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扔掉药罐子 做好人遭警察毒打

辽宁营口市大法弟子原玉琴遭残酷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六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她,原玉琴,曾经被病魔折磨的生不如死,吃药比吃饭还多。修炼大法后,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效改变了她的生活,她终于又能象周围的姐妹们一样快乐的生活了。然而好景不长,她万万没想到,这个使她脱胎换骨的功法却在中国遭到了当权者的打压,而她也因为坚定自己的信仰竟遭到了家乡警察的毒打……

一、喜得大法去顽疾

原玉琴,现年五十岁,辽宁省营口市人。没炼法轮功前,她多种疾病缠身:结肠炎、胸膜炎、严重风湿病、双乳腺增生、眩晕、腰椎盘脱出、顽固的妇科病、低血压等。当时原玉琴仅三十七岁,却已是吃药比吃饭还多。疾病的难熬,让她感到生不如死。

就在这时有位朋友告诉她:“法轮功祛病健身可神奇了,这是气功,你炼炼试试,也不要钱。”她一听,好啊!如今上庙还得给和尚钱呢,这个便宜上哪找啊!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始学炼法轮功。

出乎意料的是,仅三个多月,她全身的病几乎都好了,内心的激动使她无法用任何语言表达对李老师的感恩,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二、风云突变,坚定信仰遭毒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出于妒嫉,开始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因此遭受了野蛮的迫害。原玉琴,这位在大法中重生的良家妇女,仅因坚持信仰,从此三天两头被当地警察骚扰,警察甚至跳墙到她家找人,最终迫使原玉琴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二日晚上九点左右,原玉琴抱着告诉家乡百姓真相的善心,粘贴“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传单。由于中共一言堂的宣传,人们对法轮功产生了深深的误解。结果她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营口市一一零警察绑架。

进屋后警察们就开始搜身,身上仅有的三十元钱被搜走,经过讲理、周旋才将钱退回。当时现场十多个警察手持电棍、相机、录像机围攻、恐吓原玉琴。

有一个警察,不到三十岁,身高一米七五左右,圆脸,白皮肤,大眼睛。鼻子下,左嘴角上有个黑痣。使劲抓住原玉琴的头发,边骂边将她的头向墙上撞,用拳头向原玉琴的乳房猛击。当时原玉琴的双手被反扣,根本动弹不了,只能硬挺挺的承受着折磨。

这时有个领导模样的人示意给她上刑,使劲打。警察便将原玉琴的手反扣在铁凳子上,那个年轻警察搬来凳子坐在原玉琴的对面,双手使劲拧原玉琴的脸,声色俱厉的问:“看着我,东西哪来的?”原玉琴不说,警察便抽打原的耳光。

打累了,就又换个人,此人身高一米七四左右,长脸,黑皮肤,大通天鼻梁。此人打完原玉琴后累的躺在床上起不来,手肿的有三寸厚。两人轮番打。并说:“你不说,我整死你!”见原还是不说,用手枪对着原的太阳穴和脑门:“再不说我开枪打死你!……把你送进马三家,那里更厉害!我让他们拿钳子把你的牙都拔掉!”原还是不说,他又用衣架抽她。

这时原玉琴被打得发出凄惨的叫声,他们才麻木地说:“我们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我们执行上面的命令,不执行,我们就会被开除,我们就没有饭吃。我们有任务,对我们讲什么也没用,有办法找江泽民去。”

就这样他们从晚上九点多一直打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交接班,然后将原玉琴转到了八田地派出所。

当她刚进屋,一个年轻警察不容分说,脱鞋就打原玉琴。另一个姓杨的警察,可能是所长,满嘴低级下流的脏话,骂不绝口。进来一个六十来岁的警察更凶,说要判原玉琴三年徒刑。后来又进来一个六十来岁的警察,叫冯洁栋,将原玉琴的手和脚全部反扣在铁凳子上。直到下午四点来钟,又将原玉琴送到营口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当看守所人员给原玉琴检查身体,看到她全身淤痕累累,青紫连成一片时,感到非常震惊。询问:“怎么把人打得这么厉害?”当场拒收。八田地派出所姓杨的和其他几个警察这时才有点害怕,跟看守所的人嘀咕一阵。看守所怕担责任,给原玉琴全身重伤处拍了照,留下证据。办理完关押程序后,将原玉琴扔在看守所里。

三、真诚呼唤

尽管原玉琴遭受了这样残酷的迫害,可是直到今天,她没有怨、没有恨,有的是对还不明真相人的牵挂,有的是对仍在行恶人的担忧。法轮大法是佛法,不是人说打压就能打压得了的。基督教被迫害三百年,现在不依旧存在吗?真理是不会被镇压倒的。相反,那些参与迫害佛法的人哪,才是最可怜的,他们未来的境遇是难以想象的可怕。因为善恶有报的天理是任何人、任何权利不能违逆的。

如今法轮功已在血雨腥风的迫害中走过了十年,这颗参天大树不但没有在风雨飘摇中倒下,反而屹立挺拔,他播洒的真、善、忍的种子善化了人心,洗涤着人的灵魂,让身心受益的修炼者更加坚定信仰,让不明真相的人们摘去了挡在眼前的黑纱,认清了中共的罪恶,法轮大法的美好。

善良的父老乡亲们,请不要再相信谎言,不要拒绝身边这份善,倾听这些修炼者的心声,寻找真相,快快明真相,为自己、为自己的家人铺垫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