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破邪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在修炼的路上会出现各种干扰、魔难与考验,个人认为,其中邪悟者的干扰比其它形式造成的迫害性更为严重,更为邪恶。尤其对于法理不清、执着心严重的学员来说,是很难辨别的。我自己就是被邪悟者严重干扰的。虽然我重回大法修炼已有三年,却二年多跟邪悟者在一起,并没有真正的進入到大法之中,走了一段危险的弯路,在师父的点化和同修的帮助下,很吃力的从新走回来,我觉的应该把我的沉痛教训写出来,让同修们识破邪悟者的魔性鬼话,以法为师,走正走好自己的修炼的路。

我是在九九年得法的,得法后的一个多月,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在全国开始了。当时我们村只有四个人修炼,在高压下我们被迫放弃了修炼,但大法在心里已深深的扎下了根。

二零零六年的下半年我认识了一个人(以下简称甲),告诉我他是“大法弟子”,当时我非常激动,便告诉他我也曾是大法弟子。后来我又认识了两名大法弟子,他们了解了我的情况,知道我要从新修炼,首先给我请了“七·二零”以后师父的全部讲法。我如饥似渴的把新经文学了一遍,了解了正法的進程,知道了大法弟子都在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也开始了我的证实法之路,从新溶入到大法的洪流之中。

但我知道由于脱离大法七年之久,怕心很重,缺少智慧,救人寥寥无几,远远的落在了同修的后面,心里升起了一种急躁的情绪,想尽快赶上同修,跟上正法進程。我认为甲是老弟子,所谓法理悟的高,自己要想提高的快,应该多接触老同修。于是我经常到甲的家中,听他们悟到的“高深法理”。他们一家三件事几乎不做,他们说“做三件事是初学者的状态,……做三件事的都出不了三界,法在不同层次中有不同的要求”云云。因为我学法太浅,听后我误以为他们讲的有点高不可攀,如同在云雾之中,对甲一家人起了崇拜和依赖之心,觉得听甲讲的有比学法来的快的感觉,其实此时反映出我还没真正学会修炼,已经偏离了法,因为我学人不学法了。因为没察觉,我一步步的被带到邪悟之中了。

在一次与两位同修的学法切磋中,两同修了解了我的修炼状态,告诉我着急也是一颗心,精進才是大法弟子的状态,要静心学法,要以法为师,师父怎么说,就怎么做。并告诉我甲一家人早就邪悟了(传全法、传十讲、传假经文、谤师谤法,拉修炼人搞安利传销等)。但我没听進去,总认为要想修炼的高,就得知道高层次的法(却不知道高层次的法,是在学法中随着心性的提高自然悟到的,不是求来的),所以还经常到甲家去,很喜欢听他们说。

二零零八年七月份,甲告诉我来了所谓的“新经文”,让我马上到他们家去看。看后我就产生了疑惑,因为里面讲的和师父讲的完全不一样,不让做三件事了,完全否定了师父以前的讲法。我很茫然,真的摸不着头脑了。甲看到我心存疑惑,说这篇经文不是从明慧网上下载的,“只有有缘人才能看到”。我说:“那么多弟子都要按照师父的法做,难道都错了吗?”他说:“那是大众法,一進门的法,……真修弟子的状态应该和这篇经文是一样的”云云。他还给我讲了所谓“十讲”里面的内容。

我中了邪悟者的蛊惑,三件事不做了,就坐等圆满。没过几天,我的视力急剧下降(以前有眼病,修炼后好转)最后连书都看不了,我还误认为这是对我心性的考验。同修知道了我的情况和我一起学法切磋,并给我带来了《明慧周刊》,帮助我从法中提高。知道我还和邪悟者频繁来往、相信假经文、相信邪悟者的魔性胡言,同修说:“你要多学法,要以法为师,周刊上同修的修炼体会一定要看。”我说:“我看不了书了,眼睛看不清字了。”同修说:“看不清了也要看。”听后我心里一震,对呀,是呀,看不清也要看。我对同修说:“你们放心,即使看不见了,我也要坚定的修下去。”同修对我说,“你以为你很坚定,其实你说的前半句话已不在法上了,你为什么看不清了,是师父给你安排的吗?你怎么能承认它,看不见了如何学法,怎样证实法又如何救度众生,谁能高过大法吗?就听师父的,以法为师。”

一天深夜我从梦中醒来,惊奇的发现师父给我打开了天目。看到的是一些低灵的东西,看的清清楚楚,有红的,有绿的,象鱼又象蛇在我空间场窜来窜去,我吓坏了,这时我猛然醒悟,我知道自己错了,由于自己的心不正,有对法理悟的高的执着,对圆满的执着,怕落下的执着,听信了邪悟者的歪理邪说,给自己的空间场招来了这么多不好的东西,差点被拉進地狱之门。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向师父认错,“师父我错了,我不再跟着邪悟,要从新做好,做大法弟子该做的,请师父原谅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开始盘腿打坐,结印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那些低灵的东西纷纷解体,一会儿就不成形了。我看到的空间场混浊不清,清理完一团又从后面补充一团,象一团团的黑云,望不到头,我就不断的清理,一天又一天的清理,我的空间场比原来清亮多了,而且我的眼睛又看清了。我从新开始做好三件事,但是从邪悟者那听来看来的东西还经常往出返,它一出来我就排斥它,分清它,清理它,解体它,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现在。

二零零九年五月份师父《贺词》经文来的前几天,那些烂鬼不死心,利用甲来找我说来了师父的经文,不是明慧网的。我不看。烂鬼急了,不死心,利用甲说:“明慧网是叶浩、张而平等四人办的,被外宇宙的邪灵控制了,师父的讲法被他们改动了(指改字)。信明慧网的弟子被他们控制了,很危险的,将来就修到他们那里了,师父最担心这些弟子。”云云。当我问到“为什么师父在明慧网上发表经文”时,他们竟然说:“师父很被动,他们逼师父的,如果师父不写,他们就要把整个宇宙毁了,师父为了众生被外宇宙的邪灵困在了什么山上,国外的大法弟子都听叶浩的,师父在明慧网上发表的经文都是被叶浩他们改了的,经叶浩允许才如何如何的。”“他们还说师父要解体明慧网。师父的女儿办了一个网站,那才是师父的声音,一定要和师父保持一致。”我说:“你们这是小道消息,不可信的。”他们说:“如果有一天师父亲自告诉你,你相信吗?《转法轮》都被改动了,你如何以法为师,这只是告诉你能理解的,还有更大的天机不能告诉你,要想走正修炼的路就要以师为师,不能以法为师。”我说:“符合法的我信,不符合法的我当然不信。”从此我远离邪悟者。

回顾我自己从九九年得法到现在,已有十年了,由于怕心放弃修炼达七年之久,第二次从新开始修炼(二零零六年)也有三年。由于人心重,怕被落下的心,学人不学法,根本上不知怎么修等等被邪悟者干扰牵引着,跟着邪悟者走,实际上自己并没有真正的走進大法中。当我懂得了以法为师、向内找,找自己根本的执着,痛悔的心象刀子一样刮着我的心。这是我永远的痛,永远无法弥补的无法估量的巨大损失。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其实烂鬼,邪悟者的谎言对于一个法理清楚、信师信法、坚定的在正法路上修炼的大法弟子是很容易辨别的,学法好的大法弟子决不会跟着烂鬼走的。

据说:我们地区在“七·二零”时大部份大法弟子被非法迫害,搜家,恶警利用从监狱里回来的邪悟者转化不写保证的大法弟子。后来在得不到师父经文的情况下邪悟者就利用假经文,“全法”、“第十讲”、“做安利”还有佛教中的东西等邪悟的言论转化同修,至今还有邪悟的人没有清醒过来。同修们啊!快清醒吧,脚已踏在地狱的边上了,千万别干那些烂鬼喜欢干的事情了。正法没有结束,就是机会,摔倒了,赶快爬起来,师父在等着我们,同修在等着我们。

今天我揭露邪悟者在大法弟子中的破坏性干扰,一是揭露邪悟者,认清其真实面目,二是让同修们以我为戒;三是请同修们伸出慈悲之手,把被邪悟者转化了的、找不着北的学员拉回到正法的修炼路上来,因为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为法而来,也曾有过约定,谁在人世间迷失都要互相叫醒,一同随师把家还。

悟性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在此感恩师父的慈悲呵护,感谢同修真诚热心的帮助,最后以师父的法共勉:

弟子:大陆有一些老学员相信了所谓的“全法”和“第十讲”。

师:这都是流氓特务搞出来的。没有什么“全法”,也没有什么“十讲”这些乱鬼的东西。是不是还有什么“脚法”之类的?(笑)就是邪灵利用特务脑子搞出来的东西,就是要乱那些个它们认为不精進的,乱那些个喜欢听小道消息的,乱那些喜欢标新立异的、喜欢显示的,就是乱这些人。那些实修的它一个都乱不了。(《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