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居士:炼法轮功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三日】我住在石家庄赵州柏林寺边,已是鬓发皆白的七十岁老太太了。柏林寺是佛教修炼场所,我皈依佛门,是受戒几十年的老居士了,可随着年岁一年年变老,身体也越来越不行了,血压高,心脏不好,严重的是近几年的脑血栓,半身不遂,住院虽然抢救过来了,但身体哪里也不听使唤了。说话不是憋半天说不出来,就是说开了刹不住车,还不能低头,一低头就栽到那儿了。两腿还迈不开步,保持不了平衡,哪叫走路啊,只能一寸一寸地往前蹭。

我亲家今年也六十多岁了,原来身体也好几种病,最严重的是股骨头坏死,疼得受不了,要到石家庄大医院做手术,说是把坏死的骨头取出来,再换上一根不锈钢的,只能顶几年还得换,否则就面临着瘫痪。可后来人家炼了一种法轮功,没做手术竟神奇的好了。好几年了,现在走路生风,到现在都没一点儿事儿。

前阵子,亲家来我家串门,劝我也炼法轮功吧!头几年她就给我说过,我没在意,也肯定不炼,国家管的这么厉害,我家老头子一辈子党员干部,也不让我炼。可到现在炼也炼不成啦,大脑控制不了身体,口不能言,手脚不听使唤,怎么学动作?只有等死啦。可是她劝我:“试一试,行就炼,不行也没坏处啊,只要心到了,信,就会出现奇迹。”

那天下午她给我看一本《转法轮》,还亲自给我念了一讲。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有人给我送了一大抱鲜花,好漂亮啊,都没见过的奇花啊,我给笑醒了。第二天又念了一讲,使我知道了开天目,这个功法好厉害,那天我也开了天目了,这在佛教是根本不可能的,我皈依了这么多年,也知道修到开天目那相当了不起了。那天晚上学打坐,就看到跟前一个和尚模样的人,穿着黄衣服,看了看我,表情复杂的走了,那表情又怜惜又高兴。第二天我对亲家说起此事,她对我说:“那是你以前修过的佛教里的,怜惜的是你跟他修了这么多年不跟了,高兴的是你又找到更好且快的高德大法了啊。”我觉得她说的对,因为从那天起,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又吐又拉,身体倒轻松了起来,不难受了,自己也能控制住自己了。

整九天下来念完书,那天真出现了一个奇迹,我有一个自动给药机,手一摁,哪种药该吃几粒,自己就出来了。可那天,摁了好几回都没出来,我就想:是不是坏了?就使劲砸了两下,可一下给砸坏了,更不出药了,没办法,呆在那儿,忽然悟到,是不是不该吃药了。就从那天起啊,我一步一步地真的好起来了,满头的白发竟开始变黑了。

到今天已三个多月了,我早像变了个人一样,也能做家务了,上街,串门,爱去哪儿就去哪儿,还每星期走老远去两趟炼功点学法炼功。街上碰到熟人也给他们说:是炼法轮功救了我。我还主动找到过去一起皈依佛教的同伴,讲我的亲身经历和大法的神奇,她们也都很感兴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