都说:你跟某某某学吧,也炼炼法轮功……。”

在家里,一个即将破碎了的家庭充满了从没有过的温馨。家人看我学大法后,变化这么大,全家人都从内心支持我学大法,都感恩大法师父。当九九年恶党疯狂迫害大法、大法弟子时,家人面对社会的亲朋好友、公安局的警察等理直气壮的讲述我学大法后的身心巨变。证实大法的美好。有不少人也因此得法修炼了。

还有更神奇的两件事,第一件是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两点钟,我骑车上班,到单位院子里面凸凹不平的冰面上,速度太快,加上急转弯和刹车,一股惯力连人带车抛起一米来高,重重的摔在地上,当时腰部剧烈的疼痛,同事把我背到医院,×光诊断:“第二腰椎压缩性骨折”,医嘱:绝对卧硬板床六周。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感到整个腰疼痛难忍,完全象骨折病人一样呻吟在病床上,生活不能自理。既想不起师父讲过的法,也想不起自己是炼功人了。第二天同修来看我时提醒我:师父不是讲过“一念之差”吗?我一下子想起了师父的讲法。我这不是把自己当作常人了吗,常人当然会有病会骨折,我是炼功人怎么会骨折呢。想到这里我当即从床上坐起来,下地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了,腰部没有一点疼痛感,完全是个正常人。第三天早晨去市场买菜、做饭、骑车上班去了。领导和同事看到我来上班都惊呆了,说:昨天看你还躺床上叫呢,今天怎么又来上班?都不让我上班。我告诉他们:我都好啦,昨天就好啦,还能干活,买菜呢,放心吧。于是正常去工作,再也没有不舒服。领导在年终大会表扬我:某某某骨折三天就上班。同事也都纷纷议论:法轮功太神奇了。

第二件是二零零七年九月的一个早上,我骑车过马路,当时没有车,刚到路中间,疾驶过来一辆小轿车,把我连人带车撞出去挺远。司机吓坏了,赶快让我上医院,我立即想到我是炼功人,告诉司机,我没事,你走吧。司机不肯走,周围的人也劝我去医院检查。于是我就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有事的。我去取车时,发现自行车都变成弓字形了。

在此我从内心感恩伟大慈悲的师尊,把我这样一个罪孽深重的恶人从地狱里捞出,替我承受那么多罪业,使我脱胎换骨,又在修炼的路上时时呵护着我。是师尊从新给了我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