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思一念都在法上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四日】多年来,自己一直沐浴在慈悲洪大的师恩中,受益颇多,而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自己却做的不到位,真是汗颜。不是不想做好,只是每当面对常人时,总会冒出各种各样的想法,阻挡了我给其讲真相,事后总是为自己又错过一次讲真相的机会而懊悔,也常常因自己不精進而未开创出正当的学法修炼环境而自责。

当潜心静读师父讲法时,周身环绕的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让我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当救度众生出现危机但心依然相信大法,在抛掉一切杂念状况立即好转时,我体验到了大法的殊胜;挖根找到自己的执著去掉后,生活环境发生的变化让我体验到大法的威严……,我明白了,是后天的观念和即将被销毁的败物、我的懒惰和不精進让旧势力钻了我的空子。我感到真的要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时刻用法来衡量,即使是自己觉的再不重要的想法,只要不在法上,都不能要。垂死挣扎的旧势力虎视眈眈,你稍有松懈,它就钻你的空子,就干扰你做证实法的事情。

例如,前一段时间身体反复出现消业状态,通过不断学法向内找,提高了认识闯出病业关,当时感悟很深,很想给明慧网投稿,谈谈体会,却由于太懒惰没及时写下来,今天终于提笔要写了,可当时的那种体悟似乎又觉得有些遥远了,心里想:如果再体验一下文章就能写的更好。这念头一闪即逝,我也马上意识到不对,并立即清除它。但由于正念力度不够,还是让它钻了空子,不日,就出现了和上次一样的消业状态。这下我真的体验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你想它了,“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是啊,我不是明明白白的在求它吗?它就来了。所以我们真的不能容忍随便产生的一念,那么唯有多看书,以法为师,正念才会越来越强。

如果正念强,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一次去发真相资料。在一住家门口,我刚想将小册子粘到门上,手还没拿下来,门突然开了,把我吓了一大跳,一看主人,他也正在门口捂着胸口“妈呀!”“妈呀!”的叫起来,半天说不出话来。我不知所措但很快冷静下来,想:这真是给他讲真相的好时机,反正我是为他好。于是,我把资料从门上取下递给他说:“这本小册子送给你,请你看看,对你一定有好处……”还没等我说完,他接过资料扭身放到屋里,说:“行,行,先放这,我回来看。”接着又说了一句:“吓死我了。”出乎意料的结局让我体验到,当我们的心性符合了法的标准时,你就算过关了,自然不会出现危险。就象《转法轮》里讲的那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那是不行的。心性不到位,法是不能显示威力的。

妈妈因坚持修炼被非法关押,在被迫害中邪悟了。相当一段时间我被情牵扯非常痛心。当我意识到这点,放下对亲情的执著时,母亲又重回到大法修炼中来。

还有,当我放下对电动车的疼爱,来自电动车的巨大的响声马上消失;当我真正的放下名利时,能感受到心在物外的轻松。真的是“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当学生家长给我送礼时,如果是钱当场又退不回去,那么放学时就让其孩子带回家;如果是物且已无法退回,那么改日就买一件称心的礼物作为回赠。当然,平时我会教育孩子:老师关心学生、教好学生是老师的责任,不必给老师送礼。当常人家长从孩子那里听到此话的时候,真的不相信会有如此廉洁的老师。在家里也是如此。婆婆家用钱,大到万儿八千,小到三百五百,自己舍不得用他们需要就拿去吧,虽然有时也动心,但用法来衡量的时候就知道怎么做了。

是大法让我变得如此豁达,如此宽容,是大法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我是幸福的,因为佛恩普照;我是充实的,因为大法在我心中。

师父说:“你的社会工作不是修炼,但是你的修炼会反映到你的社会工作中去。”(《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那么大法弟子的每一思每一念,就都要用法来衡量,使之符合法的要求,做好师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从而不负誓约,不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个人现阶段的一点粗浅认识,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