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派出所所长是吃什么长大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今年六月份,兰州市的一个城管队长苏进亲率队员伙同派出所警察暴力执法,把众多小贩们的摊子推倒,从而激起民愤,被众多民众围住暴打至跪地求饶。有人大骂:“你是吃屎长大的吗?这样糟蹋东西,该打,打死这狗东西。”还有人逼着问他:“你是吃什么长大的?”

苏进当然不是吃屎长大的,他是吃饭长大的,而且他的饭钱也就是所谓的工资,也都是纳税人纳的税钱。靠老百姓养活着的中共官员反过来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被痛打一顿也是罪有应得。可是比苏进更不是东西的中共官员还多的是,他们盘踞在中共各级政府的要害部门,对无辜的老百姓进行恣意的盘剥和施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三日的报道,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午十一时,原黑龙江省双鸭山矿务局运输处医院五十三岁的女医生齐淑艳,和另一大法弟子在建设路向阳派出所附近,被两名警察强行劫持到向阳派出所。当天下午,向阳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疯狂的向齐淑艳前胸及面部双拳猛击。齐淑艳被打后的第4天,感到胸部疼痛难忍,咳嗽与翻身都不敢,必须用手按住左胸才行。胸部第八肋处能够触及到有隆起的部份,按时疼痛。拍X光片发现第八肋有一裂纹性骨折。

报道中没有提及这个副所长的名字和年龄,也没有说到他的性别,但无论年龄大小,是男是女,都说明他是一个没有人性的变态的人。打人本身就是不对,为什么还专打脸部和胸部,以至打得胸部肋骨骨折。女人的胸部就是乳房,他毒打一个老太太的胸部,不是变态是什么?能有一点人性吗?

对一个女性的污辱就是对所有女性的污辱,包括他的母亲。母亲用自己的乳汁哺育孩子,这是上天赐予人类哺育后代的方式。那么我们不禁要问:这个副所长是吃什么长大的?他有母亲吗?

人类是一个群体,不可能单独存在,也不可能只有一个家庭的延续。这个副所长也只能有一个母亲,但是他和他的母亲都离不开社会,大家都是人类群体中的一员。对母亲的尊重是天下所有人的共识,对他人母亲乳房的施暴就是对所有母亲的亵渎。

苏进被人打跪在地后遭到喝问:“你是吃什么长大的?”这个副所长毒打女人的胸部,我们也要问一问:“这个派出所所长是吃什么长大的?”

当然他也是母亲生养的,也是一口一口的吮吸着母亲的乳汁长大的。只是他长大以后又改吃了中共党妈妈的狼奶了,所以才如此的人性全无。从这个派出所所长的兽行上我们看到了他真正的兽性,这也是许多认中共为娘的中共党徒的共同特性。