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邪悟的昔日同修赶快从邪恶的蒙骗中醒过来

我被欺骗后的整个邪悟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我于一九九八年二月得法,至今已经有十一年了。可是这十多年的时间都被我荒废了。回想这十年来所走过的路,除了痛心就是内疚。刚得法时我还不知精進,学法也少,心性关也很少有能过的去的。转过年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就开始了对法轮大法的打击迫害。那年的十月份我怀着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的目地(其中也含有为求圆满的私心)去了北京。那时还不懂的不顺从邪恶,就以为去了北京就离圆满近了一步。就这样被邪恶轻易带走,送進当地看守所,被关押三十七天。

有家人(同修)去看望我,说沈阳马三家的很多弟子“悟”到应该转化,已有大批“转化”了,听后觉的有这么多人“转化”应该不会错,就向邪恶写下了“保证书”,于是被释放。我们常说要学法不学人,而我却学人没有学法,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

回家后不久,我看到师父发表的关于“严正声明”的经文。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下了很大的决心向当地派出所发表了我的“严正声明”。由于怕心太重,又一次被邪恶迫害,我被送去马三家劳教所劳教一年。马三家劳教所是个邪恶的黑窝,在这里我又受到邪悟之人的轮番干扰,最后因为我有安逸心和怕心等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而后又被蒙骗走入了邪悟。邪恶让我写“三书”,其中必须有“脱离大法的字样”。以后的日子里它们要求我写“揭批书”,说师父与大法如何不好。因为自己对法理没有深刻认识,在那种邪悟状态下还以为这样做是在帮助师父减轻负担,可以促進迫害快点结束,于是自己昧着良心写“师父不好”,“大法不正”之类的话。现在想来那时自己已被旧势力列入了淘汰的名单中,对师父对大法如此的不敬,其罪业如山、如天,都难以形容!当邪恶以为我已“过关”后,就让我参与引导新送去的学员邪悟。然而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因为我的不敬而放弃我,仍慈悲的看护着我,没有让弟子犯下更大的罪。所以后来没有一人被我诱骗而邪悟。当时还觉的挺消沉,认为自己没有威德,做的不如别人。现在看来,我是不幸中的万幸。

去马三家劳教所一个月后,那里的犹大让我坐班,管理分队所有人员的纪律。在这段时间里我做了不该做的事:有坚定的同修晚上打坐被我阻止;对那些坚定的同修很不善。在那里经常会听到坚定同修喊“大法好”,那时我还觉的他们可怜,觉的自己做的对,整个思想都是扭曲的。就那样,一年的时间到了,我被放回了家。

回家后,我与大法完全脱离,只认为“转化”是正确的。同修上门劝说,我也不听,觉的自己比别人高,每天只忙着上班过日子。当师父写的关于“被‘转化’的学员还给机会,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经文发表后,我心里开始犹豫了:难道转化真的错了吗?可是在邪悟状态下,悟法都是反着悟的,专找符合自己执著的法,模棱两可的瞎悟。所以觉的无所谓,就这样了。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使我惊醒:有一天晚上睡到半夜,似醒非醒的时候,看到一个桃形的黑色的魔,伸着长长的爪子向我抓过来,脸上露着狰狞的笑。我用拳头去打,可怎么也打不退。醒来后我很害怕。又一次睡梦中,我又看到一个黑长的魔爪向我抓过来,我害怕极了。一急之下喊了“师父”,就立即感觉被一只大手一下子抓了回来。这时我梦醒了。我想起师父讲过“修正法没有师父保护,会有生命危险”。这些魔看到我不修了,就想毁掉我。那一刻,我知道离开了师父和法,我什么也不是。我不能没有师父,没有法!就这样我又从新捧起了《转法轮》

可是当我从新走進大法中时,邪恶又不放过我。因为我对师父那么不敬,所以邪恶就来钻空子。那时,怕心和懒惰等人心很多很多。人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后来我又听说沈阳有一个叫“杜洪岩”的人,是帮师父做事的,有人要带我去见他。由于脱离法时间太长,再加上那么多没去的人心,我就随着去了。一步错,步步错。这个人说自己是帮师父做事的,时间太久已记不住当时具体说些什么,只记的不让做三件事,而且去的人都拿钱“供养”他。全国各地都有去的,大部份是倾囊而归。回来后反而觉的心安自在了许多,因为他讲的东西都是符合我执著的。不用讲真相也就不用怕被迫害了,就不用害怕了。可是“好景”不长,那边传信说“杜洪岩”变坏了,总去歌舞厅“救人”,给污染了,不让再去见他了。说此人与女学员有男女关系,挥霍钱财,说脏话,没有正形等等。然后又说又出来个“弥勒”,是个女的,也是辽宁的,叫“王岩松”,要去见她也得先“供养”,以表诚意。此人全国乱窜,到学员家中吃、住。穿的都是相信她的人“供养”的高级衣服,还有私车,用大家“供养”的钱买了别墅。给她钱“供养”她的人(包括我)当时生活都非常困难。我拿出一千元给了她,又想听她说点新奇的“法”,可是我听不懂她讲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乱七八糟的书让大家看,又让大家看《金刚经》,整个钻進佛教里去了。

那段时间,我周围那些邪悟的人个个都勾心斗角,互相防备,背地里哥俩好。都争着、抢着靠近“王岩松”,其实作为我来说完全是出于一种攀比心。当见到“王岩松”时,对于她所讲的那些所谓“高层次的法”也听不懂,什么也没得到。可是出于虚荣心,怕被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怕别人说自己“境界低”,只好装在自己心里,不敢对任何人说。根本没觉的对自己修炼有什么提高。只是见了她后,满足了那种虚荣心,平衡了自己的妒嫉心而已。

在那段时间里,邪悟者之间相互猜测、妒嫉、怨恨,没有了一点昔日修炼人的身影。加上生活中的事,我开始放任自己的魔性与所有执著,也很少看师父的法,有时看也心不在焉。自己被旧势力邪恶生命死死的控制着,它们想彻底毁掉我,我却全然不知。当时总想为什么当初那个比亲人还亲,互相之间没有隔阂的群体变的这样?为了追求高层次的法都变的如此冷血,勾心斗角。

就在一次邪悟者内部所谓的“倒脏水”(就是将自己当常人时的男女关系的事都要说出来)时,我想到师父《清醒》那篇经文,我终于明白了,我猛然悟到他们不是在修炼,而是在乱法。又走了一条错路!于是我就离开了他们。学习了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自心生魔”中的讲法后,更加明白了是自己的人心被邪恶利用而误入歧途。

事后,又有一些同修也都同我一样陆续回到了大法中。后来才知道,都是同修们整体帮我们发正念,解体了另外空间干扰我们的那些邪恶生命和因素,才使我们得以从新回到大法中。在此我感谢所有帮助我的同修们!更感谢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扔掉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我接二连三走错路时仍慈悲于我,等待我,救度我!

十年里我摔了一跤又一跤,哪一步也没有走好。其根本原因就是自己没有认真学法,没在法上认识法。不清楚师父正法的意义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和责任。不知道自己修大法到底为了什么。师父说“以法为师”,而我却没听师父的话,总是依人不依法,还乱认师父。师父说“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查到根上,就是自己没有坚定的信师信法。

现在在正法即将结束之时,我才明白修炼的严肃意义与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我曾为此苦恼,也消沉过。但是在不断深入学法中我明白了即使时间不多了,我也要做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不为别的,只为我是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肩负着巨大的责任与使命!我要兑现自己向师父立下的誓约和向众生许下的诺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